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mila

一位太陽金牛、月亮獅子、水星雙子、火星巨蟹的四向綜合女子。 試著用文字,記錄所有踏過我心頭的腳印。 願銘記於心,但無須走心。

2019/07/07 仲夏夜之夢

仲夏夜時分,襖熱的氣溫令身上的短襯汗黏黏的貼在身上。我翻了翻身,起身調強了風扇溫度,用袖子抹了抹額,溫度涼爽了許多,方才沉沉睡去。

       我身處一間房,漆黑的牆面,我的左手邊有個木門。我身邊有個男人,我轉頭一看,我對他一笑,是S,他也應我燦然一笑。他一如往常的瘦削,眼鏡在他臉上特別有書卷氣息,笑靨展露時,有顆很可愛的虎牙,在跟我打招呼。

       我倆距離一個手臂遠,我們站著聊天。對話的內容,我聽不見。但我們的面前分別有一座雙人座沙發,對面有一座壁爐,復古式的,但當中沒有火。

       須臾,不知是否熱了起來,我竟然開始脫起衣服,一層一層的剝掉了我的外衣。他身上原本穿著一件英國紳士般的大衣。雙排扣、毛呢料,厚實柔軟。我們聊著,手上卻沒停下,他也解下他的大衣。

       畫面一轉,我坐在了地上,那座原本在我面前的沙發。那有著圓弧狀的扶手,像一片花瓣似的,往外綻放著。我倚靠著那扶手,右手按著。他坐在我的右手邊,坐在沙發上,我倚著,他的身邊。

       我們持續聊著,笑著。但我看了看火爐,竟已燃起了熊熊的火焰。身旁的他,身著輕薄的襯衣,左手靠著扶手,傍著我。不知何時,我的身上僅剩下黑色內裡,薄如蟬翼的黑色上衣,四角短褲。

       室溫徐徐上升,溫暖的場景,一如以往我們的相處。

*

       鈴鈴鈴…

       鬧鐘響起,我通常都是響一聲立刻彈起床的人。但這個夢,讓我想賴床。

       嘻嘻,我在床上翻了翻,唇邊忍不住笑意綻放。

*


       「喂,我跟你說,我做了一個夢。夢到了你…」

       「夢到了什麼呀?」


       他對我的胡言亂語,總是有所回應。我簡而述之。

       「我說,你覺得這夢,有什麼意思嗎?」

       「要我說,就是個夢唄…」


       我翻了翻白眼,哎,我早明白你就是這樣,老實人。


*

       我拿著麥克風,唱著屬於我的念想,我的心情。

       趁身旁的好友,唱著她的歌的時候,我火速打著字。我們都是用這樣的方式溝通著,將心思化為文字,傳遞心情。

       「聊天,代表著我們的對談。衣服是象徵著防備,我們談論的是心,除去的是防備,一層一層的,剝去了外殼,也就是對彼此放下了心防。」

       「後來,你坐在我身旁但是位置是比較高的沙發,我已經把你的位置,放在了比我高的地方。代表著我們的關係,從原本的對等,已經不同以往了。」           「妳還真的是非常有想像力,太厲害了。」

       「還說呢,我可是個寫小說的作家,哈哈哈!但也是事實不是嗎?」

       「確實。」

*

       殊不知這一應,讓我心笙動搖。我們的關係,連在夢中,也如此清澈。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