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E3G3

嘿,瞧那个人… 自由撰稿人/Podcaster/业余音乐人/日本动画/流行音乐/日本独立偶像/心理学/OCD

【完整文字稿】【One Take One Talk】歡迎來到這條新媒體街

Podcast:

https://chuihuitung.wixsite.com/keep-distance/podcast

https://www.ximalaya.com/sound/479368416

https://music.163.com/#/program?id=2495382476


最近,有天下午,我到住處附近閒逛,看著眼前的各種看板,包括用不同字體,不同顏色顯示的商鋪店名。


我曾經是一名新媒體編輯,可如今這樣的媒體環境,我覺得,我要麼進入真正優質的,且擁有相對而言更大的自主性的媒體去工作,要麼還是轉行吧。


之前看過一本講如何運營公眾號的書籍,它裏面好像是有種說法,是將公眾號比作商鋪。


那我就順著這種比喻來,如果我現在走著的這條商業街,是一條新媒體街的話,會是一副怎樣的光景。


現實中,一個一般的商鋪,內部有一定的面積,如果是賣產品的那種,有貨架,貨架上有商品,如果是賣服務的,就有其他的各種東西,而無論是哪種,都有店員或者老闆,有顧客,還有商鋪的招牌,部分商鋪還會專門將廣告燈箱放到外面。


新媒體街裏面的商鋪嘛,如果這一帶叫作“微信公眾號區”,每一家商鋪的店面都是一樣的啊,你看看每家店鋪的招牌,好像都只能夠做成同樣的規格,你想放個特製的廣告燈箱到外面吸引路人啊,人家還不一定給你空間放呢——喂!你這過界擋路了!沒跟你說要按照協議辦事嗎?


我之前給人當新媒體編輯的時候,是做日本動漫這塊的,我先去看看有沒有動漫自媒體的商鋪......


看到了!你知道這條新媒體街的商鋪,招牌都是怎麼做的嗎?像我面前這家動漫自媒體店,都是把店鋪名打上去,背景用的都是圖片。


你也知道的,它們這些自媒體店鋪用的圖片,絕大部分(九成九)都不是自己的嘛,這家無論是招牌的背景圖片,還是燈箱用的圖片,要麼是童顏大胸美少女,黑長直絲襪禦姐,要麼是誇張到嚇死你,哦,不是,笑死你不用償命的浮誇風圖片。


啊!一說到動漫自媒體店用的這種從別人那裏直接拿過來,也不用打招呼的大胸美少女圖片,你知道讓我想起什麼了嗎——大馬路邊按摩會所用來吸引(鹹濕仔、麻甩佬)直男的那種廣告啊~


你想想,有些按摩會所嘛,它們就是喜歡用性感美女的照片(最好是胸口能有條縫的那種),然後旁邊或許寫著有哪些服務專案,或許就是寫上類似“極致專業手法,給你回味無窮體驗”這樣的話,這些美女照片,我還真的沒有見過有多少家,會真的把它們自家的技師放上去的。


我看到的這家店,今天廣告燈箱上寫著這樣的句子——黑爛騷禁色,僅此一家,絕無分店


我覺得這種店挺沒勁的,於是去找另外一家動漫自媒體店,走過了好幾家諸如“黑老大與他的性玩具們故事Bar”,“夜夜銷魂電影分享館”,“正能量催淚凍土豆店”之後,我找到第二家動漫店。


招牌背景圖片用的也還是從別人那裏拿來的,看來這條新媒體街的商鋪,很多都很喜歡玩“拿來主義”這套嘛,看在這家的燈箱上寫的廣告沒有那麼過火的份上,我進去瞧一瞧吧。


店裏面有兩位店員,這家店的貨不是特別豐富的樣子,拿起貨架上的一篇稿件,我看了看,是寫近期網上最紅的那部動畫——沒啥意思喔,我決定,跟店員聊一聊,因為我以前也是做新媒體的嘛。


“我還看到你們貨架上有篇分析福音戰士新劇場版終章的長文喔,你們可以介紹一下這篇長文的賣點嗎,如果我喜歡,我想買下來。”


也不知道為什麼,兩個店員對我的問題含糊其辭,我繼續問一些比較細節的地方,他們都好像不知道似的,其中一個店員說,我先用電腦查一下商品基本資訊——哦~我大概知道怎麼回事了。


算了,我還是離開吧。不過,這條新媒體街真的好多店鋪在呢,也不知道逛到什麼時候,才能遇上一家真心喜歡的動漫店。


有部分新媒體,推送完文章後,很喜歡找編輯去到各種微信群炸群,不知道你平時走在街上,有沒有看到過,地面上會突然多出好多張那種美女上門服務小卡片,你有沒有覺得新媒體編輯去炸群這件事,跟那種隨便找個地方,就將小卡片扔到地上,或者直接塞到別人車窗的行為,還是有一些相似的,所以呢,如今阿貓阿狗都可以是新媒體編輯,同時很多人也可以選擇去派小卡片,那不如我們之後就稱這種偷偷摸摸派小卡片的,叫作產品推廣專員——啊,你有嘩眾取寵的文章和短視頻啊,我有“這陷阱~這陷阱~這陷阱,偏你遇上~”啊


你還別說,無論是這種所謂的美女上門服務,還是按摩休閒會所裏提供的或正規,或不正規的服務,所做的事情不也跟好些新媒體編輯和新媒體運營有相似的地方嗎?


說白了,那些新媒體或者自媒體,整天想著的,就是如何使得自己提供的內容,照顧受眾的情緒,令受眾舒服嘛,什麼啟迪大眾,引發大眾思考,開眼看世界什麼的,統統不需要,這不就是技師要做的事情嗎?新媒體人變技師,美好新世界,世界變得更“美豔”咯~


有部分技師在為客人服務的過程中,會講一些故事和經歷,這些故事及經歷,可以是真的,亦都可以是虛構出來的,還有可能是真實虛構混雜在一起,你想想,不也有某些新媒體人,為了讓受眾爽,他們在產出內容時,用的方式,就是那些技師在用的——虛構的,假的,從其他人那裏聽來的,全都可以當真的來講,客人相不相信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我要讓客人,能夠享受這個過程,之後,他不就有可能成為我的回頭客了嗎?


於是乎,你平時遇上那些新媒體編輯,是不是都可以稱呼一句——新媒體技師,你好,請問你是幾號來著?


還有呢,我會覺得,一部分的新媒體內容受眾,更加強調個人感受,他們喜歡看的內容,有抄襲,有杜撰,有惡意假消息,他們是不會太在意的,因為自己高興,自己爽就好了嘛,這不跟某些經常去找不正經服務的鹹濕仔和麻甩佬相似的心態嗎——有風險,有負擔,為了Happy,怎麼也要去。


在這樣的一種舒服和爽就是正義的“潮流”之下,我就無需花大力氣進行知識積累和思考的啦,整天想如何讓人舒服,讓人爽就行了,這就好比,一些按摩技師知道你這幫人就是奔著不正經的內容去的,她們為你作正規按摩的時候,就有可能不上心了,射精,同因為看一眼封面及標題就點進去看,都是很快的事情。


一部分技師和一部分新媒體人,工作的主要內容就是找客戶G點,不同的是,一部分技師通過和客人調情來去試探G點,至於一部分的新媒體人,就必須通過各種視覺刺激來試探G點啦。


歡迎來到這條G點就是一切的新媒體街。


有人可能會跟我說,找G點有什麼不對的,沒錯,找G點似乎也沒有什麼不對的,但是你試想一下,在一段親密關係裏面,比如雙方正在做愛,兩個人完全不用管情感培養,彼此的各種交流談心,經驗分享,一做愛就只管找G點,你覺得這段親密關係像什麼,不還是去會所找不正經服務嗎?在複雜的,好多個面相的世界和社會中,那麼多東西都不願意去找,就為了找G點而工作,小心你最後找G點,變成找痛點,不要誤會,不是新媒體平常愛講的那種痛點,而是新媒體人以為自己正在摸著某些人的G點,對方反而真心感覺非常痛,結果將新媒體人狠狠揍了一頓後,新媒體人只能夠講一句——啊,好痛啊,點解(為什麼)要打我?


不好意思,好似講個了爛梗。


《陽光普照》、《瀑布》的導演鐘孟宏,寫的一本書,最近出版了,在書中,他對時下自媒體的感受就是,再怎麼樣讓人覺得自己掌握了表達資訊的主導權,最終不也回到了吃喝玩樂這些事情上嘛(按照這種說法,其實真的應該建一條新媒體街的喔,商業街強調的,不就是裏面能提供很多吃喝玩樂的地方嘛,但實際上,他們沒有真正的“吃喝玩樂”)。


頗為歡迎有想法,亦都有行動力的一部分不願意透露姓名的技師們,去為這條新媒體街增加更多更深入的故事性,故事,同性?不是,你都是有點膚淺,是故事,同各色各樣的人性啊!


最後,我會以近期在端傳媒上看過的一篇文章的結語來收尾,寫這篇文章的,又剛好是一名新媒體人,作者是這麼說的:你若光明,最後的結果就是公司倒閉,全員失業。這或許是一種犬儒,但是做一名新時代媒體人,誰又敢理想主義呢?——我對這句如此坦白的言論,稍作思考後,覺得作者的潛臺詞應該是——只要我站在了時勢的這一邊,對於你們這種還有點理想和信念,仍然在糾結掙扎的人,我覺得我還是可以吃定你~咯


多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