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Luc

自由,无定向飘移于俗世的浊水里以低俗无所谓无厘头一脸笑容面对人生。哦耶!

初一劈到初二開年

發布於

初一擺了個大烏龍,回家跟各路前輩拜了年,拿了小利是N封。被逼在家裡吃了不同類型不同顏色的甜與鹹的糕、雞,大量需要剝殻一粒接一粒的東西。喝了N瓶啤酒之後,沒說什麼沒交帶什麼就乘著一招叫借水遁的奇門遁甲,閃離家門遠走高飛。

回應廿條WhatsApp約我去劈酒劈腿和劈友,一一回應兩個字:即到!

1.劈酒

滿肚子的硬殻果和糕點及雞,混著啤酒的男人飄進閣樓的一家沒門牌沒招牌沒燈飾沒過年氣氛的一千呎空間。裡面有男生有女生也有男人和女人。生與人的分別是年齡差距。朝著一堆男人女人,大年紀到加起來等於三個世紀的一撥活物,圍坐在一個細小圓形放酒小桌那裡飄過去。

拿出從家裡順手牽羊的兩支黑牌威士忌,放到已擺滿酒瓶酒杯的桌上,鏗鏘有聲。沒有恭喜發財沒有賀年話,拎開一支黑牌蓋,吹喇叭四分一瓶。一屁股就坐在一個辣媽型的大波大屁股粗腰染金髮的女人身旁。小弟只有半邊的屁股坐進去,另一半屁股懸在空氣中吸收那股沒開空調開了暖氣的氣流。氣流從沒內褲的牛仔褲緩慢滲透進屁眼裡面,直抵大腸到胃部,產生一道暖和的潮流讓我不斷盯著身旁那位原來不是染髮是原木色的老外辣大媽。

她用極其精確的國語跟我侃:「你怎看都不像一個中國人。你哪裡噠?」

我:「日本有個地方叫神戶,神戶裡面有個區叫陰戶,我從陰戶裡鑽出來的。」

老外辣媽大笑:「Kobe Japan?」

「Oui!想問一下你的胸那麼大那麼尖銳,待會跟你上床,她們會不會有很大的殺傷力度呢?」

老外媽笑不攏嘴:「這是當然的。」

收歛笑容後的辣大媽:「你要不要試一下有多大的殺傷力度呢?」

我:「首先我想試一下你為什麼能說一口流利和精確無比的國語呢?」

她:「好的。」

她就這樣以半張開的嘴巴靠近到我面前:「來吧!試一下」

我是絕對在老外面前不會示弱的中國男人,一手就扯著一把金毛獅王的髮,迎上去就來個濕到痺的親吻。還要用上日本陰戶人士的接吻和吃拉麵的方式,要發出誘人恐怖的吮吮聲才有這種試菜效果。

啵的一聲兩張嘴巴分離:「果然是說國語的高手。舌頭會轉彎抹角。」

「我還可以證實先生你說你是陰戶鑽出來,在那之前十個月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才會搞成這樣的實踐過程。你有興趣試一下嗎?」

瞪著她超大號臀部就失控地點頭說Yeah。看著她拿起威士忌吹了半瓶,然後遞給身旁的中國男子。接過酒就開始吹。

2.劈腿

波大胸大屁股大,老外的腰原來不是理所當然的粗,眼花撩亂下視覺效果有點偏差。雙手握著這條腰的感覺是這26到28左右。站起來竟然有來自神戶的俺那麼高。

「你一米八三?」

「一米八。你有十一還是十二?」

「公分計算是十三左右。英吋我不會度量衡。對不起」

「亞洲人都比較短小的,這個沒關係,因為中國腸是我喜歡吃的其中一類。」

啊啊啊啊啊……

同桌原來有個老外是她的老公,有結婚證明書有證有據的。一個老外推門進入洗手間。他可能聽到他的愛人在叫床叫得好叫得妙叫得呱呱叫。

3.劈友

被踹開的間隔門,他看到狗男人狗女人正以站立式的低難度在進行交易。感覺到屁股被人用鞋底勁踩一腳。女方則連鎖反應地嬌呼好爽。

什麼道什麼流派都死,老外擺出一個空手道的架勢:「嗨!」

「我還需要廿分鐘的時間就OK的了。麻煩你先出去喝杯酒消消氣。待會我會出來找你到樓下公眾地方解決彼此的恩怨了。」

辣媽對她老公:「聽到了沒有啊?真掃興。」

老外氣炸地拉開門閃離。半小時後跑到樓下,見到一地煙屁股的老外二話不說就衝上來。搞人妻是不能還手的。一拳被擊中左下顎,就仆倒地上裝暈。老外正想上前補上幾腳。辣媽上前拉住外老。

又過了半小時。辣媽再次出現閣樓私人吧。她看到來自陰戶的男人,主動走過來一屁股就坐在身旁。

「還想看下集大結局嗎?」那張淫笑淫到水汪汪的雙眼閃露出色慾人形的神態。

「剛才謝謝你的配合。」

她一手拉著陰戶男走進洗手間

「今次想男廁還是女廁呢?」

神戶男聳聳臂,一臉無所謂。她另一手拿著沒開封的黑牌威士忌。

劈腿劈酒同時進行只有年初一到初二這種橫跨兩個大日子才能進行到底的事。

廁內傳出一男一女的叫喊聲:「新年快樂啊啊啊,新春高潮迭起啊……」

睡到自然醒。天已漸隱。看時間,哇塞!下午兩點鳥。昨夜風流瀟灑,今日孤獨寂寞,繼續一支公出去覓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