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yWong

馬特市居民阿梨,現住東京的休日鎌倉人。不動產副業實踐中。正在更新 #和jinly一起做日本房東 ,青春小说 #相信爱

成為差生的那兩年|活動參與-言起教育

我有兩年多的時間,是個差生。

那時我剛上小學,在我們村辦的學校。學校辦在村子邊緣之外,附近有新小區,所以也有城市居民的孩子就讀。他們大多成績很好,我們這些農村子女學習能力普遍低下,只有幾個重視教育的農村家庭孩子,成績可以跟城市孩子相比。

而我呢,是農村孩子們當中還最差的,拼音不會讀,漢字不會寫,乘法表不會背。作業寫不出來,考試也亂答一氣。

對於我這樣的差生,老師們深惡痛絕。為了「激勵」我,老師們使用了各種方法。


體罰


罰站是最家常便飯的體罰,我和一個叫洋洋的男同學,常常一起罰站。他也是差生,還比我吵鬧。

我們通常站在教室外面,有時站在教室後面,還有可能站在教室前面,取決於老師的心情。

比罰站嚴重一點的是跑圈。我們的操場一圈200米,老師隨口要求我們跑10圈,20圈。實際上我們不會跑完,跑到放學,老師走了,我們就回家。

最令我感到辛苦的是蹲馬步,膝蓋彎曲,雙手向前或向兩側舉平,有時候老師會加碼,把水桶掛在我們手上。我們蹲著蹲著忍不住手往下耷拉,老師看見了,拿一根教鞭過來抽。冰冷的教鞭抽在手臂或身上,一個激靈,可以再堅持幾分鐘。

蹲馬步很耗費體力,而且很難作弊。


罰抄寫


印象最深的是我在考試裡把「花園」寫成「花國」,老師罰我抄寫兩百遍。

我抄到深夜終於抄完。

還抄過整本課本,抄過學生守則,抄過整張試卷。

老師的罰抄數字比通貨膨脹還快,這次抄一遍,下次抄十遍,越抄越多。

我沒有錢,鉛筆很貴,看到鉛筆一點點短下去,特別心痛。


人格羞辱


我是留守兒童,和奶奶住在村裡。父母離異了,媽媽不知在哪,爸爸去做生意,錢賺不到,倒是可以名正言順不理睬小孩。

老師會說,怪不得,你沒娘教,沒人管,學不好。

這樣講過以後,有的同學就罵我野種,沒娘養的。

有位老師罵我智力低下,最簡單的題目都不會,比弱智還弱智。

數學老師讓我拿著自己的作業本,站在教室前方,全班同學排隊看我的作業,問大家:「你們誰作業寫得比她更差?」

「沒——有——」

「她是不是全班最差的?」

「是——」

「你們要不要跟她這個笨蛋學?」

「不——要——」

我拿著自己的作業,花了極大的勇氣才沒哭出來。


連坐、排擠


當我犯錯的時候,老師連同我前後左右的同學一起罰。

美名其曰,團隊精神。其實就是連坐法。

因此我周圍被連累到到同學很討厭我,下課也不會跟我玩。

老師還會告訴全班同學,不要和差生玩,不然會被帶壞,自己也變差生。

我便被排擠了,排擠很快演變為校園霸凌。我在學校度日如年,數次想要退學。


我為什麼要做差生?為什麼不努力學習提高成績?


首先這不是我選擇的。

前面提到,農村子女的教育環境較差,成績落後於城市孩子,這是普遍現象。我五歲左右就要自己洗衣打掃賣菜帶更小的小孩,學習時間並不多。而且我也沒有上過幼小銜接類的培訓班,進入小學後,什麼都不會很正常。

其次,我剛進入小學,不明白什麼是學習。我不知道老師講的話是要記住的,不知道先要消化課本再寫作業,不知道什麼叫預習複習,甚至不明白考試題的意思⋯⋯我對學校的學習任務毫無意識,還停留在玩耍的時期。

最後但最重要,我在一開始就被打擊了上學的信心和積極性,由於無止境的懲罰和羞辱,我厭惡上學。


標題說我做了兩年差生,後來呢?


兩年後,我閱讀與寫作的優點偶然被語文老師發現,她把我的作文展示給全班同學,推薦我給報社投稿和參加作文比賽。

我獲得了一些自信後,語文成績變得不錯。

當時我相信一個優秀的成績可以讓我免於校園霸凌,就開始認真考慮怎麼提高成績。

從此我踏上了優等生之路,從倒數的差生,成為年級排名第一的學生,而且遙遙領先,從不失手。直到中學畢業,我考第二名的情況只有一次。

我怎麼摸索出自己的學習方法,大家有興趣的話我下次再聊。這篇文章還有沒講完的話。


我曾是差生,也成為優生,但差生優生的評價的意義何在?


教育的目的不是評價,而是幫助孩子挖掘天賦,掌握學習的方法,成為一個愛自己也愛別人的人。

我做差生的兩年,是失去了愛與尊嚴的兩年。我成為優生以後,受到的差別待遇,足以令我心智扭曲。我曾有一段日子,認為成績不好就是一種罪過,成績好,才有做人的資格。很快我感覺到這樣不對,這是環境灌輸給我的。

因為誰能永遠是個優生,誰又永遠是個差生?年級第一名的我,如果去更大的城市比賽,也可能是墊底,那我該怎麼正確地評價我自己?

優生和差生的定義不該存在,每個孩子都很珍貴。


1 人支持了作者

社区活动提案:言起教育

言起教育 - 因材施教,薪火相傳

老師對我說,生活就是一場強姦|活動參與-言起教育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