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駕校教練

前記者,自媒體人。現為一個普通的碼字分子,歡迎follow

胡编的魔力

注:原文转载于公众号:李橙豪。


這兩天翻了下胡編的微博,有一點小感想。

中文裏有個成語叫“胡編亂造”,它不叫李編亂造、劉編亂造、陳編亂造,而叫胡編亂造,這是有講究的。除此之外,還有胡說八道、胡攪蠻纏等等,說明古人造這些詞時看得夠遠。


胡編說的那些話,幹擾性很強,除了那些深受獨立思考毒害的人之外,其他人不容易分辨。經常能看到很多人明明在右拐,看了胡編的話後又往左打方向盤,就是這個原因。

胡編的主戰場是微博,但是微博對胡編似乎不太友好。如果你在微博裏搜“胡錫進”三個字,出來的相關建議的前兩條是永遠不變的,一條是“胡錫進 漢奸”(只是微博搜索結果,非作者立場),還一條是“連胡錫進都看不下去了”。這句話值得品味。一般來講,人們在強調非常重的語氣、需要用到極端舉例的時候才會用”連”字,比如你想說一個人蠢到了極點,你會說:連豬都比你聰明。或者你問了一個很簡單的問題對方不知道,你會說“連傻子都知道”。


連胡編都看不下去了,這句話用力很猛,也不知道是哪些好事的人整天在微博裏搜這些東西。微博作為胡編的主力戰場,確實應該整頓一下了。

胡編什麽事都能看得下去,忍耐力極強,這是他的一個過人之處。還有一個過人之處,就是話題轉移術。胡編的這個水平,至少是九段,或者黑帶,或者五階,或者最強王者。胡編講話的邏輯問題已經有很多人逐條分析過了,我想從策略的角度補充一下。

胡編講的話其實都有一個固定的策略模版,大概就是正——反——轉。正,先肯定問題,提出建議;反,再反過來表揚,引導情緒;轉,最後轉移話題,忘記問題。


胡編的微博我大概瀏覽了一遍,雖然瀏覽過程裏感覺智商受到很大挑戰,但為了寫文還是堅持看下去了。其實他所有的話不外乎這個套路,掌握了這個套路,人人都能當胡編。

舉例分析一下。比如前兩天接力嫂子的事,胡編先說:“這樣的不滿情緒由來已久,它們總要通過一些契機和方式釋放出來。老胡還是主張多溝通,體制的相關設計要給社會必然存在的一些不滿情緒留出必要的釋放出口和空間”。這是正,先正面肯定事情確實存在,並提出建議。

一般來講,負責肯定事實存在的話不會超過三句,要速戰速決,不能講多。下面緊接著胡編說:“這次抗疫初期出了問題,但國家出手後很快翻轉了局面……中國做得好的地方同樣被看到,我認為圍繞疫情的輿論大環境已經變化。”這是反,很自然地反轉到表揚,並把大家的情緒從憤怒引導為驕傲。


接下來是老胡講話的壓軸一環,也是精髓部分。胡編說:“中國輿論場受到的政治重視程度遠高於歐美國家,在歐美國家,大體什麽都能說,但同時又說什麽都沒用……中國互聯網上只要是形成了集中意見的,大多都會在後來的政策中體現出來,有時候一些言論被刪掉了,但是它們實際產生的政策性反思和影響並沒有刪掉。”

至於這句話說的是不是事實,大家自行判斷,但相信的人都是相信的。你說發嫂子的人一篇純漢字寫成的講述中國事情的文章和歐美國家有啥關系?確實沒關系,但此刻必須要有關系。胡編這句話一出來,整個發言達到高潮,在兩方對比中人們的自豪感被激發出來,覺得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一個微信文章被刪除的事件,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歐美國家老百姓講話沒用,你說神奇不?

再舉個例子。李醫生的事,比嫂子還大。胡編怎麽說的呢?胡編先說:”由於後來的事情證明了當初他們的警告是對的,我認為官方理應對當初訓誡的事作出道歉,出了這事官方應有的擔當,而且官方那樣做也能給公眾更多的信心。“這是正面肯定問題,提出建議。


這部分仍然不超過三句,下面大篇幅地開展後面兩步。

胡編說:”李是一名黨員……他在微信群裏表示自己一旦治愈將響應‘黨員先上’的號召,重回抗疫一線……他不止一次轉發將五星紅旗作為主畫面的微博,並積極參加了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的活動。“這裏已經自然地過渡到表揚,但主要不是表揚李醫生。

講到後面,高潮來了。胡編說:“他被警方訓誡和他被感染病逝是兩件事。他們把李朝政治方向打扮,稱他是為爭取自由而死……我們要拒絕跟著那種極端的聲音跑,堅決反對那些人把李打扮成‘堅持異見’的標簽……在當下的輿情中,肯定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在搗鬼,包括境外敵對勢力,他們當然會把疫情堪稱破壞中國穩定的時機。”

一個中國醫生不幸去世,得出的結論是境外敵對勢力破壞中國穩定,神奇不?很多人可能本來同情李,看完這段話後覺得太同情他或許不好,會掉入西方的陷阱,甚至進而覺得他沒什麽好同情的,並且開始恨起國外勢力來。這就是胡學的魔力,不是什麽六學能比的。

明白了這個正反轉的套路,語言上在註意幾個點,就能當胡編了,例如:少用感嘆句、反問句,多用語氣平和的陳述句。連詞多用轉折,不過、但是、而是、相反,同時,等等。下結論時多用一些強勢的但無需負責的結論詞,例如總之,應該,相信,大多數人都認為,xxxx並不奇怪,等等。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人稱代詞不能用我,要用老胡。

比如有一天,小區裏出現了一坨屎,大家都忍受不了,要求清理,甚至有人懷疑是業委會主任隨地大小便。這時,老胡來了:

這兩天,我們小區出現了一坨屎,有人把屎的照片在業主群裏傳播,老胡和大家一樣都看到了。關於這件事,老胡想啰嗦幾句。這張照片拍攝的時間和作者都不清楚,但它給了公眾很不好的觀感,喚起了人們對公共環境問題的擔憂,這種擔憂是成立的,也是正當的,希望它可以成為我們的物業對小區管理問題進行反思的一個契機。但同時老胡也註意到,近來有一些聲音,試圖給這坨屎塗上色彩,激化大家的情緒,挑起矛盾,這是值得註意的。我們的物業一直在追查拉屎的人是誰,也一直在清理相關的痕跡,這樣的努力與付出應該被所有人看見。老胡要特別提醒大家,我們隔壁的幾個小區也曾經發生過一模一樣的事,但都找不到責任人,那裏的業主們也沒興趣去找,這與我們小區不斷回溯有關屎的每一個細節,去找出每一個的蛛絲馬跡是兩個態度。這坨屎確實給小區的生活帶來了不便,但老胡相信,我們的安全感是突出的,信心是增加的,我們此時最大的任務是凝聚人心,團結一致,打贏這場查出屎源的攻堅戰。最後老胡想說的是,老胡我tm編不下去了……

聽說有個胡錫進模仿大賽,不知道我這水平能去報名不?

這就是胡編的魔力。以前你覺得,地上有屎,臭氣熏天,必須要趕快清理,這是天經地義的。聽胡編講多了你會覺得,屎不僅不臭了,甚至還有點香,不清也行。

这年头,人人都快成了“墙头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