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四向綜合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69號男孩

一篇未完成的作品,思緒已斷就純為紀念。2016/06/23

「嗨!」我轉頭,一個燦爛的熟悉笑容在我面前。「哩那ㄟ低家!」

「噗哧,我搭車阿,不然咧?」我不禁莞爾。

「齁,廢話喔,我是問你怎麼搭這台車?」他大翻白眼。他身上鮮黃的制服,我認出是某間高工,離我家最近的那間。

寒暄了幾句,他調皮愛鬧的性格,就算長高了像個男人了,還是沒改。叫了我的綽號,被我巴掌攻擊,他笑得更加燦爛。嘖。

我們在同一站下了車,他喊住我。

「等一下。」

「嗯?」我疑惑著他為何叫住我。」

倏忽,他靠近我。我突然感覺氣息一緊,我自然地暫停了呼吸。身體僵硬了一下,靠得太近,他身上有青春少年的汗臭味。

我抬頭看他,恩是的需要抬頭了。我向他露出疑惑的眼神。

「比一下身高,你看我是不是長高了。」他露齒笑。手比了比我跟他距離的身高。

「哈哈,是是。你長高了。」我笑著,轉身欲走。

「欸,很敷衍耶!」他撇了撇嘴。不太爽的臉。

「好啦,是真的有長高。不過你是男生,幹嘛跟我比哈哈。」我拍了拍他手臂,似乎感覺也是有些比較結實。

跟以前那個矮矮胖胖,頭髮中分好像哈利波特裡面達利,我當時這麼說他,他還生氣。怒氣騰騰的問我哪裡像?說我眼睛有問題,哈哈…

「只是想跟你炫耀我長高了!」他把胸部挺得更出來,拍了拍。笑意盎然。


其實我沒說,我喜歡他孩子般的笑容。

沒心沒肺似的,好像沒有任何煩惱。


回想有一次,那時候還流行即時通的年代。

住家只隔一條馬路的我們,卻不常見面。我在家吃著孤單的午餐,想到他。

「我們住那麼近,不如可以一起吃午餐。」我記得依稀是暑假期間。

我常常頂著大太陽跨越了馬路,走到他家樓下有間我很愛的義大利麵店,吃麵。但找不到理由找他一起吃。

店名叫做『當我們同在一起』

「你這麼想我,那就來我家找我啊。」

「那就來我家找我啊。」

「那就來我家找我啊。」

「那就來我家找我啊。」

我愣住了,我忘記他怎麼突然這樣回應我,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

這個吃麵之約就不了了之。

.之後的他,聚會總是載著他最要好的那位女同學,我總覺得彆扭不敢注視他,我至今也不知道原因。為什麼會彆扭為什麼會尷尬…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