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的駕校教練

前記者,自媒體人。現為一個普通的碼字分子,歡迎follow

沒有當初的404,何來今日的4月4?|我的封號日記27

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4月4日,我的公眾號被封第27天。

今天是清明節。與以往的清明節不同的是,今年舉國哀悼,降半旗,內地所有娛樂平台全面暫停。

在我的印象中,只有08年汶川地震才發生過。

這場世紀疫症,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全世界蔓延。

在這一天,我不禁在想這樣一個問題:

沒有當初的404,又何來今日的4月4呢?

哀悼的意義,究竟在哪裡?

曾經,馬丁路德金講過:我有一個夢想。

同樣地,我也有一個夢想。

我夢想著,中國走向民主自由,因為我希望有一天,中國的孩子可以不用喝毒奶粉、上紅黃藍幼兒園,在戶籍制度的重重枷鎖之下走一條八股之路

我夢想著,有一天,中國的年輕人可以不用面對難以企及的房價,不用在通貨膨脹、大城市的生活高壓中做一個盯著支付寶的社畜


我夢想著,每個即將進入社會的少年,不必被父母教育犬儒之道,不必對領導點頭哈腰,我希望認真工作的人,得到應有的回報


我夢想著,無論是擺地攤的還是當老板的,不再是權力之下的弱勢群體。我希望私有財產得到保護,希望中國能有復制、剽竊、資本浮塵之下的、真正的創業。


我夢想著,北京的鋼筋水泥裏,容得下“低端人口”,不再對草根驅之如螻蟻。我希望帝都是中國的首都,而不僅僅是精英和權貴的宮殿


我夢想著,我美麗的家,不再在拆遷重建再拆遷再重建之後,變得跟全國其他159個城市一模一樣


我夢想著,來來往往的人們,是為了生活,而不是生存


我夢想著,大家結婚是為了愛情,而不是房子、車子和“階級躍升”


我夢想著,要孩子的,無論是在大城市還是農村,單親還是離異,都生得起也養得起


我夢想著,我在微信、微博、知乎、豆瓣發帖,不用自我審查,不必被刪除封號,我希望願意發聲的喉嚨,不再被扼住,我希望知道真相,不是太平。


我夢想著,公民的隱私得到保護,AI、大數據、攝像頭和面部識別能真正為人民所用,而不是政府。我希望科技被用來提升我們的生活,而不是監控我們的生活


我夢想著,每天睜開眼睛不是無處不在的紅色宣傳,我希望學習強國不再是必修課,頭條不再報道獵奇故事和明星八卦,我想看到真正的新聞


我夢想著,大學講師、公共知識分子,不用再面對學生的“舉報”,我希望音樂家可以做想做的音樂,導演可以拍想拍的電影,作家可以寫想寫的小說


我夢想著,人為架起的互聯網高墻,21世紀隔斷中國與世界信息通道的罪惡項目,像柏林墻一樣被推倒


我夢想著,我不用靠家族的庇蔭,靠同權力的關系,也能真正感受到自我的強大


我夢想著,我與我的同胞,無知愚昧的中國人,能真正被像個人一樣對待,能活得有尊嚴


我夢想著,能夠更好的實現民主,因為民主在當今世界,是更透明、更公正、更好的制度


我夢想著,我們能夠得到自由,自由的反義詞不是壓迫,而是不覺醒

希望,在有生之年,這些夢想,得以實現。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