啾hin

gap/一日挑战/放弃幻想

原来这是马特市

發布於

我不是刚刚听说MATTERS。第一次听到是去年年中,为了做一个项目常常过来看看;第二次更频繁听到是二月份,这儿像是有求必应屋的某个分身。

和递上投名状一样,我的习惯是,每到一个新的网络驿站,请它帮忙保留一些秘密,像是放下一点行李。

大部分青春期我是在抑郁中度过的,作为一个当时封闭到极点的人,就是处于一个不想自己说,但偏想别人知道自己在求救的拧巴的状态。第一次向除自己之外的人吐露,是在天涯发了个帖子,说了些废话“很难受/喘不上气”之类的。下面的回复大多数都忘了,虽然当时确实因为一些陌生的关注感受到了某些慰藉,只有一条记得特别清楚,应该是个姐姐说的,“你穿的bra是不是太紧了,买件舒服点的吧”。就很奇怪,就这一条,只有这条,让我短暂地有了呼吸到空气的感觉。大概是BRA这个东西,太直接,太靠近,让一头钻进牛角尖的我意识到并不是非要解决了萦绕在心上的终极问题,才能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

我现在往回看,BRA好像对我来说始终有些隐喻的意味。

客观来说,我胸挺大的。这在某些环境中可能会是性感和魅力的象征,可是对并不能好好接受自己的青春期女生来说,是有些手足无措、甚至想要隐藏的东西。我总是穿着并不合身的胸罩,要不松垮变形像麻袋、要不逼仄狭窄像个铁钳。是不舒服的,也是不好看的,但在抑郁崩溃之前,我好像从来没有对此提出过一点要求。就像从小隐藏自己的欲望、兴趣和愿望一样,我把让胸更舒服、让自己也更舒服的追求也无意识地压抑下来了。我崩溃了几次之后,学业停摆了,脑子也停摆了,生活上好像就陷入了一种轻度的对自己的过度补偿。因为不好意思,我自己一个人悄悄地逛了挺多内衣店,也跑去吃了不少东西,让自己的胸和胃都稍稍地舒服了一点。

以后也会是这样吧。在FREE YOUR TIPS成为社会主流之前,如果我不选择呆在家做自由职业养活自己,那一定会有穿着BRA穿着职业装,感受着自己的胸闷热到神经发胀挨过一天,然后回到家就反手三秒解胸罩的情节反复上演。

对了,休学了好久,后来重返校园,走上高考考场,基本上所有的细节我都忘了,只有一个动作特别清楚:第二天早上我稍微有点紧张,穿上校服之后又把它脱了下来,想了想干脆拿了剪刀把内衣下摆剪了。剪掉之后贼神清气爽,步子都坚定不少——今天就是老娘忍受你的最后一天!

(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算完全好起来,可是好希望类似这样的瞬间慢慢地变多一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