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咸

以食物、历史、生活的细节,探索认知的边界与心的自由。

理发这桩小事,和宇宙能量的流转

有人跟随命运流转,回头时发现人生虽没有从一而终,但铺开了一种宽度,个中充满惊喜和巧合。

1

早年去理发店,让理发师自己发挥,自己常常不满意。后来就在网上找照片,去店里让剪一样的。

今天同样操作找新的理发师,他看完照片后老实说他不常剪这个发型,而且我也不适合。

——我坚定:以前剪过,还可以。

——他回:可能因为剪过所以比较习惯,觉得舒服。

——我:那如果我没有讲这个,你会怎么剪?

——他:我会建议留长一点,但你已经设计好了

他还是按照我的需求剪了发型,但我想,这位理发师是想要参与设计的,而明确的要求让他的创作空间变窄了。

所以我也许,错过了一个好发型。

2

想到最近读迈克·辛格的《臣服试验》,作者本来好好读着经济学,后来开始冥想,尝试让自己臣服于生活中的随机性,于是从经济学转入灵修,再涉足建筑业和编程。

这样的人生跨度,并非初始可以计划的。尽管有一次次的抵触,他选择了跟随命运流转,回头时发现人生的足迹虽没有从一而终,但铺开了一种宽度,个中充满惊喜和巧合。

而我呢,太想使这个发型符合我的期待了。但期待如此单薄,远不及宇宙所能给予的丰富。

这桩小事的结局是,理发师完美地实施出了我的设计。但他也传递给我另一个事实——我心中为自己设计的形象,也许并非最适合我;我想要的东西,也存在不适合我的可能。

3

再比如,在职场上,我想要在A面被人器重,而偏偏别人看中我的B面。A面的才华难以施展,B面的技术却炉火纯青,于是郁郁不得志。

有没有一种可能,正是因为A面被冷遇,它才显得那么重要,在另一个平行宇宙,B面和A面互换了位置,结果还是郁郁不得志。

从二十几年活着的经验里可以得出,这颗大脑从来没有彻彻底底、完完整整地满足和安宁过。随时随地都有欲求,总也有焦虑甚至恐惧,这个欲求满足了还有下一个,这场情绪安抚了还有下一场。

大脑像一个专门的问题探测机器,居安思危、未雨绸缪,“你太胖啦”“你法语学两年还不会说”“你见陌生人怎么还会害羞”“你工作太不主动了”“你朋友也太不积极了”.....

如果大脑里的声音是一个外化出来的人,每天这么挑剔和叫嚷,我应该会和ta断交吧。而它在我的脑子里,仿佛句句我都要处理似的。意识到这一点,似乎也不必去接住它的每一句牢骚了。随它去吧。

公园里的蘑菇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