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ane

設計、接案,美感養成 設計文章:https://medium.com/deerlight 作品網站:https://deerlight.design/ 可追蹤我:https://medium.com/@Jhane_

我是如何成為自由接案的設計工作者?(二)

自由接案設計師之經驗談 — 出社會之後。

第一次接案

在上回提到:第一次接案是重考的那段時間,認識的一位老師,因為老師在外其實有在接案只是領域是行銷,她轉介了我設計案,雖然小小的不足掛齒,但我也是在那時候第一次接觸接案,在那之前我不知道什麼是接案 ...

其實是當時等待重考的一年很漫長,父母覺得我會變的懶散,所以要在一間學分班上課。因為某一門課我做了小動畫來交作業,於是老師私下問我有沒有興趣接案?

案子的內容是一個約一至二分鐘的動畫短片,價格大約三千至四千元台幣。

這價格以現在的狀態來評估,費用很低,但對於連接案是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來說,根本撿到禮物。或許有人會認為「你的能力就只值那樣的價格嗎?」、「又是一個來破壞行情的人」等等。

而當時的想法是:

  • 酬勞比打工多很多
  • 若每個月能接到幾個案子,就有幾千塊的生活費
  • 如何接到下一個案子
  • 這些案子從哪裡來的




那時候根本不懂設計的價值該如何衡量,能力上也沒有到達心中所認為的設計程度,雖然部分人認為這樣就算是設計了,但每個人對於設計的程度跟界線其實是不同的。

無形價值這件事情,並不是這麼簡單就能定義它。

以當時的能力,換作是我自己作為案主,我未必會願意花費同等的價格去委託對方設計。而那影片,因為法規的關係,最後也沒有公開。到頭來也不需要承擔任何風險。




跨出的第一步?

除了動畫之外,就沒有了,因為我已經離開這裡去讀大學。

卻促使我開始尋找關於接案的相關資訊,如之前提到的「我要如何接到下一個案子?」、「這些案子從哪裡來的?」跟多數人一樣,上網搜尋、認識接案設計師、到處詢問 …

並開始思考,我要以什麼身分去接案呢?

個人 / 個人工作室 / 團隊工作室?

原本是找了朋友與男友規劃在 2013 年一起創立團隊工作室(Deerlight design 曝鹿設計),但朋友有了她新的人生規劃,於是剩下我與男友規劃。

2018 年版名片

這期間,數次轉換這些角色,應該以個人、個人工作室還是團隊工作室接案呢?後來決定先以團隊工作室的名義來接案,有趣的是,從創立 2013 年,到 2018 年才慢慢釐清這些角色的關係,並不需要明顯區分開來。

工作室的第一個案子

第一個案子在2013年,是勞安工程行的商標與名片設計,價格六千元台幣(原與客戶談好五千元,結案時客戶多給了一千元);如何接觸到這案子已經很模糊,也許是在網站看到需求而聯絡對方,或者是對方聯絡我們。

我們親自拜訪客戶也多次與客戶實際面談,雖然懵懵懂懂,只能努力地學習如何與客戶溝通。

過程中沒有遇到太多的困難,因為客戶好溝通,也很願意放手讓我們執行,只是當時還剛開始做設計,是個初學者。

因為對方預算有限與業務繁忙,故合作完此次就結束。不過隔兩年(2015年),在我家附近的建案,看到客戶的卡車上印著我設計的商標,,內心非常激動與感動。

其實做完之後,有段時間沒有再拿到案子。

趁這段時間建立一個簡易的網站,置放幾個案例與練習的作品,有些作品還是從高中的作品裡面撈幾個來用,也嘗試著將工作室的品牌優化,同時建立粉絲專頁;也考慮是否找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經營。

初期的網站

這時約大一至大二的階段,經濟上很吃緊,每個月不是剛好打平就是赤字,不得不向家裡借點錢。

男友是外宿在學校附近,也很辛苦地打工賺錢來用。後來找了同學一起接學校的計畫案,協助拍片與剪輯影片;每個月都能有點錢當作生活費。

有一些錢之後,想說可以再稍微衝一點,租了一間便宜的房間來做簡單的據點。

於是找幾個朋友一起經營,卻沒有考慮好共識與認知,更別說好好經營。

一直認為應該要先做出幾個作品或案例,才能說服客戶找我們設計,也對朋友生氣,為什麼不一起好好努力呢?這裡又不是社團活動,是認真要靠這維生的。

來回一些人之後,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不懂得做人,也不懂得站在成員的角度設想。根本就沒有將真正的想法傳達給其他人,自顧自的在做自己的事情,也沒有深入了解大家想要的目標與真正的想法是什麼?

於是就回歸到原點,剩下男友與我,錢也用的差不多沒了。整頓了一番之後,重新出發,這時候已經大三。

接著又向學校的老師接幾個設計案,有些則是美編的案子,也有以個人名義接幾個小案子,也同時將專題做完。

在此階段的我,對價值還是沒有概念,有什麼可以接我就接。

這時期接過最低價的大概是酒雕圖,一張兩百元台幣,包含改稿重畫。
每個月約十幾至二十幾張,持續幾個月之後終於受不了。




實習

第一個實習,是間產品零件設計的公司實習,負責視覺設計,公司人不多,所以許多事情都在家裡完成,到公司時就開會與討論進度。那時候剛學會開車,男友則是在 HTC 實習,所以就順勢載男友上班再到公司開會,開會完約中午就回家。

在這公司接觸到了另一個在家工作的型態,每個禮拜只需要出現一天,還蠻喜歡這樣的步調,工作可以自己掌控進度,能夠在時限內完成即可。

因為公司常參加國外商展,常常要製作文宣與視覺,很注重視覺吸引。在這階段學到了:做出一個讓人驚豔的設計。

實習的時間很短,約兩個月;老闆很忙,實際到公司約十幾天左右。




約聘

後來在大學主任的介紹,向 ASUS ZenUI 自薦,應徵約聘人員,製作 ZenUI 的主題包(鍵盤、桌布、圖標),初次接觸介面的領域,icon的繪製,也學習到檔案的管理技巧以及考慮使用者的思維。在 ASUS ZenUI 待了三個月的約聘後離職,離職後還是持續了幾個月的設計外包合作。

前後做了約15包主題包,包含授權的主題包,有部分已上架有些尚未。

第一次製作的主題包(付費版)
在到 ASUS 工作以前,就曾經與主任討論:未來的設計趨勢是什麼?
當時主任回答是介面、體驗。




還是實習

大四申請了企業實習,可以用實習抵學分,也就是整個大四都在實習,不須到校上課,於是在一家法律事務所,負責視覺、介面以及動態影片設計。

以實習的名義,但內容與薪資是幾乎比照正職;但公司允許我另外接案,所以還是一邊接案,此時能力稍微有些進步。

雖然一個禮拜上班兩天,但因為是一整年的時間,所以有很多機會可以觀察到公司上下層的資訊傳達與相處,還有不同位子的人,他在意的是什麼?再加上與我一起共同工作的是一位資深的行銷,所以也一邊向她學習行銷。

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也在這階段至少每個月存下幾千塊,經濟稍微有了起步。

而工作室那邊還是持續在經營,也有同時與其他同學一起經營。承接幾個小案件。




出社會

畢業後法律事務所有希望可以正職繼續待著,所以又待了幾個月。這時也同時再另一間公司上班(有保密不方便說位於哪間公司)是目前為止,我遇過重視設計價值之一的公司,當時的薪水讓我經濟狀況有了極大的轉機。同時我還在另一間新創公司兼職。

這階段大約是 2017 年的下半年,有一兩個月的時間,同時在三間公司上班,一邊接案。

一開始很高興,因為短期的經濟是沒問題,反而出現許多與自己內心背道而馳的衝突。因為有點錢跟安心感之後,突然就不徬徨,並開始產生「錢」就可以解決事情的想法,花錢也變得揮霍。

工作室那邊也顧不好,覺得其他人沒有決心。剛好大家畢業,經濟壓力隨之而來,加上能力還未跟上,所以我無法交付更多的案件。所以後續也委婉與大家談未來要分道揚鑣。




聽從內心

除了改變自己的金錢觀念與態度之外,也努力抓住機會,為何一點都不覺得開心呢?接案也還是沒辦法事事都順利,頂多就是報價有越來越高的轉變而已。

工作的時候,順從對方,對方想要什麼,我就盡可能去做到,即便那不是我想要走的,即便那會是我討厭的,但我還是照做了。因為我認為那是對方想要的。

但我有想過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除了錢以外,一定有更重要的東西吧?

心靈的自由

後來我離職了所有的公司(並不是他們不好,只是我不適合)我開始照我的步調生活,開始尋照我內心嚮往的自由;這麼說很抽象,但我想表達的是

不要被任何事物限制你的行為甚至是思想,應該保有自己的思考及分辨的能力,更不要害怕改變。

前面都經歷過了那些辛苦,好不容易讓能力提升了,剩下自己的這一關了不是嗎?這麼努力走到這裡了,好不容易要走到一個里程碑,結果自己在路邊的草堆裡打滾。

一開始很不容易,當然也不是魯莽地直接一走了之,而是要思考那未來呢?沒有這些工作,錢從哪裡來?

當內心的想法轉變以後,所有的事物也跟著改變。

以前都是為了他人的期許而要求自己,因為我很愛面子,也很害怕讓別人期望落空,但我這樣是過於高估自己了,並沒有什麼期望,而是太過在意自己在別人眼中的樣子。

當有人加諸在你身上的刻板印象或是不尊重你想法的時候,也不需要傻傻的就相信,而是要懂得分辨事物背後的真相,而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一體兩面,沒有所謂的非黑即白

了解到得越多,想法也會趨近成熟,在做人處事上也會反映出來。




團隊工作室及自由接案設計師

最後我決定自由接案還有經營工作室,目前是自由接案過後的第二個月了,收入並沒有之前那樣的數目高,還是一樣住在貴貴的套房裡。但我有更多的時間與空間,我可以擁有私人時間,我可以陪愛人,我可以陪家人,我可以睡飽,我可以有更多的時間去運用…換算下來其實比以前賺得更多,更不只是賺到了錢而已(人生重要的不只有錢,有些事物是錢買不到的)。

哪裡來的錢可以支撐我繼續生活?

除了原有的些微存款,就更省一點然後一邊接案,我還是有在存錢,只是非常緩慢。維持接案能力及把握機會,持續更新作品及創作,沒其他的了,我沒投資,我是個連彩劵都沒在買的人。

從某些層面來說,是任性與冒險一些。

客戶多數都是經由介紹或是主動聯絡,我沒在用數字網接案,頂多加入會員放作品曝光,然後看看大家的報價怎會這樣(WTF!)也不會主動求案。

工作室一直都沒有放棄,默默經營,也感謝默默關注的朋友們。




做過了許多也嘗試了很多東西,但我不會到處跟別人說我做過了哪些事情,你只會在這篇記錄中看到我提起,我相信有許多人也是這樣默默努力地到處嘗試與探索。

一個人真正有在努力的人,是不會刻意跟你強調他做了什麼,而是你會在他的做事態度上感受到他有多少用心,他會去設想多少,他有多負責任?他能夠讓你有多少的信任感?
不需要任何事情都與別人比較,每個人都有適合他自己的步調,每個人的旅程都未必一帆風順,願你在自己的旅程中找到內心嚮往的方向,也在這過程中有所成長,為自己感到快樂。

文章首次發布於 Medium,目前閱讀的版本為精修版。




最後,感謝你的閱讀及支持,有任何問題都歡迎來信(imjhanemi@gmail.com)聯絡我們。

MediumInstagramFacebookDeerlight

我是如何成為自由接案的設計工作者?(一)

我是如何成為自由接案的設計工作者?(二)

我是如何成為自由接案的設計工作者?(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