Kent

八十後,雖身患鼻咽癌,仍相信憑著盼望,可以和所愛的人一起變老。

抗癌日記 (2020 年 7 月 24 日)

要讓情緒得到抒發,能夠得到安靜的空間是最重要的,偏偏在本已缺乏空間的香港,受疫情所限一家人困在同一屋簷下,連享受一下自由呼吸的權利也沒有,所以即使外面天氣再炎熱,也情願一個人在黃昏坐在天台,滴著汗都要讓自己一個人獨處,使自己的沉重的心情緩和一點。

與其說心情比昨天好,倒不如説日子還是要過,所以只好咬緊牙關活下去。繼續做物理治療運動,身體狀況當然還是一樣,沒有多餘也無謂的正念正能量,堅持全因為我不能接受這樣子的我會變成永遠的我。不錯,這是另一種的「不甘心」,只是它不是那種「要和這個世界一同陸沉」的怨恨,而是會叫人沉默不作聲,然後停著頭繼續努力的推動力。

憤怒不是一樣好東西,但如果它讓我能夠每天早上可以爬起床過日子,可以繼續與無盡且重覆的文件作戰,可以張開口用漫長的時間把食物塞入狹窄的空間再吞下去,也可以多讀幾頁書讓自己不墮落成為一個無知的人,那麼我需要這種憤怒。

但畢竟憤怒是有害的,所以我極度需要獨處安靜的空間,讓自己排排毒,所以在這個有三十多度高溫,我選擇了沖一杯熱茶,在天台與幾隻蒼蠅一同看日落。

而因為我討厭做一個偽善的人,所以請原諒我未來的日子會盡量迴避不必要的social interaction,也説不出很多很「屬靈」很「Christian」的話,因為如果情緒真的很差,還厚著臉皮說一些當下那刻與那個自己完全相反的話,我相信這是不論對上帝或是信仰都是一種侮辱。

昨天晚上,女友和我分享了陳奕迅的一首舊歌,說其實很久以前是我向她介紹這首歌的。她用這首歌去安慰我倆,而如果你一直都有追看我的日記,我想籍著這首歌的歌詞,告訴你不開心的我,現在最需要的是甚麼:

//一想起再累也是要做人

我的思緒便繃緊

誰又要大家比我還擔心

胡亂地鼓勵人//


//不開心就不開心

也別勉強的慰問

但求隨著我的心

灑脫地尊重我的傷感//

 

//別要 不開心便找開心

去避過我的良心

消化憂鬱後 才令我拾回自信心//

https://youtu.be/oEE0JaT-QVs


好評如潮的新沙發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抗癌日記 (2020 年 7 月 23 日)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