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yWong

馬特市居民阿梨,現住東京的休日鎌倉人。不動產副業實踐中。正在更新 #和jinly一起做日本房東 ,青春小说 #相信爱

老師對我說,生活就是一場強姦|活動參與-言起教育


我的高中班主任是個年輕的女老師,有著微胖的身材和圓潤的臉,留著寸頭,額頭和頭皮上總是看得到汗珠。她看起來是個脾氣很好的人,很少公開責罵學生,也不會打人。當學生們犯了錯誤,她就在課堂前後發表長篇演講,來感化和教育我們。

我曾經覺得她很不錯,分班時甚至慶幸自己進了她的班,而不是另一個兇巴巴的老師的門下。

她有兩句話,重複多次,我印象很深。


「生活就是一場強姦,你不能反抗,還不如享受。」


這句話,她通常在我們抱怨學習,抱怨學校的時候說。

我的高中是一所藏在山區,全體住宿,軍事化管理的名校。升學率極高,進了這所學校等於半隻腳跨進了重點大學。代價是繁重的學習任務,和嚴格的校規。

我高中時並不是一個非常守紀律的學生,或者說我們的校規違反人性,而我無法遵守。

當我和同學們向老師抱怨這些,老師就會說,「生活就是一場強姦,你不能反抗,還不如享受。」

我不記得第一次聽到這一句話的場景,但我記得每次聽到,我的胃翻江倒海,幾乎嘔吐,而後也真的好幾天吃不下飯。

生活為什麼是強姦呢?誰在強姦我?為什麼我不能反抗?

不能反抗的強姦為什麼要享受?

享受了以後,會不會逐漸忘記這是強姦?

說話時老師的臉上總是面帶微笑,下巴微微上揚,彷彿為自己能夠享受生活的強姦而有些許驕傲。

對我來說,這句話噁心的第一層原因,是我曾被屢屢性侵的童年經歷,所以強姦這個詞本身就讓我作嘔。

第二層原因,則是我千方百計地,想要逃離生活的苦難和心靈的困境,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像老師一樣失去抗爭的勇氣,甚至要享受自己受到的折磨,我感到愈加焦慮。


「你想做快樂的豬,還是痛苦的蘇格拉底?」


從小我就是個喜歡探究真相的學生,對於不能理解的知識,我會問了又問,想了又想,直到想明白為止。

沒有想明白的問題,會留在我心中的問題集上,甚至十年二十年都不會忘記。

這樣的性格,在文科學習上是一場災難。我怎麼也想不明白教科書上的,試卷上的諸多問題。

老師便問我,「你想做快樂的豬,還是痛苦的蘇格拉底?」然後她指了指自己,笑眯眯地說「大家都叫我小豬。因為我從來不想那麼多。」

言下之意,讓我不必探究,不必多思,按照老師教的去作答就夠了。


如今我已長大,走出了當年的山區,到大城市上過大學,又飄洋過海來到更大的城市。

而我從來沒能做到老師的囑咐。

我依然反抗著任何形式的強姦,對傷害我的事物充滿憤怒,而非享受。

我寧願痛苦,也想求真,求知,知行合一。

我已經可以信誓旦旦地保證,這兩句話都是鬼話。但16歲的我如果相信了呢?今天的我又會在哪裡?


也許會成為一個笑眯眯的,對不公甘之如飴,甚至為虎作倀的人吧。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区活动提案:言起教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