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yce

Better a witty fool than a foolish wit

尝试表达,写在深夜

發布於

现在是凌晨快一点,我已经在老家呆了快一个月。老爸老妈早已沉睡,隔壁的姐姐姐夫一家三口也已经进入梦乡。现在我越来越觉得只有深夜我才有真正属于我的时空,在深夜,我会想念我心爱的女孩,我会想我的未来,我会想遥远的陌生人,然后沉沉睡去。第二天在九十点这个brunch时刻落入日常生活的大网,在老妈的喋喋不休中醒来,在外甥女的起床歌中醒来。这种生活状态其实很分裂,一点也不wholesome,但我似乎可以毫无意识地切换自如。对什么人说什么话,进入什么状态,都是随时的事了。我也不知是好是坏。

这一个月,其实真的发生很多,我明明白白地看着,但与远处与未来的情绪接触似乎很快就会被日常生活活生生拽回来。我觉得自己好像空虚的洞穴,沉默地安静地吸收这个世界传给我的信息,不知道是否消化,只是在屏幕上看着各种各样的表达,无暇也无对象表达。很多时候都是琐碎的信息带来琐碎的想法,在琐碎的时间片刻突然涌入脑海,却在提笔或是端坐在电脑面前时各自琐碎的消失。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什么时候有过真正的表达,在标准答案的世界里曾经的游刃有余让我缺失很多独立思考的瞬间,不会发问让我对于这个世界失去很多好奇心,情绪总是很短停留或者说是被我活活赶走。我也不知为什么自己有时候会觉得“闷声发大财”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可以作为自己追寻的状态,也许还是经历太少;而现在我希望自己可以活泼一些,情绪饱满一些,最重要的是大胆一些,没有了标准答案似乎就想做一个全面的、理性的最好是上帝视角的人,但这不可能。现在想来,总是觉得自己少点冲动,不惧怕与别人起冲突,不逃避与自己起冲突。但是不表达其实很难形成观点。现在自己的状态很像我的身体,一个月的运动缺失让人变懒,但是肌肉似乎渴望得到锻炼,但是懒惰还是占了上风。睡衣打败了一双小白鞋。

给自己一点时间,哪怕晚睡,明天见。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