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駕校教練

前記者,自媒體人。現為一個普通的碼字分子,歡迎follow

漢口殯儀館,千里哭墳,何處話淒涼|我的封號日記19

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3月27日,我的公眾號被封第19天。

今早一則新聞把我從睡夢中叫醒。

武漢的漢口殯儀館,排起了看不到盡頭的,前來領骨灰的人潮。

春天已到,花已盛開,但有人,卻永遠留在冬天。

昨天的天氣預報說武漢在下著小雨

沒有哀樂,沒有哭聲

你想拍照,甚至立刻會有人制止。

相比較之下,意大利,西班牙的棺材照片在網絡廣傳


但漢口殯儀館,仿佛不存在于網絡之上。

此時此刻,解釋是蒼白的。

千里孤墳,何處話淒涼?

但也有人心有不甘,將現場實景拍攝了下來,

可老大哥的鐵拳,雖然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發佈不久,即被刪除。

 


有一位天真的武漢姑娘, 實在看不下去,就在微博憤慨:
“為什麼發了漢口殯儀館的照片會被刪帖限流?”

看這頭像,姑娘應該還算年輕,入世未深。

在現今的中國互聯網世界里,

沒被刪過貼,封過號,何以道人生?

有人在這位姑娘的微博底下回道:

“普通人的死,和維穩相比,不算什麼,悲哀。”

的確,在某些人眼中,普通人的死,相對於整個大局來說,可以說是微不足道。

畢竟穩定,始終要壓倒一切。

我曾經思考過,究竟什麼才叫穩定的生活?

是不是有兒有女,有理想的工作,生活富足,只管埋頭賺錢,對身邊的事,尤其是政治,不聞不問,叫做穩定?

站在漢口殯儀館的這些排隊拿骨灰的人們,他們逝去的親人們,再也感受不到,這樣穩定的生活了。

防民之口,甚於防川。

我的封號日記也記錄到第19天,還有11天我的公眾號就解封了。

解封之後,在墻內的寫作,也難免要避談政治,避談時事,以免受到連坐之災。

此時此刻,真的心痛那些在漢口殯儀館門外的人們。

冤到無處話悲傷,無處話淒涼。

可以預見的是,

這場百年難得一遇的疫情過後,表彰的聲音會此起彼伏,

反思與追責的聲音會不了了之。

最後剩下的,只有戰勝疫情的歡呼聲,吶喊聲。

做到為真相追責吶喊是很難的事,但至少不要對諂媚虛偽喝彩。

荒诞背后的恐惧与再谈“被代表”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