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yWong

非理性,情绪化的作者金梨。住在东京的自由作者。

我为什么没有封锁偏激仇中网友“用爱心说诚实话”

网友米高发文说 剛剛做了一件事,封鎖了「愛心哥」

这位爱心哥,当时就是matters名用户 @用爱心说诚实话

此文让大家感同身受,毕竟爱心哥无孔不入地发表偏激的仇中言论,还拿圣经作为佐证,大陆人也烦,基督徒也起不来好感。

也是此文,让我想到,为什么我没有封禁爱心哥呢?


我刚看到“用爱心说诚实话”到处贴圣经选段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个用圣经来模糊焦点,以躲过中国大陆的言论侦查的大陆人。随着他在引用圣经之外出现了个人言论,我又以为他是在搞讽刺文学。(这一点他自己也说过,他写的文章是讽刺文学。)

当时我把他当作和站内的吴敦义、江泽民之类的账号同类的“cosplay”,就是用一个人设来进行网络创作。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我觉得他cos得还挺到位的。


至今我都无法判断,他是不是在说诚实话,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心诅咒大陆人。


说到诅咒,这可能也是大陆人们厌恶爱心哥的重要原因。

我小时候曾在天主教堂长住,家族里大半是天主教徒。传教活动中,恐吓总是和圣爱一同出场。

感应上帝的爱离不开人类的罪。没有罪,就没有审判和赦免。没有恐惧,就无需皈依任何超自然力量。

作为cos来理解,恐吓他人是一个教徒的义务。


这里的“恐吓”,不是狭义的,泛指一切让人感到“被神抛弃多么可怕”的言行。

一般人最害怕的,我猜是“末世审判”。大面积传播的疫病,就很有末世审判的象征在里面。爱心哥最近发的文章,也专爱说这一点。


爱心哥的偏激发言,我还有一个解释。

圣经之所以经典不衰,和它的高度抽象不无关系。

有个类似的例子是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比如弗洛伊德说“杀父娶母”,没有精神分析学习的人一下子接受不了,怎么我就要杀我爹干我娘了?你骂谁呢?

其实这是一种高度抽象的表达方式。杀父是与父亲竞争,潜意识里想要超越父亲。竞争的最激烈的形式是决斗,杀戮,杀父就作为和父亲的竞争的代名词。另外,精神分析学派故意使用普通人难以接受的,情感冲击强烈的词汇,可以在精神分析治疗时打破来访者原来稳定的状态,获得治疗的间隙。


宗教语言如果不够抽象和激烈,是很难打破平日里已经僵化的人的。


写到这里,我想,会不会有人认为我在给爱心哥洗地。

并不是哦,我是给我自己“洗地”,解释我怎么不封禁这位极端的仇中网友。

我确实没有其他网友那么不适,但是封禁这种个人行为我十分支持大家使用,我自己也封禁了一些我不喜欢的网友。


我也在封禁与不封禁别人的过程中,发觉自己不是个完全理性的人,有很多个人情绪和个人误解。


大家请自由地选择个人封禁。

剛剛做了一件事,封鎖了「愛心哥」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