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3E3G3

嘿,瞧那个人… 自由撰稿人/Podcaster/业余音乐人/日本动画/流行音乐/日本独立偶像/心理学/OCD 个人页:https://linkfly.to/karma-capsule

我的独立播客制作体验谈

(edited)

“你好,你现在收听的是一档暂时名为《保持距离》的个人播客节目”......


这是我在录制个人播客试播回,说出的第一句话。


而如今,推出过11集播客节目的我,已经不在乎自己制作的,是不是“主流标准”检视下的合格播客。随缘更新的我,不会在固定时间内策划选题、录制节目并在最后完成发布的主要原因是——我还想不出之前没有做过的形式,或者说没有一个比较清晰的,与别不同的想法。


我制作独立播客的一个原则:自娱自乐,自说自话就挺好的,我不想对任何听众作出许诺,我不靠这玩意儿获取收入。


▲图/节目列表


我的播客目前仍然是叫《保持距离》,想名字的过程中,除了考虑到疫情的大背景,考虑到自己身处城市热闹街区附近的一角,却感受到阶层差别以及心理上的距离感之外,我也想以自己的喜好和长期关注的内容为基础,与一些播客划出区隔。


至于节目的封面,作为原素材的照片,是我于2020年期间所居住的地方,窗外所看到的风景,而且,我是在清晨拍摄的。然后,正式开始制作封面之前,我参考了如今自己比较经常收听的一档对岸科技类播客《星箭广播》此前发布的一篇播客制作教程,用里面介绍到的工具,最终将封面定下来(你如果问我封面里的那三条类似斜杠的图形是代表什么,你可以理解成是当下这样的环境下的人行斑马线)。


▲图/《保持距离》播客封面


不过,这档播客的起点,也就是试播回,却是在他人的内容消费需求下促成的。


2021年初,具体是在准备过新年期间,那个时候,我离职在父母那里,已住了好一段日子。


《别的电波》曾经与音乐自媒体组织SUBJPOP合作过两期节目,具体内容是回顾日本比较出彩的独立或半主流音乐作品及少女偶像。不过到了2021年初,回顾节目并没有推出,当时还在SUBJPOP乐曲派偶像微信群的我(后来我发现这个群的讨论不太活跃,就退了),看到有人希望能够听到相关的节目,于是就萌生出自己去做播客节目的想法。


2020年末,我开始接触两三款交友配对应用,在使用到第三款应用的时候,我与一位女生进行了交流,两人互相添加了对方的微信后,我看到她的朋友圈上,有她此前发布过的Vlog,及音乐推介的图文,那时我就想着,要不要也像她那样做点事情,反正工作还没有找到,在家闲着也是闲着。


于是,我趁着除夕夜之前,花了两到三天的时间完成了试播回节目的录制,并将节目分享到SUBJPOP乐曲派偶像群,试播回节目回顾了2020年日本少女偶像,主流的与独立地下的都有兼顾,而且是以2020年日本偶像界发生的一系列比较重大的事件或者现象为线索,还复盘了那一年偶像乐曲大奖的各项结果,边自说自话,边推荐偶像歌曲。试播回一共分为两集,两集总时长差不多三小时,最开始,我应该没想到自己会录制如此长的时间。


▲图/2020年日本女性偶像关键词


正式决定要制作播客之前,我去了解了一下与录音器材及录制软件有关的内容,接着购入了一个168元的USB电容麦克风(maono AU-PM461TR),音频剪辑工具的选择上,基于自己使用方便和相对熟练的原则,直接用电脑上安装的Adobe Audition CC,既然决定做独立播客之时,就没想过要长期做下去的话,简单实用就好。


录制《保持距离》试播回《从这崩坏的世界守护你——2020年日本女性偶像乐曲回顾》期间,为了可以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中进行录音,我会选在下午4点到6点,和午夜零点到2点,这两个时间段,而又由于我经常熬夜,我比较多地会展露出疲倦的状态,所以我在节目中的声音,听上去并不是精神爽朗,且思维敏捷的那种(除了有两期尝试一边走上街头,一边即兴录音的节目外,这个后文会提到)。


试播回大致的一个录制过程是这样的:


首先是准备节目的大纲,既然是介绍2020年日本女性偶像乐曲的节目,那就要考虑到选曲,好在我自己有在Spotify及Apple Music建立不同主题的年度歌单的习惯,所以只需要从2020年日本女性偶像歌单中选择我认为合适的就行。


然后就是对每一首要播放的歌曲,及偶像的介绍,因为试播回是由两条线串起来的——2020年日本女性偶像领域发生的重要事件,及2020偶像乐曲大奖的结果,所以我要把对歌曲及偶像的介绍放入这两条线,也就是说,要想好歌曲播放顺序的编排,我觉得,要是清楚节目主线的话,对音乐介绍/播放歌曲类型的音频节目而言,曲序的编排是比较简单的事情。


在这种比较类似于录音室环境中录制的播客节目,我是分段来录制的(尤其在比较累的情况下,我就更加不太能一遍过),我先是看完每一段要介绍的资料,歌曲的资料包括各种发售或者配信信息,作曲作词编曲制作人等信息,歌词内容及中心意思,MV中的亮点等,偶像的信息则包括比较重要的履历,及演出表现等,将这些资料基本记下来后(长期关注日本女性偶像的我,记住这类内容也相对容易),我就开始录制了,录制过程中,如果觉得状态不对,或者一时口误,就会重新录制,即使我知道,有时候可以通过后期修改,去掩盖一些录音时的瑕疵。


▲图/节目大纲:从这崩坏的世界守护你——2020年日本女性偶像乐曲回顾


顺带一说,录音室环境下进行录音时,我更加喜欢站着说话,有点像是在一群人面前演讲的那个样子,另外,我在思考迟疑时发出的声音,我是不会剪的(我平时说话,与人交谈时,就是这个样子的啊),至于我吸气的声音,你要是长期熬夜,还要在疲惫的状态下坚持录制的话,你或许也那样。


试播回录音完成后,去调试我说话的声音和歌曲等素材的音量匹配,老实说,对于这一块,我到了现在也不是特别擅长,大多只是按照自己的感觉来,也没有特意建立一个统一的制作标准,觉得音量匹配可以之后,我将所有素材导出成文件,自己先听听看,用耳机听,用笔记本电脑自带的Speaker听,然后把文件复制到手机里,到街上边走边听,一直试到我认为可以为止(也不是每一期都是这么处理的)。


试播回发布后,我继续闲着,接着在今年元宵节之前,录制并推出了《J-YOUTH 日本流行乐新世代SONG BOOK VOL.01》。


选题其实是还没有制作播客之前就想到的,因为我听过不少日本10代音乐人创作的各类作品,觉得在如今这个很多人可以利用手边的工具或者网络服务去做音乐,并且在自己的房间里,就可以直接将作品公开,让全球不同角落的人,都有可能通过知名视频/音乐平台听到的时代,日本流行乐界不断涌现出的新势力,是很值得长期关注的对象。同时,录制这期节目的期间,我也是想着要稍微跟自己想象中的同类节目作出差异。


2020年的下半年,我大概花了四个月的时间,耗在了与当时任职的公司处理劳动仲裁案件上,11月初,案件以双方当事人和解结束,好在对方也还是要支付我一定的经济补偿金。


2020年的11月到12月,可以称得上是我近一年多,两年以来最为放松的时候。11月6日那天,已经将经济补偿金拿到手的我,逛完街后,去电影院看了细田守执导的《未来的未来》,逛街的过程中,一个其实还没有成型,很模糊的想法就冒出来了——一边逛街,一边录音,然后用这些录音素材形成类似“城市声音地图”的东西。我最后录了好几段。


▲图/《J-YOUTH 日本流行乐新世代SONG BOOK VOL.01》


我将其中一段的某部分截取出来,加入到日本流行乐新世代这一期的开头,为什么要加入这段,因为它与紧随其后要播出的歌曲,有可以形成衔接的地方,那首歌叫《Tokyo》,最开始的部分,也是一段录音。


另外,在节目的最后,我还加入了一段内容,这段内容,首先是对动画《混沌武士》片尾曲中我最喜欢的部分进行的采样,然后,在此基础上,我加入的鼓点节奏(听起来好像也不怎么样就是了)。对了,我在录音室环境中录制的节目,背景音乐是我用IOS的Garage Band(库乐队)做出来的,虽然我录制音乐类节目,歌曲都是非正规使用,但至少背景音乐,我要自己做,我目前一共制作了三段背景音乐,在已经公布的节目中出现了两段,我给这两段背景音乐分别取名为《保持距离|浸没》和《保持距离|迁移》,第三段则名为《保持距离|急冻》。


▲图/自制BGM,来自个人网站(chuihuitung.wixsite.com)


一个人录制播客节目,或者音频节目的过程中,这种形式于我而言更像是表达自己的出口,而我能够用来表达想法、情感或者瞬时情绪流动的,是文字,是言语,是音乐,是各种非人声。


可一个人的能力毕竟还是有限的,在这个时代,没错,很多人确实可以利用手边的工具和网络服务去创作各式各样的作品,可要是在表达技巧,创作观念,甚至是人生阅历上,没有得到更新变化与突破的话,就会越来越意识到自身的局限性,自我怀疑及来自他人的质疑也会随之出现。


《お洒落⇌秋葉原◎渋谷⇌可愛い(上、下)》这两期节目录制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自己做音乐介绍类节目的局限性——在Spotify和Apple Music这样的音乐流媒体平台中,形形色色,不同主题的歌单是如此常见,连知名音乐人和流行文化媒体也热衷于建立歌单,我这样的音乐介绍类播客,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我对自己选歌的“品味”也没有足够的自信,MIXCLOUD上有些音乐DJ,其挑选的歌曲听起来真的棒,想知道歌单,我可能还得每月支付2.99美元呢。


不过那两期还是做下去了,主题是涉谷系,及涉谷系和日本秋叶原御宅文化(女性偶像/动画)产生结合后的歌曲,这些都是我比较擅长的领域。


▲图/《お洒落⇌秋葉原◎渋谷⇌可愛い(上、下)》


在节目当中,我提到了这样的一件事情,那时的我,就挺希望用户在Spotify上建立歌单后,当介绍歌单,或者介绍里面的每首歌曲时,可以加入用户自己录制的内容,想说话的就说话,不想说话的,用弹奏乐器的方式推介心水歌单也完全没有问题。结果后来没过多久,Spotify在一部分国家或者地区推出了一项“Music + Talk”的新功能,这项功能是通过播客实现的,我听过几个“Music + Talk”形式的音乐类播客,其实就是播客制作者介绍完歌曲后,直接从曲库当中选出对应的音乐,Spotify官方还将部分歌单衍生出“Music + Talk”节目。


这种类型的节目,通过Anchor就可以完成录制,可是,我现在还玩不上这个新功能(我的Anchor录制界面中,看不到官方所介绍的Spotify功能图标),虽然我确实想试试看。


稍微转念一想,要是这个功能真的放开,以后会不会愈发出现类似“近期我听完很想臭骂一顿的那些垃圾歌曲”的播客节目呢?


▲图/Spotify Music + Talk


▲图/我的Anchor电脑端操作界面


之后,我一连录制了三期“私前私后”的瞎搞节目。这三期中,两期是边到外头逛着,边按照主题即兴说话的形式,另外一期则是“评论音轨”形式的——上文说了去年11月6日那天,我边逛街边录音,我把当时的录音按照时间顺序合并起来,然后对着录音里的各种声音评头论足一番,最终似乎形成了某种“多重的听与被听关系”。


两期边走边说边录的节目中,有一期甚至还用了倒放的方式,这其实是我一拍脑袋后的想法,是直接受到了我常听的一档日本Radio节目《AFTER6 JUNCTION》的影响,这档探讨流行文化的节目,同时有不少比较有趣的短环节,其中一个属于将不同的想法付诸实践的,带有试验性的企划,有次节目换了个花样来玩倒放,听完节目后,我很快就到外面录音去了。


播客到底是什么?可能对我来说,是喜好的展现,是表达的出口,是现场的记录,是声音的容器,也是“突发奇想”后的不成熟尝试吧。


▲图/三期“私前私后”的瞎搞节目


找到工作后,我所住的地方,打开窗户,隔着一条路,就是铁路,时不时就有列车经过,音量可想而知了,所以我一是不太能在房间内录制节目,二是我也不想特意将列车经过的声音放入节目中,然后还要去“合理化”和“浪漫化”它,主要是,它或多或少真的影响到我日常生活了,还有,我可不想花钱专门到酒店订个钟点房,就为了录制节目。


在如此情况下,我还是推出了两期,2021年的日本流行乐界,我还比较关心在好些作品中,日韩音乐人的合作,毕竟这涉及到移民者的艺术及文化输出这个话题,刚好今年开始,我开始比较多地听韩国的独立流行音乐,所以就想着再做一期音乐推荐节目,节目的主题就定为“2021年的日韩(乐曲)往返”。


为了突出“往返”这条节目主线,我开始想到了,可以将相关的电影片段,插入到歌曲之间,让节目隐约地浅露出故事性。此外,有次在地铁站,边戴耳机听歌,边在自动扶梯上站着的时候,我思考着,首先坐地铁也是一种往返的过程,其次,在这种周围都是人声的环境中,我能否通过自己的播客,去模仿出这种感觉,后来,我真的尝试了。


▲图/《声音盗猎「场」|日韓(樂曲)往返》


具体的做法是,我从两本之前看过的小说——又吉直树的《火花》及威廉.吉布森的《Idoru》当中,找到比较具体描写东京城市细节面貌的段落,然后利用文字转语音的工具,转成多段声音,放到音频剪辑软件中,将它们排列成好像是两三个人在同时说话的样子,说话的音量有大有小,具体的实现效果,听过节目就知道了。


对于最终录制出来的东西,我并不满意,同时又意识到独立制作播客的局限性。


至于为什么节目的标题里会有“声音盗猎「场」”这几个字,首先,顾名思义,节目中播出的音乐,截取的声音片段,都是“盗”过来的,其次,我那时候接触到一本探讨电视粉丝参与式文化的著作《文本盗猎者》,我直接模仿了书名。


文本盗猎者的意思,大概指的是一部作品的粉丝,在形成参与式文化的过程中,随心所欲地抽取作品中粉丝各自喜欢的部分,以此为基础进行再创作,粉丝甚至可以通过再创作,对作品制作方的那些令粉丝不满意的做法,进行不同程度的抵抗。


▲图/《文本盗猎者》,(美)亨利·詹金斯 著,北京大学出版社


我目前的最近一期节目,其实也就是将我今年在豆瓣上写的一篇《幻爱》的影评,转成语音,然后把《幻爱》的配乐原声加进去,外加两首歌和一段人声片段,节目就完成了,也就为了完成而完成罢了。


▲图/精神疾病题材爱情电影《幻爱》的影评


结语:

老实讲,我现在并不是那么常听内地的播客节目,甚至比较看不起一个互联网热点出现后,一大堆播客就一拥而上,推出了一系列同质化节目的现象,我也不喜欢那种藏着掖着,有话说不出的播客,我对播客的一个重要的期待与想象,就是新鲜,与别不同,与我不同。


我更想听到的,是《农业经营与亚文化》中,来自北海道的主持人,利用自己经营农业的经验与知识,在探讨一部流行文化作品时,愿意以作品的设定为基础,去想象在这样那样的世界观中,农业会如何发展,动植物的生态系统又是怎样的;我会边听边笑出声的,是《AFTER6 JUNCTION》中一系列好玩的创意小企划;我可以成为长期听众的,是无论从物理距离,还是心理距离上,都不算近的,都不在同一个固定背景与生活语境,但又存在着一些连结的播客......


▲图/《农业经营与亚文化》
▲图/《农业经营与亚文化》


▲图/《AFTER6 JUNCTION》


你们继续走你们的,我继续自己对声音媒介的期待与想象。


因为我喜欢保持距离。


差点忘记说,我确实有想过如何将窗外的列车声变成播客节目的素材,前段时间我看了侯孝贤执导的《南国再见,南国》,除了说我喜欢他拍摄火车行进的场景,在这部电影里面,我最喜欢主角三人组在漆黑一大片的夜里找汽车钥匙的那段戏,当然林强的那首《自我毁灭》,我听着就很有感觉。我将那一段的声音截取出来,接着我对列车声进行了录音,再将二者进行结合。


但我还没有想好这段该怎么用。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