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島民KMnese

跨學科學者/創作者,現為學術工薪族。 主題寫作:金門人在地人書寫的金門種種(歡迎訂閱支持) 不定期發表:影視評論、時評、心智認知科學普及文(歡迎追蹤) 訂閱鼓勵作者:https://liker.land/beckydoor/civic

雜感|說,說「這就是人生。」

發布於

打開Matters看到@映昕 的日記文,淡然又帶著感嘆說著在城裡的這些漂浮,在交際的那些來去。我點開留言敲打了好幾次,卻好像怎麼回都不是。

不,也不是沒有話可以回,只是最準確的回應早就被用了太多次:「這就是人生。

Photo by https://unsplash.com/s/photos/memory

我暗揣,年輕時的我如果看到這樣的評語,不知將多麼嗤之以鼻。
可惜,在所有感時傷懷能動用的詞彙裡,它就是這麼準確的涵蓋了千言萬語。
而且,度過的青春越理直氣壯,「這就是人生」背後的感慨可能越五味雜陳。

就像映昕寫的一樣,年少時的我到了台北也成了一個異鄉人。從一個島嶼來到一座城市,在名號響亮的大學學著預備漂流的文科,接著,就真的在社會裡載浮載沈、無以靠岸的航行著了,而當年我自己寫作的小版面我就取名叫漂流在台北。

這趟漂流當然不會一無所獲,但是,感受最深的卻是一連串體驗屈辱的過程。
體會過「長大」這件事的人都明白的道理,這是青春的普遍特徵。雖然我們會說:青春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解答,但青春最顯而易見的共通點,正是人人相信自己的青春將獨一無二。

Hamlet
So tell him, with the occurrents, more and less,
Which have solicited. The rest is silence.
(die)
                                                          —Hamlet, Act V, S2 

青春最經典的代表人物應該是哈姆雷特。
在哈姆雷特死前,他對他的好友何瑞修說:「請將我的故事,不多不少,據實以告。」

以前,我覺得何瑞修被託付的真是艱難的任務,青春要怎麼據實以告?
但現在覺得,或許有些事情真屬於青春。

那時,我們聽過世事並不盡如人意,但真碰上了依然束沮喪得手無策。
那時,我們在殘酷的考驗下領會自己能力的拙劣,回想當初豪言的理想覺得羞愧難當。
還有愛情。
在書裡、歌裡、電影裡我們憧憬著奮不顧身旱地久天長,然後,我們遇見了一些人,學著曾聽過看過那樣去愛。到頭來,卻難免辜負了某些人的愛意又對某些人的離開難過得無計可施。

到某個歲數你會發現自己足夠成熟,成熟到足以跟比自己更年輕的那個自己說些實話。

你會告訴年輕的自己:你期待實踐理想幾乎都會幻滅,你體驗熱情如火的愛戀不會持久,告訴他:你不夠堅強所以終究選擇了渾渾噩噩,告訴他:你不夠出色所以想做的那些事終究會一事無成。但你也明白,年輕的你聽了這些話只會不屑的還你一點鼻息,轉身遠去。

看著他的背影,你會低聲的說:「對不起,是我不夠好,我沒變成你想當的那種大人。」
人到了某個歲數就會發現自己足夠成熟,成熟到足以明白自己終究辜負了年輕的自己。


我們會發現,原來,總有一天我們還是得動用這句老話:「這就是人生。」

在一個有點深的夜晚,回復著雜七雜八帶有怨懟的惆悵。
或許我還沒學到哈姆雷特最後的一句話:

The rest is silence. 餘下,僅是沉默。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坦然接受緣分的來來去去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