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n Valjean

Google 工程師

MTK to Google

發布於
我在從 MTK 換工作到 Google 一個半月後的感想

到這裡工作一個半月了,看到的世界或許還是很片面,但還是有一點感覺

在第一天認識大家時,簡直像 MTK 認親大會,SoC/DV 相關的人有 2/3 的人是從 MTK 過去的,有人笑稱我們是 moogler,就是從 mtk 跑去 google 的人

在那裡,有一位曾經轉 team 後在我隔壁 RTL 部門,做了半年後就走跑來 Google 的人,他在 MTK 已經工作了七年多,他和我說「阿瑟是我在 MTK 工作七年多,唯一看過會下來寫 code 的二級主管,而且不是寫一些無關緊要的 code,是真的 own 一個 module」,這位阿瑟,就是我在 MTK 部門的副處長,當時他還是二級。

這句話一方面誇獎了一位主管,也同時貶了其它大多數的主管:在 MTK 的主管很多根本不寫 code 了。在這裡,我還沒看到有人在做投影片給長官看,沒有看到有要字字簡明扼要的文化,也(還沒?)聽到有人說「這樣寫長官看不懂」。

職等高我一級的 tech lead,前一個月時間都花在 docker, git project 設置,還有很多自動化的 script,並且把所有的流程都用 markdown 寫成七八個文件;這點我感受特別深,因為我在 MTK 的主管拒絕學 git,他把程式用 email 附件寄給我和同事,要我們幫他上 code.

一樣有很多會議,也有投影片,但因為這裡不是用 MS 系列,而是 Google 文件那套,投影片其實都很素,也沒有動畫。但文件非常的多,公司內部有一個就像 google search 的系統,幾乎所有寫的文件都可以很快丶很精準的被 search 到。

我自己的感覺是,這裡的文化比較以工程師溝通為目的,比較不像一個 top-down 的架構,我在想這或許和打考績的模式也有關係,因為在 MTK 的打考績方式是比較偏向由上至下的方式,即使是號稱有共評,在我之前的一級單位,也是由許多二級來共評下屬,並不是真正的 peer review,曾經我被 MTK 主管叫到小房間裡,指著我的頭說「我簡單的告訴你,你的工作就是不要讓我有 trouble」,我服務的對象是主管,不是同儕。

Google 的 perf 我還沒經歷過,但我曾經收到系統要求我填寫打我們 director 的考績,我因為還是 noogler 所以我拒填了。據說系統會透過 machine learning 挑出和你工作上最常有連繫,又沒有 conflict of interests 的人,選擇來共評你的考績。

其實我想了想,也很難說哪一種方式比較好,說起來都是執行的方式有沒有偏離了原本的初衷。

簡單心得分享,我看到的還是比較片面,個人意見不代表公司立場。


附註1: 還有三點我覺得留在 MTK 是比較好的

  1. 房價/收入比,有家庭其實(家人)在新竹比較幸福,同樣的錢新竹房子大 1.5 倍
  2. 工作內容: G 在台灣畢竟不是 HQ,相較之下 MTK HQ 做的事都還滿重要的
  3. 既然文化是以服務長官為主,當到長官後權都滿大的,在 G 可能享受不到這樣的權

附註2: 這是到職1個半月寫的文章, 目前已到職半年多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