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t
Kent

八十後,雖身患鼻咽癌,仍相信憑著盼望,可以和所愛的人一起變老。

抗癌日記 (2020 年 7 月 22 日)

因為昨天處理公務實在太累,所以雖然明知道今早十時半便要到中環覆診,也還是八點三刻才起床,然後花相當長的時間吃早餐,最後要一個小時多才能出門。車程中考慮了不同的目的地,結果一站到尾,直接送到診所樓下,而且時間尚早,可以慢慢行,更加在電梯大堂巧遇占米醫生,一起上去診所。

出院回家後第一次到人多的地方,有點害怕稍微衰退的聽力會招架不住太嘈吵的聲音,幸好今天右耳的聽力差不多完全復原,能夠適應外在的環境,而左邊鼻孔亦開始通順,有助呼吸,不需要長期張開口透氣。

終於拆開紗布了,印證了醫生在巡房時的講述,右邊的頸部「無咗好多肉」,有一個位置(胸鎖乳突肌)是完全切除了,雖然只有我不是時常看到傷口,但單憑觸碰其實也夠恐怖⋯只餘下一條筋,然後附近是凹下去的一個小孔,所以臨離開診所前,我特意叫姑娘在那個凹下去的位置貼上一塊簿簿的紗布,雖然好像沒有太大的保護性,至少看起來會比較自然一點。

我想,趁着明天星期四,HKTVMALL 購物有折扣,會多買一兩件Polo 恤衫,可能最後遮蓋不能太多,但有時心靈的慰藉比實際作用重要得多。

就在這裡只說一次吧,傷口真的癒合得很好,然而因為我還只是一個人,所以有可能下次見面時,你還是會見到那塊薄薄的紗布。能夠真誠地告訴別人我介意,也算是接受自己的第一步。

十一點半左右便離開診所去食午飯,多虧妹妹找到附近一間拉麵店,雖然相片與事實不符,但幸好對面有一間相當不俗的餐廳,叫了一個十分好吃的咖喱牛筋腩飯,然後好像用了一個小時多去進餐。沒有辦法吧,吃得慢是必經的階段,幸好到走的一刻人也不是太多。

下午兩點前去了另一間醫院去看另一個腫瘤科醫生,感覺他也頗友善,願意花時間去理解病人的患病與治療歷史,而且耐心地回答問題,按他的判斷:

  1. 不論是手術切除,或是採用 SBRT (立體定位放射治療)的治療效果應該是一樣的
  2. SBRT 的治療可以很快就可開始,不需要待身體完全從手術復原。
  3. 之後最好再接受一個化療療程,可以繼續使用 Cisplatin (順鉑),唯可能累積在身體的劑量,會導致一些一年前沒有出現的後遺症,例如四肢刺痛,麻木震顫,耳鳴或聽力受損
  4. 為免體重影響治療效果,所以除了要勤做物理治療運動以外,還要開始進入飲營養奶的循環。

最後下午五時左右回到家中,小睡過吃完晚飯已經是九時半,所以決定今天不開啟手提電腦不在家工作,好好休息。


這是現在的我
和五星級酒店一樣的醫院
竟然還有一間靚花店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抗癌日記 (2020 年 7 月 21 日)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