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人

assign 何時發文= 有靈感? 寫 : 廢; 因為對書本/戲劇/音樂執念過深,於是在這裡用文字存放。

閱讀《花葬》連城三紀彥 | 因凋零而絢麗的愛戀

這本書充斥各式男男女女的情愛糾葛,有些是以愛為名的假象;有些則是愛得沉醉頹靡。作者把生命寫得如知大限將至的花朵,其枯萎前綻放之姿更顯得彌足珍貴,《花葬》或許不能帶來甚麼人生哲學,但肯定能給讀者一場優美的閱讀體驗。

《花葬》一書原是連載於1975年傅博主編的《幻影城》雜誌內,這是本提倡本格推理的刊物。說到「本格」不免俗要提及日本推理的進程,西方推理文學自明治維新引入日本後,經歷不同受眾的洗禮,逐漸與西方分歧,自成一派,在日本文壇佔有一席之地。從啟蒙到作家江戶川亂步在1923年創作出屬於日本的本格小說起,日本推理大致經過幾個變革,分別是「啟蒙>>本格派>>社會派>>新本格派>>多元」。

此為舊版,後來有出新版 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97827?sloc=main

「本格派」講求邏輯和手法,以破案為樂趣,內容多浪漫及奇異,代表作家為江戶川亂步和橫溝正史。而「社會派」推理開創於1950年代出現的作家松本清張,其崇尚寫實,所以作品多關注社會問題,並擺脫繁複的詭計,著重在動機和人性的刻畫上。在未進入1987年的「新本格派」前,本格作品因套路單一而式微,取而代之以社會派推理為主流,《幻影城》雜誌在當時正是試圖復甦本格推理的推手之一。

…猶如在「大正」黯黪的歷史一頁中一朵稍縱即逝的花,只為枯萎而盛開。—P.191<返回川殉情>

《花葬》裡一共收錄了八篇推理故事,分別是〈藤之香〉、〈桔梗之宿〉、〈桐棺〉、〈白蓮寺〉、〈返回川殉情〉、〈花緋文字〉、〈夕萩殉情〉和〈菊塵〉,如其名故事必定以花為題材,只是這裡的花結合了日本「物哀」的美學,會適時地將人物的哀愁和愛戀移情到與花有關的景物變遷上,又因作者信奉「淨土真宗」,談情間總有股看淡世事的滄桑。全書背景圍繞在短暫的大正時期(1912年–1926年),從天皇駕崩寫到花街衰敗。儘管每篇故事出場人物都不一樣,但他們都有著日本不可踰矩的壓抑性格,這樣安排讀來除了別具古典風情外,對於角色屈於時代洪流的行為也能感到理解。推理結構上,《花葬》採「敘述性詭計」,劇情總展開在案發後,由第一人稱的視角去回溯事件始末,要到最後一刻才會出現關鍵證據推翻既定的事實。

唯獨令人惋惜的是,不是每篇謎團的轉折都令人心服口服想拍案叫絕,偶爾還是有本格小說流於形式、缺乏充分動機的詬病。但書裡讓人著迷的地方,不是解謎,而是字裡行間營造出的畫面,那種融合情感與景緻的意境,真的美得令人不敢喘息。不是單純用綺麗詞句堆砌出來的美,而是恰到好處地將人、花和世態炎涼交織在一起,隨著花開與花落,感受那繁華散盡的荒蕪。花謝姑且有恢復生機的盼頭,生命消逝則一去不復返,不禁對命運的無奈及渺小不勝唏噓。這麼饒富藝術的文筆,也是連城三紀彥被歸類為「新耽美派」的原因吧。不得不稱讚台版的翻譯,留住了書裡的細膩和唯美。

以下談論幾篇自己鍾愛的故事:

〈桐棺〉

背後的黑暗頓時凝結,月光把榻榻米染的蒼白,就像在那女子家一樣,出現兩個重疊的身影。大哥寬大的影子吞沒我的影子,微微一晃跌落榻榻米時,女子前一刻沾附在我身上的香味從胸口一湧而出。
雖只在花牌上看過桐花,不知為何,總覺得它味道很像桐花。—P.105〈桐棺〉

這篇是描寫黑道大哥貫田和死去弟兄的女人喜和的愛恨情仇,兩人間存在著無法抹滅的罪行和不可自拔的愛意,導致雙方相愛且相殺,無時無刻都在賭誰會先殺死對方。我很喜歡小弟這個角色,他穿梭在大哥和喜和間與對方發生關係,來傳達兩人扭曲的愛意,這段羈絆既美又淒涼。

〈返回川殉情〉

花朵追上小船,包圍船緣兩端,而後往前流去。白與紫交織成各式各樣的圖案,彷彿為夜裡的河穿上花衣裳。在我眼前描繪出虛幻的線條,來自黑暗又流向黑暗的花朵,看似苑田遺留的幾千首歌的無數字句,也像與苑田有過一段情的女子們生命的餘燼。—P.239<返回川殉情>

我最喜愛這一篇,謎團和寓意都寫的很棒,獲得第34回日本推理作家協會賞可謂實至名歸。<返回川殉情>在講述天才歌人苑田前後與不同情人殉情的故事。一開始看到這樣的設定,不免懷疑是不是在影射與女性相約赴死的作家太宰治,不過結局完全出乎意料,從未想過作品之所以能成為絕響,可以這樣布局。前半段還折服於歌人用情至深,為和歌體現的美動容不已,沒想到接著神來一筆,逆轉所有觀點,讓人為詭計感到結舌,不禁懷疑現實世界裡會不會有作家做過相似的事。

〈夕萩殉情〉

「反正,我們的路終歸是暗的…」
女子隱沒於黑暗芒草間的白色背影,在花中浮現又消失。
如今回想,那些花瓣是他倆對赴死途中偶遇的我留下的遺言。然而,當年幼的自然沒察覺,只記得透過那花看到如夢似幻、難以言喻的美,我出神地凝望良久,甚至忘了要站起身。—P.294<夕荻殉情>

〈夕萩殉情〉是關於寄居書生慎之介與有夫之婦夕相戀到赴死的故事,雖說這篇結合了歷史陰謀,但動機實在牽強,令我印象極深反而是書中兩人間禁忌的愛戀,尤其是那段用影子交疊代替肉體纏綿的渴望,和情侶沒入茫茫草叢中踏上黃泉之路的最後身影,都給人無限的惆悵和寂寥,久久無法忘懷。

這本書充斥各式男男女女的情愛糾葛,有些是以愛為名的假象;有些則是愛得沉醉頹靡。作者把生命寫得如知大限將至的花朵,其枯萎前綻放之姿更顯得彌足珍貴,《花葬》或許不能帶來甚麼人生哲學,但肯定能給讀者一場優美的閱讀體驗。

最後點播一首坂本龍一的《A Flower Is Not A Flower》: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