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Jocelyn Chen)

現職台灣醫學生。 每個禮拜定時排放生活產物。 領域橫跨動畫、電影、小說、工具書、醫療小事。 即便時常掙扎,始終相信生活值得綻放。 所有人都值得擁有一片星空,值得了解美好,值得被美好了解。 🌹Follow me on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dessert_food_jc/

【想建一艘不會沉的泥船】諾曼:約定的夢幻島第一季

發布於
修訂於
能不能用少數人的悲哀換取大多數人的幸福?像是最常見的火車軌道難題,沒有對錯,卻真實存在,雖然艱難,但還是必須做出決定。這就是約定的夢幻島。諾曼聰明的不像十二歲的兒童,心如槁灰時,他可以維持對艾瑪的笑容卻在走出人們視線後,手抖到連杯子都拿不住。但下一秒,他說他必須造一艘不會沉的泥船。
諾曼:約定的夢幻島第一季
能不能用少數人的悲哀換取大多數人的幸福?

這就像是最常見的火車軌道難題一樣,從來就沒有真實的對錯,然而卻是真實存在的問題,雖然艱難,但還是必須做出決定。

約定的夢幻島整個氛圍隱隱約約的透露出這樣的氛圍。

裡面最印象深刻的是雷(Ray)

裡面最挑戰固有想法的是艾瑪(Emma)

裡面最喜歡的角色是諾曼(Norman)


克羅妮(Krone)修女對於三個孩子的評論精準的不可思議。

「諾曼的缺點是體力不好、雷的缺點是太快放棄、艾瑪的缺點是太過天真。」

短短三句話就把三個孩子的缺點和優點都包含進去,看起來像是只講到缺點,但是作為農場裡的完美兒童,沒有被提到的缺點,就都是他們的優點。

動畫裡的鬼抓人在這個時候仍然在繼續,克羅妮修女猖狂的自信十足,她追在體力不好的諾曼身後,按照推測,作為一個販賣絕望裡希望的作品,諾曼會被抓住,克羅妮修女會泯滅他們心中的希望。

然而,最後諾曼高高站在遠的無法企及的石塊上,背向陽光站得直挺,他的表情冷靜,包含幾分對於敵方的淡漠,他就是這樣一個孩子,太過聰明的腦袋早就知道自己的弱項,與雷配合的流暢,他本來就不應該會被抓到。

當一個人對於自己的缺點了解透徹,又想到方法彌補,他幾乎堅不可摧。

因此,在觀影的過程中,就算明明知道他不過是個十二歲的孩子,卻還是把所有希望都寄託在他身上,彷彿不論出了什麼問題,總有諾曼會替這些孩子處理善後,將危機化為轉機。

故事進展之初,總以為雷是最聰明的角色,就像所有動漫常見的角色設定那般,話少的、理性的、悲觀的總是最聰明的那個。

然而,諾曼一招捉內鬼,卻從容的抓住了雷的尾巴,很難想像到底是有什麼樣的體會才會有連最親近的人也懷疑的勇氣,更不用提還可以冷靜想出方法聲東擊西,讓雷鬆懈了防備之心。

這部作品有趣的點就在這裡,諾曼聰明的不像十二歲的兒童,但作者卻沒有要販售膚淺的英雄主義。

面對難以接受的事實會哭、心如槁灰的時候他可以維持對艾瑪的笑容,卻在走出人們視線後,手抖到連杯子都拿不住,這段沒有對話,沒有配樂,卻絕望的讓人屏息,杯子不斷滑出手掌,不知道是水流沖過還是諾曼絕望的眼淚。

諾曼的聰明讓他大多時候都知所方向,唯獨,在面對雷是內鬼這件事上,他詢問了艾瑪,雖然這部分沒有多加著墨,但我想諾曼絕對有能力做一個百分之百沒有疏漏的計劃,他內心可能比雷還要更加理性,但他詢問了始終大愛理想主義的艾瑪,他或許早就知道會獲得什麼答案,只不過他在內心的理性之外,始終存放著想要對這個世界保有熱情的渴望,所以他問了艾瑪,不過是想要更加去相信。

「媽媽,你幸福嗎?」諾曼這樣問,媽媽表情驚愕而遲疑了。

諾曼最獨斷的又最偉大的,就是他獨自一人走向死亡。

不論艾瑪和雷如何強顏歡笑的說著要一起活著,在多年後再度相見,他卻知道有些事情必須要由他去完成,他靜悄悄的悲傷、他遮掩著害怕,正當所有人都戰戰兢兢的為他的逃脫祈禱,他卻在黃昏時,泰然的走回了農場。

他用著生命的最後一天,參透了所有人的個性想法,做了最後一次探查。

最後和媽媽走向大門的路上,媽媽笑說他行李箱裡一定什麼都沒有。 「因為不管放什麼東西進去都不可能帶走的,不是嗎?」諾曼笑著應答,是啊,迎接死亡的人又有什麼需要帶的行囊呢? 「媽媽,你幸福嗎?」諾曼問了,而這個問題不單純是個問題,媽媽先是遲疑,後來又笑的溫柔,是啊,我很幸福喔,但看在諾曼的眼裡或許也已經瞭解了答案。

有時,看著諾曼會不禁覺得他根本就不是一個快要十二歲的孩子,配合劇情來說,如果說諾曼是個高中生,可能都不會對劇情造成矛盾,但偏偏,他就是個孩子,快要十二而已,他卻看穿了媽媽長年的心理掙扎和壓抑。

他不單單是個腦袋聰明的飼育兒,他在情感方面不如艾瑪充沛,卻比雷更加悲憫。

「因為我喜歡艾瑪,所以想讓她笑。」
「因為我喜歡艾瑪,所以想讓她笑。」

當雷質問諾曼為何總要配合艾瑪不切實際的想法時,諾曼這樣回答,那時的他笑的傻氣,就像是個兒童該有的模樣,不談什麼責任奉獻,他僅僅是想要她笑。

正常的孩子可能會做一個花冠來讓對方笑、留一塊餅乾來讓對方笑,而諾曼透過不斷的反邏輯、出其不意謹慎的計畫,就是為了讓艾瑪能夠笑得開心。

因為他們年紀小,總覺得不是愛情,卻又不敢因為他們年紀小,而覺得不是愛情。

殘酷的現實會催促人老,對這些孩子又何嘗不是,而諾曼在最後和艾瑪道別的時候叫要她千萬不要放棄,要好好照顧自己,好好守護大家。

亂來又無謀,但是卻非常直率,這樣純粹的善良,讓諾曼想要看到她的笑。


能不能用少數人的悲哀換取多數人的幸福?

面對這些有血有肉的孩子,我們到底是有多偉大能決定他們的人生?

外面世界的多條人命真的值得一個諾曼?誰又對的起他那些努力成長的歲月?


「泥也能燒成盤子的吧?泥船並不一定就會沉。」
「泥也能燒成盤子的吧?泥船並不一定就會沉。」

我不會讓她死的,為此,我要利用我自己。

諾曼的好,讓這個角色立體的令人悲傷,卻又迷人的想相信他並沒有死,就像在逃脫計畫的最後,雷的身邊也總是有諾曼,對著我們深深思念著的人,他的意念似乎會像陽光,自然而又溫暖的照耀著曾經的悲傷。

最後諾曼贏了,泥船終究行駛到了彼岸。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逝去的浪漫】竈門炭治郎:鬼滅之刃第一季

【用最笨拙的模樣學愛】當男人戀愛時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