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逼咧

姓胡双名逼咧,字百花。边北辽东人士。昼下百花斋主人。曾就读于中国北方某三流专科院校,因为英语考试不及格肄业。无业,靠捡拾垃圾为生,江湖贺号“破烂王”。曾在某废品收购站收得废旧机箱一个并相关配件,开始互联网生涯。至今笔耕不辍,著有短篇小说《歌厅一夜》《东北足疗》中篇小说《小保姆为何怀孕》《我在洗浴中心当保安》长篇报告文学《温州发廊》《楼凤进行曲》目前正在从事佛学研究的工作。

女权们的恶心表演,看得我真要吐了

發布於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他妈的什么聊斋啊?你们,真当老百姓是傻逼吗?

一位墙外的公知评价中国的女权运动,一阵见血的指出,共产党从来不在乎什么女权男权狗权人权问题,共产党在乎的是这些权力运动背后的组织。

一言以蔽之,共产党并不在乎在他之外的这些民间的独立的组织究竟打着什么旗号,而是不能允许在他之外有其他民间的独立的组织存在。

当然这位公知是要说共产党的霸道独裁,但是他至少从侧面承认了一个基本事实:这个权力,那个权力,其实都特么的是搞组织的。

我之前始终纳闷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在西方世界会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平权运动。比如同性恋平权,女权,甚至有狗权,猫权,最离谱的还有猪权和牛权(素食主义者)就特么差一个蔬菜权力运动了。

我在墙内互联网混的那几年,就跟一般的大陆老百姓一样,觉得就是外国人吃饱了撑的难受,然后在那穷折腾。后来觉得这就是白左的意识形态作祟。

但是翻墙出来这几年,逐渐有点明白这其中的猫腻了:

既然有权力运动就要有背后的组织机构来组织运动支援运动,那么既然有组织就要有人事、资金和社会关系。。。啊,终于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其实这些组织,与老共并无什么本质的区别,只不过他们打的旗号各异。

老共最开始打的旗号是解放全人类,

今天打的旗号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台湾那群人打的旗号是台独或者是统一

香港那帮人打的旗号是光复香港

但是这些好字眼都被人给抢注了,甚至已经有点烂大街了。什么民主人权这些玩意儿在西方社会已经不新鲜了。所以就有人另辟思路,打出了什么劳工权利,同性恋权利,妓女权利,以至于狗的权利、猪的权利。

女权运动不过是这诸多旗号中的一种而已。

说白了这伙人打的旗号是做公益,但实际上他们玩的都是政治。

这些组织没有一个是纯粹公益的,都是打着公益旗号的政治结社。

这就好像东林党从来没说过自己其实是个政治结社,人家对外的官称是东林书院,一个学术团体。

在《哈利珀特》这个电影种,赫敏也要成立一个为小精灵维权的组织,Society for the Promotion of Elfish Welfare这很难说不是作者JK 罗琳对于现实中西方社会政治生态的一种辛辣嘲讽。

满嘴的主义,一肚子生意

大陆地区用所谓宠物救助的名义诈捐的事情屡见不鲜。在高速公路上拦截一辆满载肉狗的大卡车,然后把这些狗找个地方养起来,拍个视频,然后让那些傻逼们给他捐款。钱搞到手之后人就失踪了,至于那些狗,就直接进了集中营。很多网友探访之后得出结论:那些所谓救治中心的环境远不如肉狗养殖场。里面的狗大多因为饮食极差和卫生条件恶劣患病,很多狗索性已经死了。

那么让我们再把话题拉回女权问题上。女权主义者很多时候要的可不是信众那仨瓜俩枣的捐款,这帮人很多时候是有政治目的的。比如著名的ME TOO 运动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ME TOO 在西方世界充当的其实就是政治打手:看谁不爽,就买出个婊子来去扒对方的裤裆。

如果你不相信共产党真的要解放全人类,那么我为什么要相信这些女权组织真的要解放妇女呢?

如果她们在大街上发卫生巾和避孕套,或者为被家暴的妇女奔走,那我大约真的就相信他们真的要解放妇女

然而,这帮人在大陆地区看的干的事儿居然还是扒裤裆。

其实稍微有点社会常识的人都知道,假如,真的是一个无助的,弱小的,毫无社会地位的小女孩被一个公司老板或者社会名流给干了,那么以中国这种社会环境,她是根本连声音都发不出来的。

不说别的,就拿中国基层最常见的上访户来说,很多时候他要上访的问题也就是个村里的问题,涉及到几个村干部,但是就这么小的事儿,他都能轻而易举的被压制下去。那么一个弱女子,他能在社会上掀起那么大的风浪,针对的还是社会名流,乃至要员,她背后没有一个成规模的组织,谁信呢?

所以这东西,就是一个政治延申,和老共用嫖娼打掉薛蛮子,电视认罪这个把戏真的没啥区别。区别就是她这个是私的,老共这个是官的。当然,你说他们背后到底是不是有官面的人在支持她,这个谁也不知道。但是她能在中国社会弄起这么大的动静,她背后没有人,谁特么也不信!

所以,有些人的那个表演啊,现在让我觉得有点恶心。

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他妈的什么聊斋啊?你们,真当老百姓是傻逼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