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駕校教練

前記者,自媒體人。現為一個普通的碼字分子,歡迎follow

跨不過去的九江長江大橋

註:轉載自公眾號:人民路56號




九江和黃梅隔江相望,自古交往頻密。


以前坐船,長江大橋修通後,公交車來往,更為方便。


大批黃梅人去九江淘金,以致於有個說法,“一個九江城,半城黃梅人”。


九江人也離不開黃梅人。


在九江的菜市場上,來自黃梅的蔬菜供應量占比超過六成。


饒是兩地關系如此密切,但在疫情下,人性最醜陋和自私的一面卻完全暴露。


1月24日,黃岡封城。次日,作為黃岡治轄的黃梅隨即全縣被封。


為了阻止病毒的擴散,湖北人居家隔離了60余天。


外媒說,湖北人做出了重大犧牲。


這自然包括黃梅人。


此前,防疫是頭等大事,


但國內疫情已被遏制住,目前復工復產則是頭等大事。


3月25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告,從3月25日起,開始有序解除離鄂管控通道卡點。3月27日0時,武漢市以外地區所有通道卡點全部撤除完畢。


也就是說,湖北人可以外出工作了。


這對黃梅而言分外重要。


黃梅位於鄂贛皖三省交界,共有120余萬人,40萬人在外務工,其中10萬人去武漢,30萬人去珠三角和長三角。


黃梅去武漢的路線是過武黃高速。


黃梅去珠三角和長三角則必須經過九江長江大橋,經江西,往東去長三角,往南去珠三角。


可以說,黃梅人要出門討生活,九江是必經之地。


接下來,駭人的一幕出現。概述如下:


2020年3月27日下午,九江大橋,雨。


大批黃梅人意欲通過九江大橋,進入九江,或乘坐火車,或就地務工。


但是,遭到了駐守橋頭的九江PC的阻擋,發生沖突……(此處省略三百字)


隨即,黃梅PC趕到,與九江PC……(此處省略三百字)


更多黃梅人加入……(此處省略三百字)


黃梅縣長到場,喊話,無果


現場失控,只見盾飛揚,車翻滾……(此處省略三百字)


截至當日下午4點30分,現場還在失控中。


該說什麽呢?


是責怪黃梅官員前期溝通不力,還是九江官員力求自保,以鄰為壑?


原本同飲長江水,如今大打出手。


悲哀呀!!


蘇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隱喻》中一針見血地指出:人們對於疾病的異化、歧視、妖魔化、神秘化,使得人群被隔離,至今仍然無法全面打破,疾病就逐漸擁有了某種神秘力量,而群體、公共視野對於新型疾病的恐懼,又賦予了諸多隱喻。


身體的疾病從不可怕。


最可怕的是腦子有病。


人有病,天知否?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