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船

游荡在海,不见彼岸

半截玉米

返程的路,较来时安静了许多。

最开始的一段,我身旁无人,到中途,来了一名女子。粗看长相,似乎与我年龄相仿,她的行动很匆忙,随身物品也精简,小挎包、一根煮玉米和无糖可乐。

到座位上,她先是几个深呼吸,才放下小桌,安置好自己的简易早餐。又微微起身,在这不足一秒滞空的间隙,将挎包的位置也转正。

做了这一些齐全的准备,她像经历过野蛮又恢复了城市生活的现代人一样,长长的呼一口气,于是计划起可乐的主意来。

这期间,我只是默默地观察着她的行为,看着她向那结了些水汽且圆鼓鼓的汽水瓶伸出手,我已替她产生了些不好的预感。

抓紧,她颇轻松地一用力,最初看上去极平常,而又很快像我预想的那样,棕白的泡沫迅速涌向瓶口,又马上溢出来。

她见了这样‘意外’的情况,大概心中也很慌张,最初的反应竟是把头探过去,抿了一小口,又认清情况,拿起瓶盖重新拧回去。此时,汽水已由小桌撒到各处。

对于有计划的出门,我向来喜欢做一些周全的准备,于是在包里摸索一番,找出一盒纸抽,稍稍犹豫,才向她递去。

看她的反应,似乎是很感激我的援助,接到手,只抽出一两张,铺在小桌上,发觉这样的效果甚微,才取出几张在补充。擦净小桌和周围的糖水,她便将纸巾又还给我了。冷静一番,她又试探着小心翼翼的再把可乐瓶拧开。

见她‘安全的’喝上可乐,我便不再观察她的举动,又转回头,思考一些我自己的事情。

又过一小段时间,本就无事可做的我,注意力又再被塑料袋的声音吸引,她正隔着塑料袋,颇费力的对着那根玉米使力气,最初,我只是以为她要把这玉米分成两节,让自己的吃法看上去更体面些,也就又陷入我无端的空想中。

而又过片刻,我察觉她戳了戳我的手臂,我向她看,她递给我一截玉米。我认出这是她刚才努力的原因,但却不好意思接下,一番推脱,她还是执意拿给我,我便也领了她的好意。

虽然我不懂社会学,但在我想象中,分食大概是很高的礼遇,感谢这位女生。

有这样的觉悟,即便我已简单吃过早饭,还是把这半根玉米啃干净。

坦诚的说,仅对食物而言,玉米的味道一般,稍硬了些,淀粉很多,却少了点甜味,我在南边吃到的许多玉米都是这样的情形。巧是它这样的硬度,叫我想起老家的烤玉米。

需要是从别人家的农田里新摘出来的玉米,剥去最外面的一层,去掉絮,仅剩薄薄的一层皮,这样可以将玉米粒的表面烤脆。也可试着戳破玉米粒,如果能流出许多汁液,烤出来的玉米一定香甜。此外,还要预备一根树枝或者铁钎。

用灶台的家里,大都会预备一根‘拔火棍’,我老家的人将首字读(bá)在后面加上儿音,这样的念法听起来十分有趣。

对我而言,用着铁棍穿过玉米的芯,升起煮饭或烧菜的柴火,烤上几分钟,一定要把外层烤到微微焦煳,吃起来才香。

下一站,这位女生便离开,我的回忆也即止。

“再见。”起身让行的时候,我小声念。

她听到我的话,向我一点头,微微笑。

“再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