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梨

Matters金筆作者(小說類)

公開信:感謝購買了金梨私寫真NFT的第一位「投資人」

(edited)
不知道這位「投資人」何許人也,只從在opensea顯示的藏品來看,應該也是一位Matters的用戶。

2022年1月26日,金梨的第一張寫真NFT以0.032ETH的價格賣出去一份。詢問親朋好友,仍然不知道這位「投資人」何許人也,只從在opensea顯示的藏品來看,應該也是一位Matters的用戶。

以下是給這位「投資人」的公開信——


展信好。

感謝你購買了「JinlyWong&Mr.penligt」的寫真NFT。

寫真由我先生拍攝,當時還是夏天,我穿著家居服在家看DISH//的LIVE影像。

NFT名稱的penlight少了「h」這個字母,其實是我第一次鑄造NFT,不慎輸入錯誤,但事後覺得這是個很棒的作品名,便乾脆將其當作對這張寫真的隱藏註解。

從2021年開始,我注意到了私領域與公領域的關係,常常思考它們如何交互,如何重疊,如何衝突。

其中最為重要的體驗,就是在追星過程中發生的,比如——

個人崇拜的對象與自身的關係;

LIVE現場精神、軀體的受容性;

群體狂歡與內在感受的衝突⋯⋯

發行這張NFT時,我正在思索,雖然很愛寫小說,可是我的很多感受暫時無法用文學創作表達出來,可否向音樂和影像藝術拓展?

這張寫真雖然是無意中拍攝的,「在家看LIVE」這一設定,卻成為我這個時期的散文和小說的最佳visual。沒能變為文字的體驗,留在了那一定格畫面中,還能在數字世界永久保留下去,對我來說真是莫大的幸運。購買了其中一份NFT的你,也是我的第一個「投資人」,我希望自己不辜負你的「天使投資」,在各種藝術領域不懈探索,讓初期的作品逐漸增加價值。

我常常說自己是個普通且自信的女性,也是一個普通且自信的創作者。(普通且自信的語源,來自中國的脫口秀演員楊笠。)

我不是一個適合被打造成「作家」的人,既不想有神秘感,也不介意以真實而平凡的樣貌出現在他人面前。我不需要這個世界對我有什麼興趣。更不需要留下懸念和謎題。我的人生也好,我的軀體也好,我的表現也好,我的創作也好,我的一切都是我用以體驗,和再現體驗的介質。我是個不需要本質的人。

我把自己看作和每個人類相似的存在,竭盡所能地把一個普通人類的心靈呈現出來。我的精神世界就是全人類的動物性和文明性的結晶(每個人都是如此),在渺小的存在之中有全人類的縮影;我才能把自己作為介質,讓結構相似的介質產生共振。

我不想在自己的作品之上,凌駕於敘事;也不想躲藏在自己的作品後面,假裝事不關己;我要和自己的作品融為一體,互為印證。作品是我的有機組成,我也是作品的素材。我和我的作品都不是一個黑箱,更不是推理遊戲,凡是能說明清楚的,我都願意說明。

我願意讓自己成為近乎透明的容器,裡面裝了什麼,看得一清二楚。或者說,我願意做一具「任人解剖的標本」,讓接觸到我的讀者感覺到真實的血肉。

這兩年來,會產生對「私藝術」的興趣,也許源於我在中國時受到的壓抑。如果把私藝術當作「日記」,如今的中國就是連日記都不允許隨便寫,恨不得每個人的日記本都交上去檢查一遍,做好批注,公之於眾。

我不僅想寫日記,還想通過把日記展出,讓更多人消解寫日記的羞恥與恐懼。但「私」一經展出,就不是完全的「私」了。(又回到我這枚NFT想要探究的問題,私領域和公領域的倫理。)

除了對「私藝術」和「公私倫理」的探求,我還想要奉獻給這個世界的,是「愛」的感受。經歷過各種殘酷的非愛,我差點死了,沒死成,好像也活不成,就在那樣的絕境中,抓到了生機,我就把賦予我生命力的東西稱之為「愛」。既然我得到,就想令它繁殖,贈予更多人。出於對全人類的愛。正好,我也被賦予了把自己的感受呈現出來的才能,隨著自己的學習和練習,對才能的利用也會越來越成熟和巧妙。

再次感謝購買了這張寫真NFT的你。


2022年2月14日 金梨JinlyWong 東京

備註:封面圖片是在玩penlight的小檸檬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金梨私小說療癒之旅

金梨

怎麼兩年過去了我還在熱戀北村啊⋯⋯

147
CC BY-NC-ND 2.0

【短篇小說】SOLO BASS

雨音|短篇小說

沒有屋頂的房間(短篇小說)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