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梨JinlyWong

Matters金笔推荐作者。小说真的很好看。 名言:种马特市市民爱吃的水果,做北村匠海娶不到的女人。 播客:柠檬电台(Lemon Radio) LS/IG/推特:金梨(jinlywong)

無人收信:秋天來了,冬天還會遠嗎

發布於
修訂於
自己編造的敘事,即使知道是虛構,也同樣有治癒效果。也許這也是一種面對現實,接受無常的能力。

Dear Akira:

過去的這個八月怎麼這麼難熬。

小朋友放了暑假,在家吵翻天,隔一會兒就來找媽媽,我常去寫小說的那家咖啡館又讓我不要在店內工作太久。每天睡眠時間不足六小時,身心俱疲。唯一的期待是去看DISH//的兩場LIVE,但十五日的那場直接取消,二十八日的那場推遲到十月。DISH//在十六日凌晨發了通告,我醒來後,粉絲群和各種娛樂新聞到處是北村匠海感染COVID-19的消息。真是糟糕透頂。

馬特市也吵個不停,因為觸碰到我的底線,我想我不能再沈默。這又是一筆能量的支出。

我像電量報警又找不到充電器,眼看著自己瀕臨關機。

「LIVE推遲到秋天,是因為北村想讓我的夏天晚點結束。」我自己編了個說法,這麼想想,又開心起來一些。

自己編造的敘事,即使知道是虛構,也同樣有治癒效果。也許這也是一種面對現實,接受無常的能力。

馬特市的@風翔萬里 去世時,我留言說,寫作的人不會消失,因為文字會留下靈魂。後來看到LS上有朋友感嘆,大意是很多留言說的都是自我安慰的話,作者消失了,對本人而言就是消失了。的確如此,故人已故,活著的人卻要活下去。真相無法扭轉,只能在敘事上轉換心境。人類真的很脆弱,沒有了敘事,恐怕要永遠活在抑鬱和恐懼之中。


夏天完全結束前,寫完了《和衝浪少年一起度過夏天》。有位CH上認識的姐姐對我說辛苦了,寫出這麼好的小說。我說,寫小說不辛苦,辛苦的是不能自由地盡情地寫小說。我對自己能在疲憊和痛苦的時期寫出如此浪漫的夏日愛情,頗為自滿;我為自己創造出一個不被入侵的小宇宙,自得其樂,很了不起的天份吧。

寫完這篇小說,關於抑鬱主題的小說創作,就告一段落了。我好像寫不出更多的感受了。接下來會寫什麼,需要時間來探索。

找不到,寫不出來,也沒關係,對我來說,能活到下一個夏天,就是勝利。文藝創作不能前進的時候,好好體驗這個世界,慢慢地閱讀書籍,多看幾場LIVE、電影、戲劇,多去幾個地方走走,多愛上幾個人,通過他們去體驗更大的世界⋯⋯等新的感受積累到一定的程度,就又會有創作慾。還可以繼續寫RPS,都是自我滿足,其實寫什麼都一樣。


最近失眠時,我都在看佐藤寬太朗讀的《青い花》,日本作家柴崎友香的短篇。(究竟是哪一本書中收錄,我找不到,迄今只聽過NHK製作的佐藤寬太的朗讀版。)

我也像故事中喜歡藍花的人,時不時被提醒,我愛的不是無用之物,就是虛無之物。似乎都是不該擁有的東西。文藝,寫作,追星,咖啡⋯⋯那一樣不是呢?看著我的小男友們唱唱跳跳的,我也會想,這都是資本的作用而已,要是沒有那束專業打光師布光,滿臉汗水的北村會那麼帥氣嗎?

產生戀愛的感覺,恐怕也可以理解成身體的激素變化,強行轉換成化學課。

要什麼浪漫啊。世界不就是個大型的VR遊戲嗎?看透了還想不想玩下去呢。

一邊努力地抓住真實,一邊極力地模擬真實來替代真實,模擬真實又成為新的真實,索性不再區分了,把自己的感受作為基準吧。

我也想接過佐藤寬太手裡的那束藍花了。尤其在我睡不著的夜晚。


金梨 二〇二一年九月五日 鎌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金梨私小說療癒之旅

金梨JinlyWong

(已關爐,請勿訂閱)直面內心的私小說,阿梨的自我療癒之旅。創作筆記、性幻想手帳、創意寫作練習⋯⋯緩慢而真誠地更新。

131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無人收信:真愛即偏愛

和衝浪少年一起度過夏天

創作手記:和衝浪少年一起度過夏天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