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梨JinlyWong

Matters金笔推荐作者。小说真的很好看。 名言:种马特市市民爱吃的水果,做北村匠海娶不到的女人。 播客:柠檬电台(Lemon Radio) LS/IG/推特:金梨(jinlywong)

《first guitar first love》//01~03

發布於
神實現了我的願望,把我變成了所愛之人的guitar。

//01

神實現了我的願望,把我變成了所愛之人的guitar。

我以為自己如此幸運,可以被那雙日思夜想的手撫摸和彈撥。沒想到,我的第二人生(琴生)開始了半年,也不曾被碰過一次。

太寂寞了。

眼睜睜地看著最顯眼位置的幾把guitar,常常被他精心調試,時不時裝進高級琴盒帶走,我嫉妒得弦都快繃斷。


我知道為什麼——

「因為妳是第一把guitar。只有妳不是他自己選擇的,是事務所的大人直接塞到他手上的。明白了嗎?這輩子他都不會再彈了。」

「一把入門級別的guitar,拿著當道具跳舞還行,音色呢?配不上現在的演出。」

我自言自語。

有種流淚的衝動,但是沒有眼淚,樂器沒有生命,無法表現喜怒哀樂。


神說,只要信心,不可懷疑。

我只能禱告,有一天他的目光會停留在我身上,會再拿起我彈奏一次。一次就好,不能奢求更多了。


//02

喜歡上他的那天是我的十六歲生日。

我和親友在家庭餐廳見面。

一起吃草莓蛋糕時,親友說:「我的男友,妳知道的吧,我們學校相鄰的那所男校的,竟然有別的女友,竟然還是我們學校的同級生。」

「這麼過分?」

「但是捨不得分手。」

「為什麼?」

「嗯⋯⋯妳沒戀愛過,不明白的啦。」

「喔⋯⋯」

每次親友跟我講起戀愛的煩惱,結束話題都是這句「妳沒戀愛過,不明白的」。從幼稚園起就在讀女校,加上我的性格又不像親友那樣擅長交際,戀愛的契機幾乎為零。但我也不認為自己的青春不健全,偶爾也會看看少女漫畫和青春電影,也有為劇情心潮澎湃的時候。戀愛方面我應該是個被動的人,既然如此就靜靜等待我的王子出現好了。

吃完蛋糕,親友收到男友發來的信息,遞給我禮物,急急忙忙地赴約去了。我打開禮物的包裝,是盒手工製的巧克力,十分精緻,看起來很像是商品,但我知道這肯定是親友自己做的。

剛吃完蛋糕也吃不下巧克力,我把巧克力又重新包裝好,放進了帆布袋,然後結帳走出了家庭餐廳。

經過商業中心的terrace,隔著玻璃門看到穿著制服唱跳的男生,長得都很好看。

畢竟我是個心理健全的女高中生,按捺不住自己,穿過玻璃門,走到了terrace的台階上。

「give me chocolate」,歌曲的內容是不受歡迎、收不到巧克力的男生們的心聲。

長得這麼好看還收不到巧克力?太沒說服力了。

但他們表演很投入,聽到最後的我也不禁入戲,對收不到巧克力的男生們同情起來。

表演結束,他們鞠躬道謝。

我從帆布袋裡拿出那盒巧克力,走過去遞給已經走出舞台的他們。

觀眾席發出歡呼聲,我才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一定被認為是忠實粉絲了。一瞬間尷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謝謝。」

這時接過巧克力的就是他。

並沒有太多回應,甚至笑容都不明顯,和剛剛舞台上的元氣男子判若兩人。反倒是其他成員喊道,要繼續應援我們喔,記得來看live喔,要買CD喔⋯⋯我飛速逃離了現場。

究竟是什麼讓我墜入愛河,我也不甚明白。

但是親友說,戀愛就是這樣猝不及防地發生的,仿佛有個小偷趁妳不注意就把重要物品偷走了。


「話雖如此,妳要是喜歡上了男子偶像的話,就只是個普通的粉絲而已啊。」課間休息時,親友說。

「不是男子偶像。」我給她看官方網站的介紹頁,「妳看,是artist。」

「artist也好idol也好,妳是粉絲這點不會改變。」

「妳這麼說我也沒什麼好反駁的。」我有點生氣。

「對了,今晚去聯誼吧?我和那個人分手了,正寂寞著呢!」

「沒時間。」

「有date?」

「要說是date也可以。」

「我明白了,是event。好吧,那我一個人去聯誼了。」

去聯誼的親友當晚就又找到了男友,去event的我果然只能是個粉絲。

無所謂,如果不是他的話,戀愛又有什麼意義呢。


//03

變成了樂器的我,有無盡的時間用於回想。對我短暫的人生來說,那是僅有一次的戀愛,既是firat love也是last love。那些和他有關的回憶顯得無比漫長,每分每秒都可以延展成一個世紀。


我在想什麼,他不會知道。

當他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洗完澡,裸露著身體躺在床上⋯⋯

這樣的場景,我可以大大方方地盯著看,反正他又不可能發現這把guitar有女孩子的靈魂。


他睡前做得最多的事是讀劇本。

他用被子把自己緊緊裹起來,劇本攤開在要背誦的那頁,放在露出來的腳趾前面,低著頭,時不時從被子裡拿出手來,在劇本上寫下記號,又迅速地把手收回被子裡去。

通常不會很大聲地讀,只會用小小聲的,彷彿耳語的氣音。樂器不需要睡覺,但我彷彿被催眠,漸漸漂浮起來,思緒落入了真空地帶。

回過神時他已經睡著了,被子也鬆散了,臉上的表情微微有些警惕,即使睡著了也放鬆不了的感覺。

實在睡不著的話,他會看可怕的影片,兇猛的海洋動物之類,把自己嚇得縮成一團,直到睡著。

真是怪人啊,不明白他到底是缺乏安全感,還是缺乏刺激感呢?不管怎樣,此情此景都令我很想去抱著他,拍拍他的背,需要刺激的話也可以提供按摩服務。


成為他的guitar之後,我開始想要為他做得更多,但能做的比過去作為粉絲還要有限。至少那時可以為他應援,寫信或是發SNS告訴他自己多麼喜歡他。

其實更想一直做他的粉絲當中的一個。


23歲生日那天,看完他的live,我遇到一場事故。

我見到神的時候,神說,我在人世壽命將盡,連轉世為人都不允許,形神俱滅是必然結局。

見我頗有靈性,建議我以能量體的方式存在,也許有朝一日成為神明。成為神明之後,我的靈魂不受琴身的限制,還能顯現幻象,施展神力。

日本神教,萬物有靈,但只有被人類供奉才有可能成為神明。

像我這樣平平無奇,不受重用,永遠在角落裡待著,怎麼可能變成神明呢?


⋯⋯to be continued


阿梨自娛自樂的RPS短篇,非文藝小說。請勿進行文學性評論,謝謝。

不理解什麼是RPS(同人文)次文化的朋友請自行google,不禮貌的言論一律折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