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rrreads
Purrreads

在貓毛中閱讀 IG : jyingchang 個人網站:https://purrreads.wordpress.com/

威權下的城市,充滿了狗— Mario Vargas Llosa 《城市與狗》讀後心得

沒有什麼比政府更忘恩負義了。

威權將社會塑造成一刀劃分下去的二元對立,政府與百姓、忠貞與叛徒、城市與人民、人與狗⋯⋯一切二元對立讓刀與鞭合情合理,鞏固了子彈的話語權。在這背景之下,無法融入在二元對立下的一切扭曲而黑暗巷弄、被迫殘酷的青春,即成了秘魯作家尤薩筆下的叨叨絮絮。


秘魯,與其他許多拉美國家一樣,經歷過暴政、革命,軍閥與獨裁充斥在空氣中,來不及經歷童年而青春卻永遠被凍結的孩子們,一個一個學會敬禮、踏步、舉槍。簡明而充滿諷刺的譬喻,城市是為以空間為基地的群體,軍政權、軍校、幫派,抑或社會整體;而狗,則是暗喻在此集團底下的人民,是為階級與權力的畜生。年輕人被迫將自己的思想與行為僵化成為體制內待宰的羔羊,但慾望依然蠢蠢欲動,特屬於他們的狂妄與殘酷,必然成為凍結的瘤,在關節上、在血液中,強迫自己成為政府的所有物,而國家從來無需過問。


極權國家可以決定擁有誰、棄置誰、殺了誰又給予誰榮譽勛章,人民無法質疑、無從辯論,思考與話語權被剝奪,甚至連成長經歷都被剝奪,於是這些還在青春期的孩子們被迫集體獻祭,上了名為軍校的神壇,將自己奉獻給偉大的威權主義。


全知者的角色不帶情感的客觀描述,但是中間卻夾雜角色各自的內心獨白與過去記憶,讓人時常必須仔細在字裡行間尋找現在是誰的話語權擺在前方。彷彿歷史以其無情角度之觀看,而人們卻不斷意圖替自己平反、想要確保故事將不會被遺忘。這是反抗者的故事,誰又不曾掙扎,然而面對威權,誰的故事又能夠被記下?


城市不會自行矗立而偉大,城市必須因其人民而偉大。然而在這樣的城市當中,一切都晦暗而壓抑,而人民猶如狗隻,被迫隨著老大哥與槍管子的方向與城市一同向前邁進。

於是狗依然在城市內徐行或奔竄,偶爾被獎賞偶爾被鞭打,有些狗會作勢攻擊,有些也會夾緊尾巴默不做聲。有些被丟棄在路邊等待死亡,有些則是一命嗚呼留不下最後的一絲憤怒或嘆息。有些狗會照顧其他的同類,也有些會群聚壯大聲勢為下一場鬥爭做準備。


階級,當然也存在在狗的社會當中。

只是在更多時候,狗比人類好上太多。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