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lyWong

東京主婦阿梨,休日鎌倉人。不動產副業實踐中。正在更新 #和jinly一起做日本房東 ,青春小说 #相信爱。最喜歡咖啡、小說、星野源和北村匠海(DISH//)。

亂世難免割裂,對話或能癒合——龍應台2019東京見面會觀後感


2019年11月24日,龍應台老師來東京的誠品生活館(日本橋店)舉辦了讀者見面會。見面會的情況,第二天就有matters友發了筆記,請點擊連結。

刘璐:在乱世中跨界——龙应台东京讲座笔记


見面會前,我的好友問我能否去現場幫忙。當時龍應台老師剛剛發了《花園的地上有一顆雞蛋》,在中國大陸引起軒然大波,她的書籍也紛紛下架。matters上的周保松老師轉發了這篇文章,我把連結貼過來。

龍應台:花園的地上有一顆雞蛋


好友委託我的任務是搬搬桌椅,但到場後椅子早就被誠品生活館的工作人員擺得整整齊齊,我和另一個活潑開朗的萌妹子成了接待。

我第一次做接待工作,經驗不足,又怕給人留下壞印象(然後算到誠品或龍應台老師頭上),緊張得全身僵硬。當天我從坐電車去誠品開始到活動結束,起碼連續站了六小時,回家後累到想吐。

有的讀者,從很遠的地方來,要坐新幹線,再轉電車。有的讀者早早到場,沒有座位,同樣站了幾個小時。還有其他的活動staff,以及誠品的工作人員,把自己的座位讓給讀者,忙到甚至沒空喝水。

有兩對父母,帶來了寶寶。一個兩歲左右,坐在媽媽懷裡,全程很安靜。另一個寶寶還是乳幼兒,躺在嬰兒車裡。

東京連日陰雨綿綿,室外寒冷潮濕,室內悶熱,體感十分不適。我感覺到每個到場的人,都帶著一顆小小的太陽來,赤誠而溫暖。


講座部分,有兩點令我感觸良多。


關於「山毛櫸」的意象


山毛櫸是一種亞洲常見樹木,秋天會變成美麗的金黃色,是賞秋葉時的重要嘉賓。它的果實俗稱「橡子」,在日本,秋天到了,幼稚園和小學校定會組織孩子們漫山遍野地收集「冬古力」(どんぐり)。

龍應台老師分享說,山毛櫸三十歲左右成年,壽命長達四百年。

如果在三十歲,它有了孩子,小山毛櫸長在大山毛櫸的樹蔭下,將要等待三百多年,自己的媽媽死了,才能獨立生長。

在山毛櫸媽媽死亡以前,百分之九十七的陽光被媽媽擋住,小山毛櫸無法自己存活,只能靠山毛櫸媽媽的根系為自己提供養份。


@立云 云 和另外一位讀者的提問,和山毛櫸有關。我根據自己的回憶,簡述龍應台老師圍繞著山毛櫸的答覆——


台灣的山毛櫸是外來樹種,也許是在地球還很寒冷時飄到了台灣。隨著地球變暖,山毛櫸不得不逐漸向山地走去,生存的海拔越來越高。

由於山毛櫸在台灣只能近親繁殖,物種越來越弱。

中華文化如果是棵山毛櫸,如果不能擁抱更多的其他文化,也會變得越來越弱。

山毛櫸的種子可以飛得很遠,飛走的種子,依然是山毛櫸,卻有可能吸收其他文化,逐漸成長,這是一種幸運。


關於「對話」


有位來自大陸,在日本留學的女生提到,《大江大海1949》中,龍應台老師與老去的士兵進行對話;在《地久天長》中,她和母親對話;在關於兒子們的文章中,她與自己的孩子對話⋯⋯

士兵敘述的歷史年代久遠,並且是段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國民黨都不願被挖掘的歷史。龍應台老師和這段歷史的見證人對話時,心中有何感想呢?

其他的對話,又有什麼心情呢?

提問的女生說,她對龍應台老師的作品中出現的各種對話,十分在意。

龍應台老師回答——


政治家們不一定想讓鴻溝消失,甚至會刻意讓鴻溝愈來愈深,以達到政治目的。

不得不承認,我們已經迎來亂世。以香港的運動為開始,世界正在陷入撕裂。

亂世之中,我們能做什麼?

「在整個世界割裂的時候,政客利用割裂,而我們普通人,此時反而要嘗試理解和我們不同立場的人,去彌合鴻溝。

對話是個很好的途徑。」


這兩個問題以及龍應台老師的回應,在半年後的現在,依然縈繞耳際。


回想過去的一年,我離開中國,來到日本。起初心懷恐懼。我是個中文小說創作者,我害怕離開了中國,我的語言會失去現時感,變得生澀。

也許是的,我的語言漸漸脫離了中國的語境,有時和大陸朋友聊天,他們使用的流行語,我已經不能馬上理解。我的語言習慣,也變得有些「雜糅」,不僅受到其他華語文化圈的影響,也受到日語和英語的影響。

但是那又怎麼樣呢?我現在可以自由地表達了。自由寫作的我,就像那棵飛走了的山毛櫸的種子,遠離了大山毛櫸,在一個沒有蔭蔽的地方生根,沐浴在陽光下。我的葉子閃閃發亮,我的果實慢慢成熟。

我的創作人生,也許剛剛開始綻放呀!


更美好的是,我有機會和世界各地的朋友交流。

我在馬特市的鄰居們,可能在台灣,在馬來西亞,在澳洲,在美國,在歐洲⋯⋯

很不幸地,2019年前後,這個世界逐漸開始走向分裂。價值觀的差異,政治的角鬥,會讓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人,愈加遙遠。

過去的瘟疫,本該團結抗疫的人類陣線,卻進一步擴大了撕裂;甚至普通民眾也紛紛加入到對立、衝突當中去。

而我作為內容創作者,應該做什麼呢?

我作為馬特市的居民,希望馬特市成為什麼樣的社區呢?


「在整個世界割裂的時候,政客利用割裂,而我們普通人,此時反而要嘗試理解和我們不同立場的人,去彌合鴻溝。

對話是個很好的途徑。」


龍應台老師的話,警醒了我。

在這個去中心化的社區,我應當嘗試對話,嘗試理解,嘗試彌合。

與馬特市的朋友們一同努力。

Jinly寫於2020年5月27日。

wiki百科上的山毛櫸圖片
一種どんぐり


在乱世中跨界——龙应台东京讲座笔记

龍應台:花園的地上有一顆雞蛋(轉發)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