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四向綜合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生日約會-續》

發布於
八月十二日,以此約會結尾作為生日紀念。

該死的冷氣,它一整晚轟轟作響…


我起床尿尿第一次,想到沒戴我小米手環測睡眠,戴起來一看,「4:20」。

號稱三秒入睡的好睡鬼,真的好久沒這種時間醒來過…


我躡手躡腳下床深怕吵醒枕邊人,殊不知才放開他手臂三秒鐘。

「嗯??怎麼了…」他竟然醒了!這多淺眠…

「沒事…你睡,我去廁所…」

看了洗手間的袋裝漱口水,洗洗鏡中掛著兩大圈黑輪的醜臉,漱了口。

總幻想著早上可以給親愛的男友一個香吻,但只有漱口完才能香。

喜吱吱的躺回床上,把他拉回懷裡。


冷氣吱拐響,室溫很熱還是想抱在一起,這是熱戀的溫度吧。


五點一次,六點一次。我醒來睜了開眼,看了看手環…

這什麼睡眠品質,冷氣忽冷忽熱,我看他踢被又蓋被蓋上我,總是怕我冷著。

我撫著他胸膛,有時候冰塊般冷,我幫他掖好被,鑽回他懷中;

有時熱如火炭,他踢了踢被,我也熱得翻開身,但他就會突然醒來…

我只好又抱回去,安撫地的拍了拍他。


面對面抱著,我手一直是折成放在胸前的樣子,血液不通順,我轉了轉手。

轉過身,背對著他,但把他手拉到我懷裡,摁好。

「我們這樣睡好不好…」

「好…」我聽他仍睡的迷糊的聲音,但很乖巧的蹭了過來,貼在我身後。

那穩定的體溫讓我心安,我似又沉沉睡去…


睡夢中我似覺腿間處有磨蹭著的硬物,我懷中的手也不乖巧的正在撫摸我,似睡非醒的我不自覺的發出輕吟,「嗯…」


他親吻著我的頸肩,豐唇揉蹭著我的皮膚,唇上些微的乾皮磨著刺著,另有一股麻癢的快感…「阿…嗯…好喜歡…」他似乎聽到我愉悅的聲音鼓勵,揉稔的手勁加重了些,雙腿因為多巴胺大量開始分泌而不安於室,我扭著蹭著希望他光臨此處。撫著我胸前柔軟的手,順勢往下輕撫…來到了祕密花園之處…


他蹭著揉著,打開我的腿間,試圖由後方與我合而為一…因愛撫早已濕潤的我期待他的占領…

不知怎地是剛睡醒還是不熟悉這位置,總是不得其門而入…

我轉過身,貼上他的唇,唇舌交纏間,過一刻,他突然停下。


「嗯?怎麼啦?」我定定的看著他。

「突然想打嗝,一直忍住不敢打出來,正在接吻好尷尬…」

我笑了出聲,這人太逗了…


陽光灑在窗隙,我瞇著眼,蹭蹭他的腿,踢他起床。

「起床啦!吃早餐囉…」

「嗯………………不要。」他不住扭動且充滿著反對的呻吟。

兩人呈現大字型分別躺一側,我腿壓在他的毛毛腿上,他不住地摸著我的皮膚…


「噗哧…幹嘛,你起不了床啦?」

「也不是,就是不想離開妳…」

我不住心裡一陣惆悵…我何嘗不是因為時間流逝而想到了分離即將來臨。

轉過身去牢牢的蹭進他懷裡,抬頭吻一吻他的唇。

「我也是…」

相聚的每一刻,總是特別珍貴,如同白駒過隙,轉眼剎那間。


------------------------------------

昨天搭車來的那時,從百福車站下車,他提著我的大包小包,我特意走在後方,看著他的背影,為我提物品分擔重量的男人,特別帥氣。

「你家離八堵車站不是比較近嘛…為什麼要來這搭車?」

他說的時候,我還查了一下維基百科,才知道這個站名。

「我就知道你搭車無聊會自己查…因為這邊比八堵小,那邊難停車。」

他轉頭等了我一會,我偷拍完他的照片後,跟了上去,勾住手。

那雙暖暖的大手。


我握著的手,是我的。

我不禁莞爾一笑。


啪!


我拍了下他屁股。

「好啦,吃早餐啦。」

「哦…」

他咕噥一聲,搖搖晃晃的往浴室走去…


看著他的手機,我想起昨晚我還想著他另一隻沒充電,我在睡眼矇矓中還幫他替換了手機充電,現在來看看有沒有充滿了。


抓起手機我想起…

昨天晚上他去刷牙,光裸著全身的我…突然想鬧他一鬧…

我在鏡子前拍了全身的照,但有遮住胸前。


聽到他出來的聲音,我趕緊放下手機跳上床舖裝沒事。

「寶貝,我剛用了你手機拍了照。」

「咦,拍了什麼好看的?」

我轉頭把頭蓋進棉被,笑的很害羞…

「哦齁!這…這…」他笑的跟我一樣害羞。

「嘻嘻嘻…怎麼樣…好看嗎?」

「好看…」他湊過來摟著我的腰,給我甜甜地一吻。


他隔天跟我說要把東西傳給朋友的時候,差點按出那張。

我噴笑之於也慶幸我有遮住臉,送出我也不怕。


我們肩並肩吃早餐,剛下來時我本來將物品放在他對面,但我端完菜跟雞蛋,他將我的座位移到他的身邊。我狐疑的看著他,眼冒疑問?

「這樣你才可以看到電視。」他指了指他對面的大電視。

我心裡覺得暖暖地,本以為他是粗枝大葉的傻大個,但沒想到比我那號稱暖男的前男友還貼心,在我內心大大加分蓋一個好寶寶章。


這樣簡單的時光,我更格外視如珍寶,跟他聊著電視新聞的內容。

想著下次帶他來高雄玩的時候,可以跟我的好姐妹們見面。

那條新聞上說的街道,就在我們共同的好友家前方。

就很輕鬆、愜意,聽著後邊廚房阿姨的寒暄聲,啊…幸福不過如此。



今天天氣也很晴朗,與上次我跟姍姍來時截然不同。潔白的雲朵配合著蔚藍的天空,像蝶豆花優格上的朵朵奶霜,令人垂涎又心曠神怡。


我們騎著他的白色勁戰,徜徉在綠色的上坡間,蟲鳴以及山間的濕潤氣息交織成一股香味網,我拉開安全帽的鏡片,深深吸一口沁涼心脾。摟摟他的腰,靠在他的肩窩,深吸一口,我男人的香氣。


「很多人都誤以為是龜山島,但其實龜山島從這看不到…」

他指了指遠方的島嶼,我們站在和平島公園中木製的圍欄邊,他眼睛瞇著,擋不住強烈的艷陽,一邊如數家珍的娓娓道來。

「來,我們拍個照吧!」我拿起手機,打算拍我們的曬恩愛用情侶照。


他瞇瞇的眼睛,嘟起的嘴巴看起來像吃了酸梅的楊婆婆…

我噗哧一笑,把照片給他過目。

「喏,這個可以嗎?」

他勉強睜開被烈日逼得睜不開的雙眼,努力看了一下。「可以。」

殊不知等等就要被老婆發醜照到社群軟體上了。


抱著他汗濕的側身,我們倚靠著欄杆看著遠方的基隆嶼。


-------------------------------------------------------------------


「來,躺下來。」他拍了拍他的大腿,坐在床沿。

他答應好要幫我修整我的眉毛,依稀記得上周櫃姐問我要不要修眉。

我跟她說,我要給我男友一個表現的機會,現在就是這個時刻!

忐忑、期待、喜悅、幸福,太多感觸一併湧上,第一次被男友修眉。

嘖嘖,害我緊張兮兮的。


我枕在他肌肉飽滿的大腿上,闔上眼睛。

視覺暫時的關閉讓我其餘感官敏銳了起來,他均勻的呼吸輕輕的吹在我的眉間,他拿著眉刀的手輕盈的在我額邊旋轉了起來,另一手上有粗粗的繭,柔柔的在我肌膚上滑溜著,撐開眉頭附近的皮膚以利修剪毛髮。


些微刺刺的感覺有點疼,他停了下來。

「你這刀不利,要換一把了,我拿我的。」竟從包包拿出自己的刀…

這男人真令人驚喜。

「哪,好了!」他撥了撥我臉上飛出的細毛。


我坐起走到鏡子前觀看我的臉,很害怕看到很恐怖的景象…

例如一個無眉道人、或是一對很恐怖的醜眉。

似乎我是多慮了,看著我清爽的眉間,是完美且整潔的雙眉。


「哇,我的老公好棒喔!」

「那當然!」他撇了撇嘴微笑著,在那邊暗自竊喜。



騎車、牽手、聊天、拍照、摟抱、親吻。


對一般情侶來說,很頻繁也很日常。

但對於相距三百七十二點二公里的我們來說,

每一個接觸都是值得珍惜以及紀念的。


今日是他的生日,八月十二日。

以此文結尾,作為第一次一起過的他的生日。

生日快樂,我的親愛的老公。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