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mmyk

Not me.

谁在何不食肉糜?

本文是看了“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及评论后的一点感想。

从外卖小哥谈起

暑假回国,有时会点外卖。回到家时跟爸妈讲起外卖小哥很辛苦,还很危险。我妈马上说那就不要点外卖了。我爸表示很不认同:“如果都不点外卖了,那他们连工作都没了,要体谅,就给点小费吧。” 我比较认同我爸的观点,我点外卖从未催过单,在那之后,我会时不时给2块钱打赏。

World Bank的俄罗斯预期寿命数据

如果没有牺牲,民主有何不可

我并不会想说中国没了CCP就没有今天,我也知道新疆的集中营,我也知道曾经发生过的大饥荒。我想要一个民主的中国,但又不想付出代价,可能吗?未来我们无法预测,我们只能通过历史去看看,可能的后果有什么。要找一个可能的前车之鉴,苏联几乎是唯一一个可以参考的国家了。极权,共党,世界第二大国,美国的头号对手,像极了。不谈GDP,我们看看人均预期寿命。看到那个大滑坡了吗?那时候的新生儿,甚至要比他们的父母都要少活几岁。


是的,就如不少人说的那样,我们这些能出国留学的人是幸运的。但那些外卖小哥,他们就那么不幸吗?民主能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还是能让他们的孩子的寿命比他们还短?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个大陆学生的一点点声音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