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四向綜合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小貓咪與小公主(中)

發布於

攪動著浴缸裡的泥水,裸身讓我有點太冷,打了個冷筍。

但水溫有點太熱,他將長腿伸了進去,攪了攪,「對你來說還太燙了。」

他不經意的舉動,總讓我覺得窩心,把我放在第一位的感覺,真好。


坐在床鋪上,他看著我,圓圓的小狗眼,讓我害羞的笑了笑。

看著他溼漉漉的瀏海,還在喘氣的狀態…

「幹嘛,你用跑的喔?」

「對阿…」

「噗哧。」就喜歡他這樣率真的可愛,像個孩子一樣向我而來。


我轉身抽了張面紙,單手捧著他的臉頰,沿著他的髮絲一縷一縷的擦拭。

喘氣卻未見減緩,炙熱的鼻息往我湊近,他的大手伸向我的腰間,

倏忽的拉近,我們的額頭靠在一塊,溫暖的氣息讓我舒服的嘆了口氣,

我撫著他的臉龐,他扣著我的腰,將我拉向他的唇…

急促的我都沒來的及將手肘抽出來,就這樣對折在他的胸前。

右手我一秒將那礙事的面紙往旁扔掉,我勾著他的頸邊,沉浸在他柔軟的唇間。

換氣讓我門戶大開,他趁虛而入的溫柔掠奪,隨之左手探入我寬敞的襯衫,

向後打開衣扣,隔著薄蕾絲撫著我的,口中竄出的嬌吟讓他快速的轉過身去,

把套頭毛衣用一秒鐘脫掉,轉過身在我迷茫著還沒回過神的時候繼續吻著…


我驚覺還有水在放著,瞬間推開他…

「等等!」

「哦我要關燈嗎?」

「不是啦,我們的水,可以來看看了…」


我轉過身去要脫襯衫,他雙手伸了過來用一個萬般溫柔的力道幫我撩了頭髮,

Damn,他怎樣我都覺得超勾引我,可惡。


他站在我背後,我用束帶綁著頭髮時,他轉身去擠了沐浴乳,竟伸手就幫我洗了起來…我還來不及害羞,就舉著手享受著他的服務,綁好時竟然就洗好了。


「對你來說太燙了,我先試試。」加超多冷水還是好燙…

他咻的一聲滑進了單人浴缸,噗通一聲泥水全都一湧而出,蹲在邊上用手撈水的我滑了一滑,被此場景逗得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你多重水都擠出來了啦!」

「嗯,大概75公斤左右吧。」他一臉認真。

「哈哈哈哈哈…」他真的是太可愛了。


真的太燙了,我坐在浴缸邊,一腳踏在他的毛毛大腿上方。

聽他說著公司的事,一面用手划著水面,喜歡這樣貼近彼此的片刻。


等水溫稍緩之後他先沖了沖泥水,換我泡了一會。

擦了擦身體後,探頭一看他已躺在床上眼睛半瞇。我悄悄低…

滑進他棉被中的身側,貼在他的胸前,逗弄著他的腰間。

他輕笑著,我爬上去捧住他的臉頰,輕點了點他溫熱的唇。


他睜開眼看著天花板若有所思…

「幹嗎?」感覺他有話說。

「我只是在想…何時該用…」他頭側了側,往桌上的小紙盒子示意。

嗯,我說了他的這種「第一次」就交給了我,嘻嘻。

「當然…是在硬的時候用阿…」

他一臉恍然大悟。

「需要我幫忙嗎?」我促狹一笑。

「你想怎麼幫?」他眼睛睜得圓圓的。


我啄了一下他的嘴,緩緩的往下探索。

經過胸前,有些許蜷曲的毛髮在周圍…「挖…你有胸毛!」

平坦的腹部間,有著濃密的捲毛在腹肌邊緣搖曳。「是肚毛!」

感覺他的身體在輕微的晃動,我抬頭一看,他笑著…

「笑什麼你。」我不解。

「感覺全身都被你看光光了。」

「還會害羞呀…」


來到他雙腿間,毛毛大腿剛剛在浴室就有見面過了,只是他的分身還在沉睡。

我輕柔的扶著,慢慢的用手蛻去其外,以檀口交戰之…

時輕時重的、時緩時快著、緩緩的漸漸的,見其茁壯。

他不時口中逸出的呻吟,我料想他也沒意識到。

我抬頭看看他的表情,發現他竟然琵琶半遮面的半掩著自己的臉?

「你在幹嗎?」我笑出來…

「我…我不敢看…」他露出羞赧的微笑。

God,現在變成我好像是主攻一樣。


我俯身而上,戳著他有酒窩的笑臉,跟我一樣的酒窩。

輕啄他飽滿的唇峰,滿意我努力的成果。

「妳喜歡在上面還是下面…」這問題也忒可愛。

「我都喜歡。」換我羞赧一次。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