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zen

我们飞上树梢,只是眺望远方。

一个建议,一个故事。

来matters也一段时间了,基本都是默默潜水,没发过文,实在过意不去,就如同去书店看一天书,书没买,连杯咖啡也没买。

  • 一个建议是,随着用户规模、每日新文增长,matters可否考虑增加文章“分类”功能?当然这不是说要像大多数论坛一样设置不同版块,常逛论坛的都明白,最终大多数人都只会在自己喜欢的版块活跃,不同版块老死不相往来。这个分类意思是给提供几个标签,作者可以选择给自己的文章加上标签,网友也可以按标签快速检索自己喜欢的类型文章。

提这个建议的主要原因是,现在matters好像被香港+政治主题占据了(以及一部分技术文章)。虽然matters这阵子的发展也是因为两岸三地的网友相信这里是一个平和讨论的平台,但是毕竟matters没有标明它是个政论论坛,我觉得也应该对像我这种看政论看烦,只想找找好文章的网友提供一些便利。

当然,论坛里还是有一些无政治色彩的好文章、好故事,但是按照现在的时间先后、热门度、编辑推荐三个排列方式,实在难以找到、找全,而首页的热门作品有些不过是质量低、攻击性强,从而被顶上热门,这对于排在后面那些认真码字写文,但是文章有没有“爆点”的作者来说,实在不公平。

此外各位网友天天在论坛里谈立场、表决心、唇枪舌剑,大约总有口干舌燥的时候,何不心平气和停下来饮杯茶,吹吹风,看看故事会。大家总是互相指责对面的人不了解实际情况,何不把自己周围发生的人和事写出来,不论你是褒是贬、是爱是恨,总比喊政治口号或者复制经义原文来的有趣。

以上是我的一个建议,为防止我第一次发文留下找茬的印象,说一段曾经在法院实习的故事,不必较真。

去法院实习是大四的时候学院统一安排,时间大概两个月,实习单位是某市中院和下面一个区法院。因为交通原因,男生基本都被分到区法院了,我被分到刑一庭。

法院内部机构应该都大同小异,十分简单,主要就四种人:法官、书记员、法警,以及不开庭的其他人员,统称领导。而我们这种实习的学生实在是四不靠,因为我们实习时间不长不短,法院也不可能在我们身上花费精力培养,所以我们就是法院的第五类人:闲人。不过闲也有闲的好处,开庭能去,提审能去,记录能写,要是水平突出,法官也乐得和你谈谈案情。

法院,至少是基层法院刑庭的工作也十分简单,毕竟几千年来的罪行也就那几种,复杂的一般不会在基层法院审。大部分人也就是在朝九晚五的上班,每天写着相同的文书。这可能会令一些对法官工作抱有过多幻想的人失望,实际上法官某种意义上就是法律的工具,真能影响甚至塑造社会观念的法官也就那几个。

我的工作是每天去看守所给嫌疑人送文书,类似一个邮差,如果是判决书,我要在门外宣读判决,并询问是否上诉。这个工作在我看来是最有趣的活了。看守所内外的悲欢离合、人生百态大概只有医院急救病房能比。

每次当我走到里面,一扇扇铁门里立刻涌出各式各样的面孔。除了看守者,我几乎是唯一一个在里面走动的外来人员,当我走过一扇门,总会有人焦急的打探这次是否有他的“信”,不论我手里那几张纸结果如何,对于在枯井里煎熬的人来说都是一根救命绳索。如果这是拍电影,配乐应该是罗大佑的错误。

有一次我给两个毒贩送判决书,首先是“老大”,当听到被判了X年,立马急切地说要“举报”、“立功”,巧合的是“小弟”的牢房就在右边一墙之隔,当听到被判了X月(两个X数字相同)后喜笑颜开,不知后面知道自己成了“老大”的立功对象后是何反应。

实际上,每一次我走到里面都得强忍住笑,这个反应可能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我实在是分不清,这里面到底是一幕群众喜闻乐见的喜剧,还是一出荒诞的悲剧。

仅有的一次特殊经历是给艾滋病人送文书,这类嫌疑人有单独的看守所,出了城往山里走,翻过一道坡,柳暗花明,去的时候正是春季,我们沿着小溪旁一条笔直的水泥道走了大约两公里,两旁都是翠绿的农田,路边一个女人带着条白色小狗,我们慢下车来打招呼,小狗无动于衷。

路的尽头是江边,坐落着两栋孤零零的房子,旁边环绕的几亩油菜花开的正烈。我们在门外喊门好一阵才有一个人提着水桶晃晃悠悠的来开门,刚冲完澡,看守者估计也就这一个人。进去左边一栋楼是临终关怀楼,病重的躺在左边楼的等救护车拉走。右边一栋是牢房,走廊在室内,白天也开着灯,走廊墙上挂着几台电视,都在放CCTV1。靠走廊这一面墙是玻璃,这里也没分男女监,我们进去里面的人几乎毫无反应,两个女人坐在一间房里阴暗处各自盯着一个角落发呆。我们要找的是一个男毒贩,十几公斤冰毒,累犯,全程心平气和,倒是我们站在走廊里,四处都是CCTV1的回音,不得不提高音量。

出了门,我们立马用一大瓶酒精洗完手,带来的笔也扔了,回去路上喝了一杯当地特色的茶。

以上或许会让一些人失望了,也请大家不必打探法院或者看守所内那些大家津津乐道、或真或假的“故事”,实际上上面那个男毒贩的案子也有一个荒诞的细节,不过这些更有戏剧性的故事既然各自都有答案,何必再问。

去年夏天去某法院,正对大门的围墙白底黑字,有些年头了:人民的幸福是最高的法律——西塞罗

今年冬天一月再去,崭新的白底金字: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