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Jocelyn Chen)

現職台灣醫學生。 每個禮拜定時排放生活產物。 領域橫跨動畫、電影、小說、工具書、醫療小事。 即便時常掙扎,始終相信生活值得綻放。 所有人都值得擁有一片星空,值得了解美好,值得被美好了解。 🌹Follow me on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dessert_food_jc/

【勇於展現自我】如何克服從眾心態

發布於
我發現自己太想要被愛了,我太想要被喜歡。然而這個社會,要被喜歡不容易,但要被討厭有時候卻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句穿鑿附會、一個無法改變的面容,所以我把自己藏了起來,卻也沒有因此而喜歡我,日子照樣過去,唯一改變的,就是我失去了屬於自己的光芒。而當我們終於瞭解了自己的價值,自然就不需要從眾來保護自己。
勇於展現自我,Open me!

我發現自己太想要被愛了,我太想要被喜歡。然而這個社會,要被喜歡不容易,但要被討厭有時候卻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句穿鑿附會、一個無法改變的面容,所以我把自己藏了起來,卻也沒有因此而喜歡我,日子照樣過去,唯一改變的,就是我失去了屬於自己的光芒。

而當我們終於瞭解了自己的價值,自然就不需要從眾來保護自己。 人生苦短,歲月流金,我還有好多想要展現的自我,珍惜的年華。

這是我克服從眾心態的小里程碑,喜歡我的文章或是甜點,歡迎追蹤:)
什麼是從眾行為(Conformity)?

從眾是改變自己的行動、信念、態度,以讓自己符合群體規範的作為。

再深入討論從眾行為之前,先來討論社會影響力。

社會影響力可以理解為,社會對於我們態度、行為、想法的影響。 而社會影響力對我們的影響,常讓我們由以下幾種模式展現:

  1. 說服(Persuasion):根據社會對於理性或情感的訴求來改變自己觀點。
  2. 反抗 (Rreactance):故意採用與他人相反的觀點做論述。
  3. 從眾順從 (Conformity):在動機上卻又可以分為兩種性質:知識性質(informational)和規範性質(normative)。
  • 知識性質(Informational motivation):是因為渴望形成對現實的準確解釋並正確行事的想法,可以理解為一種狹義的從眾行為,通常是已經假定對方對現在情況有更全面的了解,像是我們因為了解法律制訂的原因,並對於事情有正確的解讀後,有意識的正確行事。
  • 規範性質(Normative motivation):是為了獲得他人的社會認可改變自己的行為,想要符合他人的期待並且被喜愛,相對於知識性質,屬於比較廣義的從眾行為。

雖然很多時候,這兩種性質往往互相相關,在同一個人身上也沒辦法完全的定義為其中一種,但就像光譜一般,當有這種概念和理解,就能夠經由自己的所思所想,更加了解自己是偏向光譜的哪一側,進而進行調整和剖析。

而本質上,不論是屬於哪一種動機,用更通俗一點的說法。

更可以說是為了「準確性」和「歸屬感」從眾。


從眾主義帶來的影響

從眾行為的影響總是發生在我們沒有注意到的細微。

例如當整個社區都有遛狗要牽繩的習慣,我們就也會習慣牽繩遛狗。

當發現自己的瓦斯費是整個社區種最高的,我們就會下意識的節省使用量。

當課堂上大家面對問題習慣沈默,我們也就會讓自己隱沒在人群中。

工作學業上的報告,大家也都會習慣使用相似的報告模板。

雖然從眾行為在字面上容易聽起來篇負面,但從眾行為也會讓人群更傾向符合社會規範,在社會秩序上有更好的管理,然而就像完美主義一樣,事情都有兩面刃,如果從眾主義會影響到我們的自我展現,或是進一步造成團體迷思,就容易劃傷我們的人生價值。

大部分人們從眾是為了歸屬感,而從眾的目標大多都是擁有相似年齡、文化、宗教和教育環境的人,一群人的聚集就容易生成團體迷思,進而導致從眾行為。

團體迷思常常發生在因為害怕不合群而導致的社會排斥的群體,在各種年齡都會發生,但更常出現在同儕壓力龐大的青少年時期。

容易陷入一種自我欺騙,強制自己同意符合從眾目標的價值道德觀,並且忽略了事情的本質。

這或許也可以解釋,我們在求學時期遇到行為特異的人,會下意識的產生出一股反感,而這股情緒總要等到真正和這個人完整相處後才會淡去。

有更多情況是,面對被霸凌的人,明明我們並不討厭他,但卻也不敢開口表達意見。

當我們已經某個團體獲得了愛,我們認同這個團體,並以融入這個團體為首要的時候,更容易會忽略了事情的本質,這也就是為什麼社會新聞上的邪教群體,明明要求的事情看起來多麽不合理,但仍會有一批死忠的信眾。

因為想要被愛的渴望太強烈,以至於自己的想法逐漸被抹煞掉。


從眾經驗對於我的青少年傷痕

其實已經有好一陣子不太知道要怎麼展現自我。

國小時候憑藉著一點小聰明還有從小養成的極高的自尊心,真的可以說是無往不利,想要參加的比賽、想要考好的考試、想要爭取的機會,幾乎沒有努力得不到的東西,或許也是因為成長環境開闊,我樂於展現自我,並從沒有為此感到痛苦過。

國高中時期卻不是這樣的運作模式,隨著孩子們長大,人際關係變得更加敏感,曾經很喜歡上台演講展現自我的舞台,卻變得令人想要逃避和彆扭,我印象最深刻的大概是我自認表現良好的一次演講,卻變成同學在背後訕笑的源頭。

其實那件事情並沒有真正對我的人際關係造成影響,我和嘲笑我的人們仍然是朋友。

我清楚地知道,這不過就是他們無傷大雅的一種玩笑,畢竟演講時用的腔調,的確是非常容易引發青少年的彆扭感受,我了解得太清楚,所以對他們一點憤怒都沒有。

可我知道那些話語還是有在我的心上留下一些什麼,在我沒有意識到的時候逐漸侵入我的生活,對於被訕笑,其實心裡還是有點不肯承認的悲傷,因為是自己努力呈現出來的結果,沒有被表揚也就罷了,反而被嘲笑,對於青少年時期極需要認同的時期,這一定是一件大事。

一件悲傷的事情一定有其原因,因為選擇不責怪同學,我反而責怪起了自己。

那時並沒有意識到這件事情對於自己的影響,但之後只要是有上台的機會,我不再積極爭取,甚至還有些推託逃避,而我自己當下的解讀是因為太累了,我應該把更多時間花在唸書取得好成績上頭。

到現在都還記得,年幼的後輩向我詢問參加活動的選擇,我信誓旦旦的跟他說,絕對要選擇在幕後的工作,最好作為一群人當中的其中一個,在幕前的工作既赤裸又疲憊,更是最容易起衝突的工作,而我自己也對此深信不疑,只當自己是長大了,更懂的如何在這個社會生存了些。

我逐漸讓自己隱沒在人群當中,好像躲得越深,我就獲得越多的自在。

在不知不覺當中,和他人表現的一樣,變成我對於自己的暗示,而我麻木的看著那些繼續在台上閃閃發亮的人,好像在刻意的提醒自己,我錯過了什麼,可那時候的我,也已經沒有勇氣做人群之外的存在。

對於人生的消極態度的影響,甚至一直發酵到我的大學生涯。

曾經也想試著和那些最開朗的人們一樣,展現出最可愛瘋癲的姿態,但卻始終有種不自在和彆扭,融入群體的失敗讓我在團體活動當中,常常感受到格格不入和不安,狀況甚至嚴重到只要有大家一起的課程,能不參加我就不參加,非得要參加也往往會消耗我大量的精神力,疲憊不堪。

我一面試著假裝自己是其中的一份子,卻又對於自己不是而感到深深的絕望。

可還是要努力說服自己,畢竟,如果連大家都看出來我的不自在,那就會是一個大學生真正意義上的社交死亡。

在社群軟體上我更不敢分享自己,好似一切都只追求平平安安、靜靜穩穩。

記得是某次遇到一個長輩,他的眼光裡一向有著股孩子的熱情,似乎總是一直那樣充滿活力的笑著,久別重逢,我看到他分明心裡是開心的,招呼卻打得有些扭捏,身上似乎有枷鎖在限制著我,克制著我所有的表現要在平均之內。

那位長輩看著我,「你的眼神裡面好像失去你的光芒。」

第一時間其實是侷促難耐,被他人直指自己的逞強,或許比想像中還要令人尷尬,我一開始想要否認,但過了幾秒後,我卻什麼也沒繼續說,我必須要坦誠,自己的確過得不開心,自我設限的狀況似乎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嚴重。

我發現自己太想要被愛了,我太想要被喜歡。 然而這個社會,要被喜歡不容易,但要被討厭有時候卻只需要一個眼神、一句穿鑿附會、一個無法改變的面容,所以我把自己藏了起來,卻也沒有因此而喜歡我,日子照樣過去,唯一改變的,就是我失去了屬於自己的光芒。

我終於想起,我其實也有很多夢想要做,我其實比想像中還要喜歡自己,即便會被嘲笑但持續做著自己喜歡的事情,人永遠都有選擇,路也永遠都比想像中寬敞。

我不會過度責怪那個高中時候的自己,因為那時候的世界實在太小了,同儕之間的小火花似乎就會是生命中的焦點事務,要真正的感受過傷痕,才會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也才能再多年後,意識到的問題的時候,好好的擁抱自己,光是有勇氣繼續走完人生的道路,並繼續為此努力,就已經是最好的模樣。

一個認識的學長這麼說過。

「如果他們要討厭我,就讓他們討厭吧,反正那是他們的事情,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而即使他們在背後說些什麼又怎樣?他們還不是不敢在我面前說?」

別人討厭我們,那是別人的自由,但我們也有好好愛自己的選擇。


如果深陷從眾心態要怎麼應對?

從眾心態的本質是因為把焦點放錯了地方。

我們過度在乎我們之外的人們,而沒有好好聽聽自己,在這個精彩的人生當中,有沒有什麼還沒有做的事情、去的地方、養成的能力。

選個好天氣,把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都列下來吧!

不論是多小的夢想,或是多麽天馬行空的想願,那都是一種人生實現的焦點,而且是自己長期以來都忽略的本質。

這也是我長期在做的,每次當覺得自己的人生過得一塌糊塗,我就會拿張白紙,在最中央畫一個我,然後由我為中心,向外畫出好多箭頭指向我想成為的、我想要達成的,夢想的路徑就是在那個時候變得更加清楚。

即便一開始要展現自我還是很彆扭,但那就像一個門檻,跨過去才知道自己能達成的比想像中還要好,我們的腦袋準備好了,我們的心態受到鼓舞,一次次撕裂自己舒適圈的勇敢,終將成為我們的養分,帶我們走向更愛惜自己的路上。

而當我們終於瞭解了自己的價值,自然就不需要從眾來保護自己。

人生苦短,歲月流金,我還有好多想要展現的自我,珍惜的年華。

我仍然是個想要被愛的人,只不過我更了解,愛可以出自於自己本身。


如果喜歡此篇文章、或是有幫助到你,歡迎贊助或是按下方的免費Like coin按鈕、或是追蹤我的IG,真摯謝謝您的閱讀,希望閱讀讓我們變成更好的自己!

https://www.instagram.com/writing_dessert_dailyandmoo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綺麗而美好的自我思辨】用自我時光更了解自己

【給正在閱讀的最美好的你】寫作反映出的年少念想

【座右銘:生命最熱切的告白】拔劍千山過,歸來仍少年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