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hane

設計、接案,美感養成 設計文章:https://medium.com/deerlight 作品網站:https://deerlight.design/ 可追蹤我:https://medium.com/@Jhane_

工作與日常

最近受到筆友的鼓勵,興起寫下「今天」的念頭。
正文開始。

2020 年 2 月 7 日,天氣晴。

「…嗯…喂?」被鈴聲吵醒的我,接起電話。

「妳起床了沒?」

躺在床上心想,是誰啊?
看著手機顯示的時間,發現已經中午12點20分。同時也意識到電話的另一頭,是搖錢樹。

搖錢樹是工作室的小夥伴,去年開始加入工作室,他也是高中時的學弟,我們相差快一歲。搖錢樹不是他的本名,當時只是開玩笑,加上我們工作關係較特別,兩人都沒打算向每個人解釋,所以對外都用「搖錢樹」稱呼他。

「你到了?已經買好午餐了?」假裝清醒的我這麼說。

「快好了,妳還要繼續睡哦。」

「讓我再瞇個幾分鐘,就能起床了!」

「好哦,妳有要買飲料嗎?」

「先不。」

「嗯。」

我繼續賴床,一邊偷襲臭美,臭美舔了被我吸過的身體,無聲地抗議。貓是個有趣的生物,明明不洗澡,卻能保持好幾天都不會臭,臭美的頭有焦糖味,肚子是奶油味

以前她很抗拒我吸她身上的味道,現在只會一邊抱怨地叫,直到受不了,選擇逃跑。

最近與臭美的合照

看著臭美逃跑,身體不靈活的樣子,跑起來總是不協調的有趣。

起身走向臭美,抱起她到貓砂盆,讓她上廁所。

不知臭美,何時開始依賴我帶她去上廁所,何時又能自己學會上廁所…。
刷牙洗臉時邊想著。

出門時,已經快下午一點,下樓開門,看見搖錢樹買已好午餐。

「咳咳」搖錢樹一見到我,第一個動作是咳嗽。

「… 你還在咳。」我下意識後退,儘管我們都戴著口罩

「哈哈快好了,會再去看一次醫生。」

「好哦,去買飲料。」一邊把錢包塞進他的口袋。

「塞什麼東西啦…買哪間?」

「全家,冰奶茶!不,買 7-11。」

對我們來說,買哪家都沒差,全家隔一個小馬路就是 7-11。

終於,買好飲料並上樓。

臭美看到我「啊啊」叫了幾聲,在地上翻肚打招呼,接著看到搖錢樹,像是看到鬼一樣躲起來。

洗完手之後,吃著午餐。

「你還吃的下嗎?」我看著剩下的兩個鍋貼,默默地說。

「可以。妳吃不下了?」

「對。」

「吃太少了吧?」

有時食慾並不好,早餐與午餐吃不多,也習慣少量多餐。

我們小談最近的「武漢包機返台事件」感到又氣又無力,無論這時間有多少人努力著,還是有那些垃圾存在,而我們卻無能為力,拿他們沒轍。

結束午餐。我們討論昨天完成的角色圖,該如何表現出日常的插圖?以及未來的小規劃。

搖錢樹、我、貓泥醬(虛擬腳色)

希望人物鮮明、好認即可。

比起無中生有,以日常作為題材,是個不錯的出發點。未來會在 Instagram 使用小帳來分享工作室的日常,並同時用主帳號來宣傳一波。

為了未來能宣傳新的貼圖,所以嘗試不同的風格,另一方面,也希望能讓搖錢樹有持續創作的習慣,在此我也學習放手,讓他好好表現。

新貼圖

「如何?」搖錢樹試繪一組貼文。

「效果還不錯啊,你希望我給你怎樣的建議呢?」

「不知道耶~」

「可以再出個一兩組看看效果,或是試試不同的呈現形式,如果我現在給你建議,你就會被影響,最終內容會變成我的形狀。」

「好啊!」

我心想,放手讓他大膽創作吧!不能再糾結那些小細節,而犧牲他的心血。

後來搖錢樹陸續製作其他圖,而我分享昨天的風景練習,並表示自己對自然物的掌控太薄弱,這可能會成為近期的繪圖練習目標。

風景練習圖

下午五點附近,打開信箱,回應客戶的信件;這是今年第一個設計委託的詢問,希望能成功。

期盼天降甘霖。

回完信件便開始思考下一個創作,當我沒工作的時候,就是創作與寫文章。昨天也將插圖創作,製作成 LINE 的主題,在下午時通過審核,順利上架了。

「我覺得畫主題比較簡單。」搖錢樹看著金針貓說。

「不一樣啦!」我大喊著。

主題|金針貓 - 等待美好夕陽篇

傍晚六點半,搖錢樹下班回家。

下次見面,是禮拜一了。

去年的經濟狀況挺糟,今年開始就沒再付薪水給搖錢樹,對他感到抱歉。也因為這情形,他不得不開始兼職工作。雖然他說他多半都還在學習,無法成為接案的助力,但我偶爾還是會很在意。

晚上,在社群看見一句話:

有時候看錯人,不是因為你瞎,而是因為你善良。

不知為何,內心突然充滿一些安慰,讓我得到點喘息。真希望世上的善良人能平安與幸福。

接著,我開啟廢物女友模式,等待男友下班回來。

如何保持穩定輸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