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島民KMnese

不學無術一事無成,歡迎追蹤。 接受讀者留言請求免費進入圍爐,內含:身為金門人的專題寫作、保存牆內文章……。

魔幻|金門人如何寄口罩到大陸?(Re-post)

這是篇原本隱藏起來的文章重貼。

(文章編輯紀錄:
這篇文章從1/29中午寫了開頭、1/29晚上呈現罵戰、1/30中午準備寫出來、1/30寫完時所有的途徑又都不正確了...我就不再回頭更動文章,就當是一則奇幻的紀錄吧...)

(1/31凌晨,因為擔心內文有沒有提到什麼不合法的寄送方式所以隱藏了文章,在詢問得知「從金門用貨運寄」的確有點灰色地帶...但金門同樣管制口罩,其實這個方法沒有實行的可能性,所以我又再貼出這篇文章。也謝謝@楚天白 在原文章中向我致歉,「金門」這個位置在寫兩岸文章總是會造成一些誤會,而站上也有備份一篇金門在地議員的聲音,更清楚的描述在金門面對口罩問題的疑問 )

文章附圖,特別提醒勤洗手跟戴口罩一樣重要!



我是金門人,或更準確的說:我是「金門人@台灣」,原本想趁回金門的時間蒐集一些比較能介紹金門政治狀態的文章,但我這篇還是像是蹭了兩岸間口罩問題罵戰的熱點,因為短短時間內我經歷了三重魔幻。

金門人如何寄口罩到大陸呢?
先講結論,坐飛機回到台灣寄最好。是故,這篇文章我特意標註「魔幻」。

上面這一段黑體的文字是在昨天寫的,但是在老家寫作有種種困難(閃退、網路差還有特殊的政治氛圍寫在昨天文章的附註),總之,我昨天最後只先發表了一篇:「這裡沒有口罩」,我的用意是向「兩岸同胞」喊話說:「金門,一個還維持小三通的地方|台灣的領土之一,買不到口罩。」,這篇文章的內容我原本想放在談小三通的問題裡說便罷了,但是我沒想到寄口罩的結論只是第一重魔幻,因為昨天的文章意外讓我捲入兩岸爭議,期間我回想我的發言,堪稱第二重「魔幻」。

今天我回/來台灣了,在電腦前編輯文章的我發現「結論似乎又變了」...這是第三重魔幻。


第二重魔幻比較單純,所以先解釋。

我被@楚天白 在他的文章中tag了,在他眼裡我彷佛被看作對大陸民眾有敵意的一員(或至少不善意),對此,我感到委屈。因為我會體會到口罩問題的源由,本來就源自於「我想給在大陸的朋友寄口罩」,而原本要在Matters寫的關於金門的文章根本不是這些,我的第一個感受是:「我的作為在台灣應該有人罵我,結果大陸人也罵我,我怎麼這麼裡外不是人?」

請注意,我是覺得「裡外不是人」而不是「好心沒好報」,這兩者間是有微妙的差別的。

因為我稱不上「好心」。
他在文中提到「原因在於SARS搶購...」的留言確實也是我說的,我的確贊同蘇貞昌的發言和措施因而站在他的對立面,這個部份的我大概就對「大陸同胞」沒什麼善意,而這部份的我從何而來呢?我在更早的一篇疾病備忘寫過,我在SARS時是台大學生生活圈離和平醫院(以及醫療器材店最密集的區域)很近,我感受過台灣到處買不到口罩的「風潮」,不論宣示「禁止出口一個月」或「安撫口罩存量充足」都是我很同意的作法。而我對@楚天白 僅有一點回應:我不贊同這個行動有太多藍綠考量反而是跟蘇貞昌的治理風格比較有關係,畢竟已經選完了,他應該更在意執政的「有感」(連馬英九都改口顯然蘇貞昌做對了。)

這一重魔幻就屬於一代「曾經歷兩岸交好」的台灣人的(Matters多的是這樣的人)。誰沒有一些朋友是台商?誰沒有一些在對岸的摯友?如果有辦法,當身在對岸的重要的人問你能不能給他們寄點口罩,誰會無動於衷?但這一代人也經歷過SARS,贊成「禁止出口」這類發言的也絕對不在少數,因為台灣人就是這麼愛買 ,若說兩岸血濃於水那愛搶購肯定是共通的文化特徵。

而在我身上更特別的差別在於,我是人在金門時收到需要口罩的訊息,在一個家門口肉眼就看得到廈門的地方,我當然想:「那得趕緊在金門寄。」我跑了一圈也格外感受到這股感慨,這是對台灣提醒的(大概大陸朋友讀不出來):「名義上,金門還有兩岸往來,是不是該注意一下呢?」(注意:只是「名義上」,實際要在金門實施防疫因規模因素其實簡單得多)

光在蘇貞昌vs.范瑋琪之間,我就要花費這樣的篇幅解釋,這應該算是金門人(@台灣)一種專屬的無奈。


浪費很多篇幅之後的正文開始。
昨天,我的朋友發來問我能不能幫忙買點口罩,他知道我在金門過年,之前我也曾經貨運過一些東西給她們夫妻。我收到了訊息第一個反應就是問朋友,在金門只要你願意幾乎可以聯絡上所有人。

「我想寄口罩給大陸,應該怎麼辦?」

我問了承辦相關業務的朋友,結果他臉上露出一絲不自在的表情。

「你哪來的口罩寄?」

我回:「我想XXX那裡應該OOO吧?」
(大意是我買一兩盒口罩的來源,當然,在這裡辦事情總是認為「經由誰的誰」是個比較容易的辦法)

「寄去哪?」
「成都,或者甘肅,我要問他們在哪?」

這時他臉上那層不自在就消失了,開始認真的告訴我有關的資訊。

這層不自在他沒有明說,但透過交談的訊息還是可以解讀出來。
顯然,我只問「想往大陸寄口罩」是個帶有灰色地帶的問題,由於小三通,金門僅有的商業活動絕大多數都跟大陸有關,但是大多數我這個年紀「在地金門人」會接觸到兩岸業務的其實都是公務人員,沒什麼人「做生意」,即使我有往來兩岸的工作和接觸,其實也跟金門沒有太多關聯(只有一小段時間交通費比較便宜),在他眼中,這個過年才回來的朋友突然問起了「做生意」這類的話題,他的表情大概就像酒駕攔檢遇到自己的同學一樣微妙...(在未來的文章中我會好好解釋金門人的就業結構)

不過我回答的是「成都或甘肅」,這才完全化解了他的疑慮:寄去這些地方肯定不是要「做生意」,如果我回答上海、廈門或福州,那就有點問題了...。

當然,我終究解開了他的疑慮,告訴她這是在我手下工作被我撮合的夫妻,有孩子需要口罩云云,而根據他的說法,如果我要寄口罩(大概幾盒的量),她明白的告訴我「應該收不到」,因為金門承接的貨運其實是寄到大陸幾個大城市的物流中心,然後再由物流中心幫你分配,這個契約關係極無保障,成都或許可以,但其他偏遠的地方永遠寄不到,他特別推薦如果要寄就寄「郵局」,因為這是有進入公務系統的委託關係,郵局肯定寄得到,不過這個答案就代表:「你回台灣再寄也可以。」

「你應該回台灣寄,金門的口罩應該被買完了。你有問過OOO嗎?」

我這才想起,金門是禁止自由行禁令後又再度開放的區域,所以,一直有少量的陸客還是會往返金門,而據他的觀察他們過年前都多多少少有帶走口罩(口罩有金屬在關務場所很容易察覺)。

後來我四處問問也發現,金門的確已經沒有口罩,前面說的找OOO可以XXX沒有用,大家都在春節前跟台灣叫貨,今天才會有第一班船運所以再神通廣大也買不到台灣產的口罩(但一些店裡還是有賣口罩,不過你用金門本地口音問他,他會告訴你沒有...這種類似「暗語」的操作從開放觀光就一直存在...)。

也因此,我昨天發表文章內容說:「金門沒有口罩。」
昨天暫訂的結論就是:「那就到台灣買,用郵局(或任何高級一點的國際快遞)寄,這樣才比金門這種委託給貨運貨櫃運輸的寄法來得保險。」

如果問金門要怎麼寄口罩到近在咫尺的大陸?
結論竟然是:「你買一張機票坐飛機去台灣,這樣才能『保證寄到』。」這就是其魔幻之處。


第三層魔幻。
就在我返(來)台的中午一切又變了,因為台灣也到處買不到口罩。

我原本想,台灣似乎買不到口罩,那我請藥局朋友保留的3盒如果家裡存量允許,或許還是應該請父母幫我以貨運的方式寄到上海,而我也已經聯絡好上海可以幫我轉寄的朋友。


如果你喜歡我寫跟金門相關的文章,歡迎贊助Like Coin。
我預計寫的內容是金門的SARS、老鼠和麻雀的防疫動員以及兩篇把金門的政治處境寫完的系列文。





在我寫完這篇文章(1/30晚),新聞又說:衛福部已經徵用所有的口罩
https://lihi1.com/VhDSo

看來,也只能希望疫情早點消解,我對岸的朋友們口罩存量能度過這段緊張期...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報告兩岸同胞,這裡沒有口罩!

藍營島嶼金門|反共與親中

[備份] 來自國境之西的金門之聲 — 致蔡英文總統的一封信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