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駕校教練

前記者,自媒體人。現為一個普通的碼字分子,歡迎follow

茂名暴动,为何比香港更易平息?

大家好,今日和大家简单聊聊前几天发生的茂名暴动事件。

话说前几个礼拜,茂名文楼镇过千名民众在镇政府门外,聚集示威了四日之后,终于听到当局的承诺。文楼镇党委书记李伟华对住示威者说:「人文生态园(火葬场)是不会、永远都不会在文楼建设。」

除了承诺不再兴建包括火葬场在内的生态园外,化州市公安局局长亦在周六指会释放被捕的示威人士。有村民指当局答应了会特赦所有被捕人士,亦为所有受伤的示威者提供医疗服务和赔偿他们的损失。

文楼镇是在上周四开始有人示威抗议当局兴建火葬场,公安出动水炮车和催泪弹驱散,造成多人受伤。直至周五下午网上流传一张,当局发出的公告声称会叫停项目,但村民怀疑是造假。于是继续走上街头周六在镇政府前拉起反对火葬场和共产党万岁的横额和公安对峙。

甚至有人高呼“光复茂名,时代革命”。

当地有餐厅提供免费饮食打算长期抗争,但最终就以政府回应诉求。而结束短短四日的示威,有村民指很满意结果,「我们对政府还是有信心,因为毕竟人非圣贤,孰能无错,只要他知错能改。」

至于早前有份入村打人和发射催泪弹的公安,村民指不再追究,因为双方都有伤者,而且政府答应赔偿损失。但他说希望政府下次可以在工程开始前多听取民意,不要等到冲突发生后才说用赔偿来解决事件。

无独有偶,在文楼镇消停了数日后,原来政府将火葬场选址改在了隔壁的播杨镇。

这下播杨镇的人也坐不住了,纷纷“抄起家伙闹革命”,同样地,持续了几天的暴乱后,政府依然轻松的撤回火葬场,平息了人民的怒火。

看到这里,你心里可能会有一个疑问,就是为何茂名的示威冲突,短短数日便可解决,但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距今已经超过半年,仍未见到解决的迹象?

其实道理好简单,用咱们党的一套斗争理论就可以很好的解答这一切。

这个理论就是:

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

在《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经毛泽东删改的引言中,提及了“两种性质不同的矛盾”,即“敌我之间的矛盾”和“人民内部的矛盾”。

茂名事件,就是很典型的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政府在镇上建火葬场,由于邻避效应,隔壁镇的无动于衷,所以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人民会奋起反抗。

但是,政府很清楚,只要稍微低声下气,人民就会迅速原谅,人民内部矛盾也就迅速的解决。

但香港这次长达半年的反送中运动,这关系到意识形态的斗争,是明显的“敌我矛盾”。

香港的勇武派甚至将港英旗,美国国旗举了出来,

这在中央眼里,这是赤裸裸的分裂。

对于敌人,就必须毫不留情予以打击。

所以,香港的同胞们,奉劝各位好好熟读中国共产党史,

如果连你们对抗的巨人都不熟知的话,

失败,就在所难免。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