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刻

ch: @junnoli 我將去風眼處,不能假裝一切如常。

Lost Course——一些感想

去看迷航的时候是带着一些疑惑想要被解答的心情去看的。我的疑惑是中国本土的民主选举到底会是怎样的,选举之后会怎样,官方是怎样看待的。

电影被分为了两个part,第一部分是公民抗命的部分,推翻原村委会干部,建立民主选举的流程,第二部分是新选任的干部上任后的后续发展。

画面充满了摇晃的镜头与琐碎的对话,聚焦的三个人物,也似乎走向了同一个命运。这三个人物有三个让我印象深刻的场景,一个是林在影片后期,在记者的镜头前,说着副主任受贿的话,一个是Hong在美国接到爸爸入狱的电话,颤抖的双手与明灭的烟头,最后是Zhang,离开了乌坎的他在深圳音乐节听着《皇后大道东》,背包上V字仇杀队的面具随着他的跳跃在小幅度律动。

Hong开始竞选时是当选的村副主任,后来辞职申请政治庇护去了美国。他让他的父母五年不要联系他,他希冀与父母撇清关系后不再牵连到他们。在美国生活得很清苦,儿子也还在国内,这样不顾一切将自己连根拔起,是怎样的心情呢。Hong是村庄唯一有巨大勇气的人,因为他是乌坎事件的发起人,是爱国者一号。不过即便他在美国生活,背上也烙着乌坎深深的印记,电影结尾,2016年美国大选,Hong拿着横幅去Trump Tower讲述乌坎事件,呼吁关注乌坎,他不停地用简单的英语重复着“乌坎”的名字,当围观人问他乌坎发生了什么,他依旧重复着乌坎的名字。我突然感觉到了一种无法逃脱的宿命,乌坎是他再也迈不过去的一道坎,他会用一生去讲述乌坎的故事,在迷雾中,向着一些陌生的面孔请求着对家乡的关注,他再也回不去的家乡。

Lin是一个复杂的人物。因为他当过兵的经历,因此成为了乌坎村德高望重的乡绅。在抗命前期,他作为话事人掌握着运动的方向,也是唯一能够与高级政府官员对话的人。我记得他在镜头前唯一一次笑容,是他拿出前村干部卖地的证据,上面还有人民政府的红章。他说,乌坎村是百年一遇的幸运了,找到了这些证据,上天都在帮我们。那时的他是乐观的。他顺利当选村主任一年后,村里爆发了百人游行,村民们怀疑他像前届村官们一样贪污,不然怎么还没有把土地要回来。他拿着扩音喇叭大声解释,在记者的镜头前说他终于理解了为什么古代皇帝要叫自己“寡人”,他说高处不胜寒啊,我还只是个村主任。之后,副主任因两年前疑似受贿而被关押调查,他说受贿就是受贿。2016年,他也入狱。入狱前在社交网络上宣布与家人断绝关系,似有风骨。

Zhang参与乌坎事件时还是个刚成年的青年,一直跟随着Lin完成一些琐碎的工作与统筹安排,比如接待记者,比如打印一些宣传稿。在2012年时,他并未参与竞选,在镜头前他说想要成为香港驻大陆记者,揭发一些底层民生事件。后来他借钱开了摄影馆,在摄影馆里,他对记者说,政治一点都不好玩儿,好想玩儿音乐。他参与了第二次换届选举,落败。再后来他离开了乌坎,开了个音乐工作坊,但背包上的面具一直从摄影馆带到了音乐坊。

看完电影,我得到了一些解答吗?我想是的。但有一些更大的疑惑跟随着我。民主在中国适不适合?我想是的。为什么乌坎的民主改革失败了?我想是因为一些邪恶的制度破坏了规则。那么在这个邪恶的制度下,民主还有成长空间吗?我不知道。

对这个影片的理解,可能看到了以后我的方向,不是这艘巨大的船的方向,而是我自己人生的方向。我是一艘弃船而逃的充气艇,但我还没找到充气口在哪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