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ce

Seek Truth

终于我们迎来家庭的崩溃与伤害

昨天杭州下了一天的雨,今天也是。但是现在天晴了,微风透过破旧的纱窗,各种小虫在电脑的边角走走停停。我听着Damien Rice的专辑,老妈在我身后摆弄着自己的消消乐。我本应该在写我的代码去找实习,但是我现在不行。

昨晚又是一夜的争吵与眼泪,有人崩溃,有人躲避,有人诉说,却无人倾听。我从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可以摧毁一个人,一段关系,和一个家。痛苦的上限是什么,痛苦有上限吗?责任又是什么,责任只需一个人承担吗?

还能记得三年前果果出生就被送进icu时姐夫给在图书馆的我打电话


好了。现在是晚上11:31,一家人吃了外卖,果然日常生活消解一切痛苦与反思,人真的是奇怪的生物。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