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ffery

用時間工作, 用工作時間

無奈加無言

發布於


有些情況下不是解釋就會有另人就會相信你所說的。

話說之前做盲腸炎手術之後的第二天,醫生在巡房後說做完全身麻醉手術要飲多一些水,去多幾次廁所,這樣就會快些精神的。我是一個很聽話的病人,不停地飲水,飲得水多自然就要去得廁所多。

這一天有一個剛剛入院的病人也要是飲多水多去廁所。但是醫院的廁所只有兩格,而且還是沒有尿槽的。經常其中一格有人,而係其中一次去廁所,又是一格有用著,那我唯有去令一格,但是走到廁格的門口見到馬桶裏外都是深黃色的尿,由於飲了很多水太急了等不到另一格的人出來,唯有頂硬上,找沒有尿漬的位置落腳,迅速地排出膀胱裡的尿液,然後小心翼翼地沖水離開,而在這時候剛剛入院的叔叔在廁格外等候去廁所,我出他入,他一看入面,即刻大聲地:「嘩!!發生什麼事呀?」他的這反應好像在說去廁所周圍柯到叫其他人怎麼去。我只可無奈地洗洗手就回到自己的病床休息看電視和繼續飲水。

過了一小時又要去廁所了那時已經忘了上一次的事。而這次是去另一格,一看都是說了一句,「發生什麼事」今次不是黃色的尿液而是血漬斑斑,唯一安慰的是都有一個落腳位可以讓我去,解決完出來時洗完手,正要走出廁所時,剛才的那位叔叔又需要去廁所,那刻我們對望了0.01秒。在我剛走到走廊的那刻,在廁所傳出了幾句四字真言。 我嘆了一口氣 唉!一定是罵我了!!我這刻心裡只有無奈與無辜。 都是返去休息啦,不要理會他。

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我又要去廁所了,可能時間尚早,沒有太多人去,廁所很干淨,又去得很暢快,洗完手出去時又見到他,而這次他是推著個鹽水架行動緩慢,這次我們望了一眼,然後他見到我在廁所行出來,他搖搖頭很失望的樣子。他一定是在想這個人又弄髒廁格了。

我都是正常去廁所都要被人 誤會幾次:(

唉………………這次之後就沒有在廁碰到他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盲腸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