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林佳樹

祝我們生活愉快

混血兒Benny的怪談

我喜歡有混血兒Benny在場的場合。

每次聚會若有人講起怪談,她必定以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作為回應。「請你不要再說了,我可是實實在在的招靈體。」如此一來大家便會識趣不再提起。而我亦能得以乘搭混血兒Benny的逃生艇,逃過各種光怪陸離的怪談。這對於同樣作為招靈體的我而言,實在能省心不少。

只不過有一次,情況與我料想的有所不同。那時我與混血兒Benny剛從聚會中離去,淩晨兩點街道四下無人。混血兒Benny忽然將我拉至一邊,露出難為情的模樣,向我提議互相講述自己最為害怕的怪談。

「意義何在?」我疑惑問道。

「總覺得這樣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每次有人提到這種東西都要想盡辦法離開。接下去的梅酒也好、音樂也好,通通都跟我們無緣啦!」

「所以?」

「所以,如果兩個擁有招靈體的人一起講了鬼故事。鬼也沒有出現的話,說明招靈體那種東西歸根結底終歸只是我們的妄想而已。這樣一來,梅酒和音樂,也都能通通回來啦!」

「有幾分道理,」我說,「那就來試試看好了。」

順序由混血兒Benny開始,她向我說了某個珠寶商人在因中了巫毒而成為吸血鬼,最終只能通過製作的項鏈不斷吸食人血的故事。故事十分無趣,倒是混血兒Benny在說完之後自己一驚一乍起來。輪到我時,我掏空了記憶說出咸豐年代的一宗冥婚怪談。那是我在某本散文集裏看到的,故事本身套路明顯,邏輯上亦完全不能自洽。但我本來也沒打算認真對待,如此一來這個故事倒甚是合適。

然而就在故事即將進入高潮之際,混血兒Benny突然捂起雙手,將臉埋進手掌當中大叫了起來。

「請你不要再說了,我可是實實在在的招靈體!」Benny仿佛是在用靈魂吶喊般大聲說道。

那時候正不巧有夜間巡邏的警察從我們身邊路過,我唯有一邊安慰受驚的混血兒Benny一邊向警察解釋狀況,若是被誤會我幹了些什麽見不得人的勾當,那可真是受不了。

不過就在那晚之後,混血兒Benny便將我列入通訊黑名單,再也聯系不上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