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义和团

粉红战狼义和团三合一,有本事你来咬我呀!

台湾去中国化,结果只能是自残

从郑成功收复台湾开始,这片土地上的人就说不清自己到底是谁。

郑成功告诉他们,他们是大明的子民,然而康熙告诉他们,他们是大清的臣民。

日本人告诉他们,你们是日本的皇民;老蒋告诉他们,你们是中华民国的国民。

现在大陆告诉他们:你们是中国人。而绿党告诉他们:你们是台湾人。

那台湾岛上生活的那两千多万人类到底是什么人呢?300多年来,你能找到N种说法。对了,他们甚至还有个葡萄牙文名字:福摩萨。

有些时候我觉得台湾人其实很可怜,因为到今天也闹不轻自己是什么人。当然现在很多人也厌恶了这种政治绑票,既然我们生活在这个岛屿上,那我们就是台湾人。我们索性建立一个国家,就叫台湾国。我们谁也不是,我们就是台湾人。

其实我倒觉得这是一系列政治绑票的延续——生活在那个岛子上的人,你们就是中国人。未来哪怕这些人真的建立起一个台湾国,那生活在这个国家里的人也是中国人。这就好像南北韩其实都是朝鲜人,或者高丽人;德国和奥地利,其实都是德意志人;乌克兰和俄罗斯人,其实都是东斯拉夫人。虽然在国名上,政治上可能不同,但在文化上,其实是一个东西。很多台湾人始终在强调自己不是中国人,但他们除了中国文化之外,似乎也找不到其他的文化来填充自己。虽然很多坚定的台独分子说他们有,实际上,据我看,他们没有。

有些人呢,媚日,今天的台湾国语里确实有很多日本的词汇;有些人推崇台语,所谓台湾白话。这其实是一种自欺欺人。大陆哪个省没有自己的方言和地域文化?如果台湾的闽南方言可以被称为台语,那大陆的语种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且不说台语到底算是一种大陆传过去的方言还是一种独立的语言——现在全世界有多少人讲所谓的台语,你就是把大陆福建和广东都算上,又能有多少人?有多少电脑软件支持台语?又有多少书籍和文献是用台语书写的?台湾大学教材可能用台语吗?这种自我隔绝,自我孤立,真的有出路吗?如果把这种自我圈禁,自我封闭认为是一种进步,那有些人确实病的不清。至于那些日本殖民时代留下的词汇那就更可笑了——如果你要这么看,那韩语中的此类词汇也不少,大陆的普通话里引入的日本词汇也有(派出所,共产党,干部,都是从日本引入的汉字词汇)哪种语言没有点外来词汇呢?但这能构建出一种新文化吗?

台湾有些人力图把一种源自大陆东南沿海的闽南文化,客家文化,发明进化成一种独立的台湾文化——这基本上是痴人说梦。因为文化底蕴太低了,不客气的说,早年移民台湾的大陆人没多少有文化的人。俄语有普希金、英语有莎士比亚、法语有一群著名作家,台语有什么呢?你们有台语作家吗?台语有自己的文学经典吗?你们有台语规范吗?民进党有可能制定一个,但一种文化难道是靠行政命令制定出来的吗?如果是那样,那跟大陆的党文化又有什么本质区别呢?这种人造文化有关共同特性——看着花枝招展,一堆人鼓吹的挺起劲,但实际上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一群人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搞的挺热闹,但实际上根本推广不出去。

这就是台湾人很可悲的地方——他们始终在试图否定自己,阉割自己。力图通过自残来表明自己不是自己。如果有可能他们甚至想把全身的血液都换掉——在技术上可行,但换完了之后你还能活吗?台湾的这种去中国化,其结果只能是越来越迷茫,越来越空虚,这就是这么多年台湾电影很难再出好作品的缘故。比如你把大中至正改成自由广场。你以为这是在跟国民党过不去吗?你以为这是在跟蒋中正过不去吗?你错了,你这是在跟王阳明过不去——这么看阳明山也要改改名字了,不如改做台湾之光山,或者台湾民主山好了。这就相当于纳粹用过万字,所以今后所有用万字的人都是纳粹。如果那样看,佛教徒人人都是纳粹了。现在的台湾,大体上就是这种精神错乱的局面。他们的公式是这样的 中国=国民党=蒋介石=独裁。所以你要消灭独裁,你就必须砸烂中国文化。这跟中国文革时候砸孔庙的逻辑很类似。儒家=帝王=封建糟粕。所以如果你要反封建,你必须砸孔庙。现在的大陆人已经开始反思自己当年的二逼行为,因为他们发现一旦自己打倒孔子,自己的精神会出现严重的危机。而台湾人还在搞转型正义。。。

如果说今天的大陆已经从共产主义狂热中清醒过来,开始找回自己的文化和根源,那台湾人还沉浸在民主狂热之中,意识形态把这个岛屿变的越来越不正常。

很多大陆人都很喜欢看李安的电影,因为在李安的电影中,你能看到很多熟悉的东西。比如喜宴里那种中国式的闹洞房;饮食男女里那种中国式的团圆饭;当然还有卧虎藏龙里那种中国传统的江湖。李安的电影植根于粗壮的中国文化。而现在台湾的文艺创作者似乎都在试图,在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台湾文化上培育出硕果。其结果就像是台湾的综艺节目和新闻评论节目——只有岛内那么两千来万人能看的懂,喜欢看,而外人压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更不感兴趣他们在讲什么。这么说吧,中国文化可以吸引台湾人在内的所有华人,只要是优秀的中国文化绝对可以。但台湾文化,别说大陆人,可能连香港人都吸引不了——香港人现在也正在赶制自己的香港文化,同样,也是一种很小众的东西。有些时候我也试图去了解了解香港年轻人都在想什么,结果发现他们说的话,写的东西我压根看不懂。现在我也懒得看了,反正他本来也没打算让你看懂。我感觉类似胡金铨、李安、邓丽君那种人日后要在台湾彻底绝种了,毕竟他们都更像是中国人。未来的台湾不会允许这种人存在了。

我觉得这方面他们可以看看美国——美国并没有因为自己独立了,就说自己讲的那种话叫美语,你在英语里也找不到美语这个词儿。所谓的美语其实就是美式英语。美国人从来没有试图去英国化,去爱尔兰化来证明自己比欧洲大陆厉害,欧洲文化也并没有让美国变成欧洲的附庸,相反他们能更好的与欧洲交流,与世界交流。文化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装点门面的。更不是拿来搞意识形态对抗的。那样做其实很蠢。

我不介意台湾人管台湾国语叫台式汉语。但是如果他们坚持自己的语言是台湾白话,或者是台语,那只能是越玩越自闭。政治上的分歧我今天不想讲,那是另外一个话题;我只是想说,台湾人似乎很惧怕大陆,以至于想在文化上与大陆彻底斩断,但无奈他们自己没有什么替代品,如果这么折腾下去,有自己把自己玩残的危险。

这就好像很多变性人,本来是男人,但一定要做女人,去做变性手术。就算外人不歧视他,但是对他自己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真有一丝一毫的好处么?

台湾的文化发明,文化创造自然不会因为我这种人的一篇贴子而终止,但我预言,他们的前途是不太光明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