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Luc

自由,无定向飘移于俗世的浊水里以低俗无所谓无厘头一脸笑容面对人生。哦耶!

年初一

發布於

早上七點被電話吵醒。忘了新衣新鞋新內褲在一星期前買下的過年必備放到哪裡。找啊找...結果找到一雙紅色的襪子,紅色內褲怎也找不到。穿上綠色去年才利我的內褲,穿上三年前的Levi's 505 和舊波鞋。那件紅色格條襯衣和紅色外套呢?你們別玩了行嗎?躲到哪裡呢,整個衣櫃內和儲物箱子裡都不見你們的蹤影。

與親朋戚友九點齊殺上各家各派的大門大喊:恭喜發財。利是逗來。有個很久未見忘了是什麼關係的親戚說我今天很懷舊。我回應:「操你...逼。你在嘲笑還是贈慶。我找了半天也找到當紅炸子雞皇帝的新衣。懷什麼舊啊?頂你個肺咩!」

他說:「到底你知道我是誰嗎?」

我:「你誰啊?」

他:「你知道你有個弟弟的嗎?」

我:「當然知道啦!小便做愛沒有他的話,我怎能叫做一個男人呢?」

他悻悻然走開了。

到了他們說是回家拜年的時段。我心裡懷疑是去誰的家拜年呢?找回那個說我懷舊的他問接下來是去誰的家拜年。他怒目相向對著他口中我是他哥哥的男人說:「我從來都不知道原來你是智障人士。我有這麼一個親大佬真他奶奶的傷心鳥。」

我:「你貴姓啊?」

他:「我是跟我爸媽姓,也是你的姓。操。」

我:「......」

一行九條男女老少。我開我的路虎,有人開他的MPV。坐我後面那堆男女我根本不知道是誰。

到了中午十二點正,有電話打來問我到底去了哪?那聲音挺像是我的大家姐。我突然瞅著坐副駕座上的女子。

我問:「你是不是我的大家姐?」

女子:「我不是你的家姐。打從今早七點開始,我們一家大小就不知道你是誰?不過新春大吉日,怎好意思把一個自動送上門可以當免費司機的男子說你是誰啊?於是就恭喜發財啦!」

我愣在紅綠燈前:「但是我收了很多紅包利是哦!」

女子:「新年嘛。看到你那長相都清楚你還是條光棍。手指上連只像樣的戒指都沒有...」

把一車的陌生男女送到他們說是家的目的地後。拿起手機撥號。

我:「你真的是我的家姐啊?」

家姐:「細佬,你醉成這樣怎的了。沒事吧。咱們都吃飽飽了。你還回來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