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問:你曾有哪些原本根深柢固的觀念被改變過?

看完了@fide 的文章《你可以改變我嗎?》,想要響應一下。先不從 CMV 的角度切入,而是想聽聽大家過去曾被改變過的觀念 — 也許是 180 度的大轉變、也可以是 360 度經過一番波折後反而回到原點的觀念,但重點是「原先以為不可動搖的觀念」有被挑戰過。

主要原因有二,1) 要否定舊觀念且改變很困難,但如果我們都能把姿態放低一點,承認自己曾改變心意過,對鬆動未來討論也會有幫助。2) 或許自省後,有些人會發現原來自己這輩子從沒對任何事改觀過。

除了政治文章外,Matters 上好像來來去去就是幾位固定成員會留言回應,所以也想藉此拋磚引玉,鉤出還在潛水的用戶們。要用留言或是關聯方式回應都歡迎(若被封鎖的可用關聯文章回應)。而改變的觀點可以嚴肅、也可以輕鬆,例如你本來是麥當勞的堅定客戶可是現在非 KFC 不吃,尺度就讓各位自行拿捏。

我先來拋磚吧,就自身經驗而言,曾大幅改變過的有三個觀念:一是愛國心、二是女權、三是素食。

1.

關於愛國心,再次推薦 Snowden 的 Permanent Record永久檔案》,他裡面描述的從 9/11 恐怖攻擊事件、到後來為政府效力、直到 2011 年賓拉登被擊斃,隨著「罪魁禍首」確認死亡,國民滿腔的愛國心在達到頂點後又轉瞬間無處可歸,這過程對所有經歷過 9/11 的美國人而言都無比熟悉。

我不是 Alex Jones,也不信那些太瘋狂的陰謀論(若有興趣可自行搜尋,這洞很深)。9/11 恐怖攻擊是真的,但 Bush 跟 Cheney 領導下的美國、在災難後把群眾的愛國心帶歪了也是真的。2001 開始, “War on Terror” 這口號騙了無數美國青年從軍、加入政府、為國家效力、無上限似的增加國防預算。「我們是曾被攻擊的受害者,所以一切愛國行為都是合理的」這種思考方式已烙印在人人的腦海裡。

什麼時候醒過來?當發現故事裡的壞人死了,但迎來的不是皆大歡喜的結局,而是持續的 “War on Terror” 時。

我曾經也是那種程度的愛國(對亞裔而言這種心態又更複雜些),但賓拉登的死亡打醒了不少我這代人。總統在電視上說著 "We got him" 時,電視前的人則面面相覷,慶幸之餘又感到一絲矛盾:「我們現在是在為殺了對的人而大肆慶祝嗎?」嘴上雖然都掛著笑,但似乎沒有人的笑進到了眼睛裡。

(不過人性就是賤,好像不找些東西來恨就全身不舒暢,當發現敵不在外頭後,不少人反而把矛頭對內了。)

2.

女權/女性主義/feminism/男女平等,都列是因為每個人看到「女權」這字的反應不一,為避免歧義,我指的是「性別平等」的女權,不是自助餐式只挑好的拿那種女權*。

身為女性,長大過程中當然會見到許多不平等的地方,例子太多了恕我無法一一列舉,但總之還是孩子時其實理解「性別平等」的重要性。

年歲漸長後卻受主流文化影響,完全被 “not like other girls” 的心態主導,「女生團體都愛勾心鬥角」、「我跟她們不同」、總覺得要當個 Gillian Flynn 筆下形容的 cool girl 跟男生們稱兄道弟才行。內化的厭女情結在沒注意時已領導了我全方面的思考和生活方式。

女性主義者?

都是極端份子,cool girl™ 才不會在意那些沒人要的嬉皮在鬧什麼。

直到後來無意間選修的一堂課,好好詮釋了女性運動的原意,才讓我重新審視過去面對女權和女性主義的態度(懶得再寫一遍,詳情請參考這篇文)。再重複一次,爭取女權不僅是「你待男性多好就要待我多好」,而是「你待男性多不在乎也請這樣待我」。

這樣就改觀完了?我本來也這樣以為。

由於工作和旅行關係,交到的朋友國籍較複雜,而並不是每個人都對 “feminism” 有相同的定義或共識,往往每次要討論時都得從頭來過。有時也會想說這到底在幹嘛,大家出來不是很開心嗎,何必談這些嚴肅話題,但聽到不經意的歧視女性觀點時還是會忍不住回應幾句。

有次在一對一的聊天時,彷彿跟對方有道觀念上的坎一直過不去,我急了,脫口而出:「有些女性議題,只要你是直男這輩子就永遠無法理解」,本來以為話題會到此為止,至少達到個 agree to disagree 的共識,但對方的反應卻讓我愣在原處:一個教育良好、工作一帆風順的刻板 WASP 異男在我面前紅了眼眶,哽咽說這種講法很傷人。

當下我真想揍自己一拳,到底為什麼要用這種非友即敵的態度對待有心理解的人。

後來當然是馬上道歉(在公共場合進行以上對話真的很考驗羞恥心),抽絲剝繭後,才發現問題出在兩方對 “feminism” 這個字的解讀根本不同,最初的那道坎其實來自於我在替 feminism 講話時,對方認為我是在替激進份子辯護;而對方反對 feminism 時,我聽到的是他在全盤否定女性在社會上受到的各種性侵害和不公平。

這也是幾年前的事了,不知道以後我的觀點會不會繼續改變,不過以上一連串事件也算是引導我到了現在的立場:贊成 feminism/女權/女性主義,但如果談話對象對這個字反感,不用也罷,有時候就是那些小地方造成同陣營的人自相殘殺。

抱歉我一直用英文的 feminism 這個字,但讀過一些文章後我發現 "feminism" 和中文裡的女權或女性主義有時定義不太一樣,怕引起誤會所以還是用這個字。

*題外話,我一直懷疑「自助餐式女權」、「有些女權主義者只想要好處不想要壞處」是個稻草人議題,因為在現實生活中,我真的一個都沒碰過會那樣想的女性。

3.

素食。這個最直接:

本來很愛吃肉,加上身邊的 vegan 朋友清一色很煩人,天天都在趾高氣揚地宣揚全素理念,造成我一度對素食者很反感。後來碰到多名 vegetarian 朋友(蛋奶素非全素),人很和善、別人吃肉時他們也沒差,不會站在道德高點指責,所以漸漸改觀:「好像素食者也沒都那麼糟嘛」。 放下戒心後,主動瞭解吃肉和奶製品對地球環境造成的影響,後來自己周間也不吃肉了(奶製品目前有點難放下)。

...…過程比前兩項簡單暴力多了,沒那麼多小家子氣的心理轉折。

總之,這三項算是我印象比較深的觀念改變,不求各位認同,也請不用就這三點特別做出回應。這篇的本質依然是發問文:

你曾有哪些原本根深柢固的觀念被改變過?

2 篇關聯作品
85
85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