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線島民KMnese

關心公民議題多方交流; 正業是藝術/電影與心理學學者,在Matters作為新興的平台,我想參與建構這個意見交流型態足夠新穎。 對於熱議問題,我期許自己發明而不只是發表觀點。

金門的靈界 II | 有疑慮的「神明」

關於閩南的信仰有個特質:神明相當人性化,而相關於神明的「神話」裡對靈界的敘述也可以相當人性化。也因為這個特質,如何敘述神明的神話就成了治理者和人民之間幽微的衝突場域,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我從小就祭拜的李光前廟和仙姑廟,我先講李光前廟的故事。

神明必須陌生

在上一篇文章我簡單的介紹我在金門從小拜拜想像的「靈界」,我分為「祖宗」、「廟裡的神明」和「無形的神明」三種存在去想像:

...寺廟裡祭拜的神明,我也一樣帶著敬意向祂「祈求」,我不知有沒有人跟我有一樣的經驗,在向神明上香時總特別擔心在儀式上出了什麼差錯(用哪一手插香、祭拜的順序如何...等), 總之,我想像神明有更大的能力,有更多信眾,也更需要「虔誠的爭取祂的庇佑」...

而上述這種想像方式最難應對的就是金門著名的「李光前將軍廟」,因為祂不夠像神。

在我的想法裡,我們拜觀音因為祂慈悲為懷,我們拜關聖帝君因為它象徵「忠義和正氣」這樣的品德,我們拜土地公因為祂長相左右會照看著我...我們對這些神明的祭祀與祈禱真正的對象是那些更高的力量中蘊含的「慈悲」、「忠義正氣」和「守護」,觀音、關帝爺和土地公僅是這些力量的便於為人所見、讓人可理解的人類形貌的象徵,所以雖然關帝爺可以聯繫到三國演義的故事,但我向他祈禱並不會關心他在故事裡的愛恨情仇:那是人世的事情,而我祭拜的是神明。

上圖的李光前將軍廟裡面供奉的神像,祂實在不符合神明的想像,@Takumin 曾提醒我在台灣各地也有類似李光前這樣穿著現代裝束被民間供奉的神祉,這我瞭解,因為金門或許是這類「愛國將軍廟」最密集的地方,島上有著40餘間這樣的廟宇,裡頭供奉的可能是牌位,當然也可能是帶著武器穿著軍裝的神像,不過,按照我小時候對靈界的理解,這樣的小廟祭拜的不太屬於「神明」,而更偏向「祖先」那一類的「對我們友好且值得供奉的『靈』」,但光前廟的規模卻類似觀音亭、關帝廟那樣的規模,那麼裡面的神明照理說應該要足夠「神話」,足夠遙遠而陌生得作為一種象徵,在這樣規模的廟宇裡竟然供奉這樣形象的「神明」我拼湊不出恰當的神話,因此,在長大到一定的年紀,我到光前廟上香都格外煎熬,因為我拜拜一直誠惶誠恐的就是「禮數」,而在光前廟拜拜時我竟然對這尊神明抱持著懷疑的態度這無疑是最大的冒犯...


將軍的詮釋

其實,我若早早理解李光前廟就只是「更大一點的愛國將軍廟」那我每年拜拜就不需要帶有那麼多的懷疑和罪惡感,但將祂誤認為跟關帝爺或城隍爺那樣的神祉反倒讓成長在戒嚴時代的我冒出第一次反叛的「覺醒」,這個思考過程有點囉唆,不過它忠實呈現在信息封閉島上一個少年如何對某些「理所當然」感到質疑的。

我很認真的思考:如果關帝廟祭祀的是忠義正氣,那光前廟祭祀的是什麼?左思右想最可能的答案仍然是「忠」和「勇」,但很遺憾的是這兩種「美德」相較於其他神祉所代表的美德顯得如此的空洞。更難解釋的是,如果要祭拜忠與勇為什麼不去關帝廟就好呢?

讓這些懷疑變本加厲的是,國民政府需要宣傳古寧頭大捷(或中共稱為金門戰役)為一個光榮的「模範」,但這樣一來就更減弱了李光前的神話色彩,李光前作為這場戰役中官階最高的犧牲者,他的相片、傳記電影、事蹟和生平都成了宣傳中的「全民楷模」:而既然他是「楷模」,就更大大強調他是人而不是神話中的品德象徵,我更難將祂看作一個「神祉」來對待了。

就在上述種種疑慮之下,我只好努力想出一些說服自己將李光前看作神明的理由:
首先,我擅自認為「李光前將軍廟」其中「將軍」二字其解釋應該是「神祉」而不是真的軍階,所以再對照上文的那張圖片,我認為去祭拜「將軍廟」其實就是祭拜一旁的關帝爺,關帝爺作為神明代表的德行在光前廟同時由關帝爺與「李將軍」(神祉)作為象徵。
而為什麼在光前廟祭拜「忠與勇」會由兩個「神祉」作為象徵呢?
我竟然冒出一個非常金門風格的解釋:因為李光前姓李。古寧頭地區本來就是李氏的聚落,宗親中出現英勇犧牲的人物,因而破格將祂和關帝爺一起供奉顯然很符合金門的傳統。

很可惜,上面這套自圓其說很快的就破滅了。
我在大一點年紀就知道李光前廟跟古寧頭是李姓聚落其實毫不相干,另外,金門居民顯然都沒把「將軍」作為神祉的意味將其和關帝爺連結在一起,在某一次詳讀廟宇的記載:李光前以上尉軍階戰死被追封為上校,1976年軍方順應民意將他追晉為少將,在2013年民間還擅自將祂「拔擢」為中將,甚至還為了體面為他新增兩名護衛...

從種種操作看來,這個成長過程中一直困擾我的李光前信仰其實就是一般的「英靈信仰」而不是「神明信仰」,因此,祭祀他的原因本來就是源自他生前的遭遇,向祂祭拜是一種「尊敬」而不是「祈求」,但在金門18年的成長歲月我都不曾理解這個差異:李將軍不是稱呼神明的那種將軍,他的確是從軍戰死之後持續延伸的「英靈」。

不過,如果李光前廟是屬於英靈信仰,那麼這間廟宇的意涵就可以聯繫到金門的靈界中,「愛國將軍」以及「陰靈祭祀」那一面的故事了。

造神?

在越來越瞭解光前廟祭拜的不是「神明」,我的信仰也開始淡薄了起來,而連結到其他愛國將軍廟的對比,我甚至發現李光前廟信仰或許帶有特定「造神」的意圖,如此一來,這個從小的信仰就更幻滅了。

李光前廟聲稱它建於李光前英勇戰死之處(據說他是站著陣亡的!)



好幾年來,我們家習慣到古寧頭上香的是光前廟和仙姑廟,我都只願意參與到仙姑廟拜拜的行程,我認為這至少符合我的宗教觀。可是,在近幾年我才知道古寧頭南山的仙姑廟其實是小金門烈女廟的分靈,而比起李光前廟的「造神」疑慮,烈女廟才是一則實實在在關於「造女神」的故事。



延伸閱讀:

金門的政治: 總統大選解讀台獨問題反共與親中

金門軍管:鼠疫為名的緊急動員

支持我的文章請務必追蹤我或給予滿滿的贊賞,更歡迎分享或邀請朋友追蹤我的創作!

金門的靈界 1| 關於島上的神鬼人

藍營島嶼金門|反共與親中

戰地 | 金門的神明是統派廟宇?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