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前線KMnese

關心公民議題多方交流; 正業是藝術/電影與心理學學者,在Matters作為新興的平台,我想參與建構這個意見交流型態足夠新穎。 對於熱議問題,我期許自己發明而不只是發表觀點。

前線 |你知道小三通嗎?終止後不復航怎麼辦?

由於武漢nCoV2019的疫情,陸委會即將暫停金馬的小三通客運航班,在目前大三通都尚未關閉的情況下,金馬既成了ROC台灣國內的「例外」亦是「去例外化」。

一來,咫尺之遙的金廈和雙馬航線,成了第一個完全關閉的「兩岸關口」;
相對地台灣籍民眾及配偶(當然包含身處在金馬地區的),仍可以到桃園或松山搭機前往中國大陸地區,金馬不再是例外地區

關於小三通我最先想到的問題是:「大陸朋友是否不太知道小三通?」 
從我自己的經驗,中國大陸的朋友大抵應該是知道有這麼個措施,但具體情況完全不瞭解,當然,不瞭解也沒關係因為小三通就要停了。


呼應@zooman 對UI應設摘要的論點,我也手動輸入本文主題:

大陸人怎麼看金門?而表現在小三通實施上有什麼特殊性?

「夾手她人」的陳玉珍當選其背後有什麼金門民意?

最後,簡述暫停小三通對在地的可能影響。


我先講一段個人經驗。

大學時我的綽號叫做「金門」(在台灣,一整代金門人應該在赴台唸書時都有過綽號如:金門王或金門妹等,而幾年前在對岸工作時,我也沿用大學時綽號。
自稱「金門」在中國大陸有政治意涵嗎?我發覺是一半一半。

一個印象深刻的場景是:
有一次我和體制內單位合作案子,當時辦公室大概有七八個人都在埋首工作(或打混,誰知道呢,總之是典型政府單位的工作場景),我向對口單位的主管自我介紹道:

「XX姐你好,我叫金門。」
這時她百無聊賴的臉上浮現一絲笑意。

不僅是她,辦公室裡的其他三個年紀較長的員工(擺明在打混的甚至態度有點擺譜的),他們也抬頭看了我一眼,他們也感受到這個綽號的戲謔。相比之下,其他年輕的員工沒什麼反應。

開完會之後我向同行的大陸同事確認,他以「你現在才察覺!」的表情看我,並解釋:「『金門戰役』只有有年紀的人會覺得有趣,因為他們記得,但是沒打贏政府不會多說,年輕的當然沒有興趣。

ROC對「古寧頭大捷」和「八二三砲戰」的宣傳有多高調,PRC對「金門戰役」的宣傳就有多淡化,而這樣的態度也表現在中國當局處理小三通的態度上。


 這兩年回金門,都發現負責交流業務的朋友胖了一大圈,原本堪稱俊帥的他因為無止盡的參與應酬而胖得認不出來且面有蠟色。理論上,小三通作為兩岸交流的象徵加上金門政治光譜偏藍,這應該很容易推進吧?但據他表示,小三通在對岸一直只能跟地方政府溝通,而這些溝通多半沒有太多實質意義。

總之很沒效率。」他講得比較隱晦。

另一位朋友的經驗就進一步證實「為何很累」,他說每次金門這邊會與相關廠商制訂一些方案和要求,不過「反正也沒什麼意義」,因為對於金門這邊的提議在對岸眼中都總包在中共的對台政策裡:金馬之於台灣夠特殊而福建之於中國大陸一點也不特殊。

反正蔡英文當選,他們一定會退(方案、提議)...」他無奈的說,並藉以說明在地金門人仍普遍支持韓國瑜的原因。

而另一個例子更凸顯小三通在兩岸特殊程度不同的情況:8月1日中國當局宣布暫緩辦理陸客自由行,奇怪的是,涉及的範圍竟然包含金門馬祖。

聽說當時金門縣府的員工正在廈門討論一些合作,他當場問廈門當地官員這個消息,當地官員回答:「這應該是假新聞吧!」
(諷刺的是,傳聞當時雙方在籌辦的這個活動就是針對大陸旅客來金門自由行...)


從8月1日宣布之後,一直到9月底大陸才又恢復了金門馬祖小三通自由行及赴台的申請,不過,朋友也告訴我此後運量一直都很低,顯然是「名義上」恢復了而已。但是對金門的特殊化待遇,在台灣選戰期間倒是引起了不小的漣漪,因為金門縣立委陳玉珍在政論節目上談到恢復自由行時,講出了「把北京當作中央」的發言。

下載自網路素材,如有侵權請告知

陳玉珍的說法便進一步證實了,金廈兩地怎麼談也沒有用,要談,必須要跟「中央」談,這是金門小三通的窘境。這個困局在台灣內部也同樣適用,因為小三通的主管機關是陸委會,面臨疫情危機,金門縣府也只能「呼籲中央」中斷小三通,而1月31日金門的縣議員就已經發表給蔡英文的公開信。


對於陳玉珍的發言,必須附帶說明的是在金門當地脈絡下的情況。
陳玉珍的發言被作成梗圖來宣傳國民黨的親中,連帶地金門也被貼上了親中的標籤,但沒人注意的是,在金門這次並沒有民進黨籍的候選人參選,一整張選票裡沒有「抗中」的選擇,這就不只是金門選民政治傾向的問題。

(我的其他文章已經大致討論了本次選舉,金門容易被誤解為「偏藍親中」的狀況。)

這次金門的大選,除了陳玉珍當選,第二高票是之前在縣長選戰連任失敗的陳福海,他的爭議之一就是將金門高梁拿到對岸試釀的事件,《報導者》曾發表「金酒移釀風波」的文章,其中對此事抨擊最深的人物之一就是陳玉珍。

在天下雜誌報導金門的統戰情況的文章中,陳玉珍的辦公室主任也發表對滲透抱持憂慮的立場。 

陳玉珍固然在台灣語境之內是國民黨親中的代表,但打開金門的立委選票,她的對手是傳聞有著「海角4億」資助的另一位候選人。金門人投給陳玉珍或許亦可詮釋為對兩岸關係過近不滿的表現...


最後回到「小三通停航」的討論,儘管在風起雲湧的2019年之前,搭配習近平「一國兩制台灣方案」的發言,「金門四通」和「金馬試行一國兩制」甚囂塵上,不過過了2019之後,加上現在的武漢疫情威脅,金馬反而變成了最先封關的「前線」。

小三通究竟對金門帶來多少利益?在沒有數據的支持下我無法推論太多,不過,自從島上駐軍減少後加上金門中堅人口持續外流,因此,島上一直沒有成熟的經濟活動,反倒是小三通帶來許多設籍金門的台商,造成金門房地產的波動。


對在地的金門人而言,面對「小三通停了就不會恢復」的風聲下仍中止了小三通:

一來,在疫情嚴峻的情況,金門一向有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居民當然普遍支持中止,不再復航的代價對金門人來說恐怕不太在意,畢竟小三通的政策本來就屬於「兩個中央」的問題。

二來,金門居民真的從小三通獲得多少利益?我抱持高度的懷疑態度,但可以肯定的一件事是:對金門這個離島,交通航班一旦因為少了台商的運量而減少,這才會是把金門推離台灣的大問題,從上圖來看目前飛金門的航線肯定要少掉幾條。

小三通如果走向關閉乍看之下金門似乎會面臨發展困境,但是,從解除軍管近30年來,金門一直沒找到如何重新定位和發展的策略(我認為觀光其實是一種簡便表達「沒有發展空間」的托詞)。

若我所感受到,金門人從兩岸交流獲得的紅利不高的假設下,對我們來說,這個島嶼要如何藉著此次關閉通航,重新在兩岸關係轉向的新常態下找到定位以及嘗試其他的發展方向,這可能是金門喪失「戰地前線」這個身份之後,一直面臨的問題,之前的好幾種答案都行不通,這次會有新解答嗎?

不知道,不過,反正過去沒答好但也沒太糟,那就且戰且走吧。 


*關於大陸朋友對小三通的瞭解歡迎透過留言區告訴我,我時常建議大陸的友人可以經由小三通來旅行畢竟可以順便來我家鄉玩,但目前規定的辦理方式看起來很簡單[入金門可以落地簽、也可以赴台,還不需財力證明],但他們似乎都覺得難以辦理,有人能提供相關資訊嗎?

最後,鼓勵寫金門相關的文章你可以加入贊賞公民化讚為賞,也歡迎轉貼和分享,或實際贊助Like Coin。



藍營島嶼:金門的選舉體驗 | 概述

藍營島嶼金門|反共與親中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