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yWong

關注後請看置頂的金梨食用介紹:)社交開關:on

得知我愛的樂隊鍵盤手感染新冠病毒|追星少婦jinly的72小時

發布於

2021年1月8日


5日在DISH//的openchat和其他粉絲閒聊,提到發高燒的鍵盤手橘柊生,大家還沒有多麼擔心,只是心疼他健康狀況不佳,一到冬天就容易感冒。誰知6日晚上,fanclub突然發布消息,確認柊生正式確診新冠病毒感染,其他成員的檢查,暫時陰性,作為密切接觸者接受後續安排。

我看著手機上發來的信息,一時之間難以相信,把fanclub的頁面刷了好幾遍,才接受了現實。

整個晚上我趴在床上起不來。

先生安慰我說,柊生這麼年輕不會有事的。

我立即大喊大叫:你知道什麼嘛!柊生今年冬天身體狀況很差啊!我害怕他出事!要是柊生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不活了!還有其他成員也感染了的話怎麼辦?

先生看我已經失去理智,到一旁照顧寶寶。


失眠了一夜,7日早晨我出發去@一朵 家。之前我們約好一起看春高排球賽的決賽直播,然後一起趕稿。出發前我心想,緊急事態宣言大概不發不行了,這是我一月最後一次和朋友見面了吧,接下來要過起碼一個月的宅居生活。再想到感染了病毒的柊生,心中更是痛苦,亦做好了覺悟,比起寂寞,還是失去喜歡的人更可怕啊!

電車上空空蕩蕩,像極了4月的東京。出站後我去便利店買了消毒液,帶去給一朵當作慰問禮。到了她家樓下,收到信息,她最愛的參賽隊伍有隊員高燒,賽委會討論後,決定讓全隊退賽。隨後確認高燒的隊員即感染者。下午,本該出現在決賽直播中的隊伍,出現在了新聞視頻中。他們在準備室痛哭,邊抽泣邊輪流走出了場館。

「怎麼會這樣!他們為了決賽付出很多,用這種方式結束青春太殘酷了。」一朵像我昨晚剛剛得知消息一樣哀嚎連連⋯⋯我也像我先生那樣講了些無濟於事的安慰。

雖然我們倆人按照計劃做飯吃飯喝水寫作,但是氣氛像肥皂泡般隨時戳破。時不時就有一個人突然喊道,不行了,好難受⋯⋯

我有聽著DISH//的歌寫小說的習慣,一聽到柊生的聲音就想哭,小說也寫不下去。一朵大概一直收到sns信息,一會兒說可能是誰感染了,一會兒說好像是另一個人。

DISH//作為明星,感染信息是公開的。而春高的排球隊們都是高中生,不能公開個人隱私,只知道感染病毒的人數。一朵害怕是自己最喜歡的隊員感染,可是找到排除可能性的確切證據後,仍然擔心著別的隊員。

晚飯一朵做了蠔仔蛋、蒜香青菜、可樂雞翅,飯後我們還吃了三文魚和草莓。在美味可口的食物中獲得了一些治癒,晚上我感覺焦慮漸漸淡化了。一朵家有本收錄了她的文章的書,關於香港的民主運動的,我趴在床上看了好久,心中滿滿的惆悵。這個世界到底什麼時候能好呢?一朵說她喜歡想得悲觀,這樣能快點接受不好的結果,就像這次她對喜歡的隊伍奪冠滿懷期待,發生了意外就好難承受。

我大概是既不樂觀也不悲觀的類型,算是現實主義吧,無論人生丟什麼給我,我都接住它。這時我好像快從得知柊生感染病毒的痛苦中解脫出來了。

回家前我說,這個巧合過於巧合了,我們喜歡的團體居然都有成員感染了病毒,這說明什麼?東京的傳播情況比我們想像得要嚴重吧!接下來我們只能線上見了。

一朵說一個人在家就學習,『逃避可恥但有用』的SP裡面源桑說了,只要好好活著。


回到家中,我趕緊淋浴清潔。


8日的今早,我邊看DISH//的演唱現場視頻,邊寫秘密日記。

翻到自己前些日子寫的,埋怨傑尼斯的偶像團體成員發燒,其他人還上音樂節目,萬一感染了也參加節目的DISH//的成員怎麼辦?

不禁為自己的自私和狹隘感到羞愧。果然我是個沒有善心的人,只在乎自己喜歡的樂隊,根本不關心其他偶像啊!

瞬間理解了那些把感染者當成「毒王」,進行網絡霸凌的人為什麼會如此。因為我們很自私,不愛全人類,只愛自己愛的,免不了去恨有可能威脅到自己所愛之人的「別人」。

幸好我每天記錄自己的想法,看得見自己人性的殘缺,不至於放任自己去惡劣地傷害他人。

由此我也理解到,除了公眾人物,不公開個人信息是正確的。只不過這很挑戰這個社會是否有足夠的秩序,大家能否做到遵照醫囑,盡可能地保護自己和保護他人。

日本的自然災害頻繁,不學會互相支撐可不行啊!我也應該多多審視自己的差別心。


我們的自肅生活開始了。祝馬特市的市民們都平安,不要忘記愛自己,愛喜歡的人,有餘力的話也愛全人類吧。


1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