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less

自由撰稿人,平等公义追求者,资深时评员

当代右倾的海外第一代华人移民都是哪些人

發布於

2020年5月25日,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黑人George Floyd因为被怀疑使用了一张20元伪钞购买香烟,经人报警并被逮捕后,遭到警员Derek Chauvin当街用膝盖压迫颈部达8分46秒之久。当时就没有了生命迹象,送医一小时以后宣告不治。从现场录像上看,在被压脖颈期间,Floyd至少喊了16次I can’t breathe(我不能呼吸),还无助的喊了妈妈。

路人拍摄的Floyd被当众虐杀的视频在网上被公布以后,引发公众极大的愤怒,人们纷纷谴责警察过度使用武力,拿黑人命不当回事。结合2014年开始的Black Lives Matter(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引发了全美超过两千个城市的抗议示威,也蔓延到了全世界,有数十个国家的人们上街声援美国群众抗议体制压迫的不公的民权运动。

与此情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中文社交媒体上,广大的海外华人社区对全球各色人种抗议体制性不公的运动不但无动于衷,还引用黑人右翼人士Candance Owens的言论,说Floyd不过是个屡次犯罪的罪犯,不是什么英雄(谁说他是英雄了?),是罪有应得,警察执法很正当,同时因为抗议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暴力行为,例如抢劫店铺,烧毁警局等,他们则表示强烈谴责和愤慨。同时指责黑人要的权利已经够多了,现在白人都要给黑人跪下了(单膝下跪姿势起源于马丁路德金民权运动时候的求和解姿势),反对的声音都不敢发出。例如UCLA讲师Gordon Klein因为回信给要求给黑人延迟考试的白人学生冷嘲热讽,被冷嘲热讽。另一位假冒的UC Berkeley历史系少数族裔的教授发了一篇“匿名”“公开”信(本身匿名就跟公开矛盾)反对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还声称如果公开姓名会丢掉饭碗。但是人们一查,Berkeley大学历史系少数族裔教授总共就一男两女,都是自由派,不可能发这种所谓的公开信。这封信里也多是保守派的老生常谈,例如不存在系统性歧视之类的论断。最大的破绽是自称写给包括Thomas Sowell的信,里面摘抄了很多Thomas Sowell 写的书《Intellectuals and Races》里面的案例。一个自称是伯克利教授的人,怎么会完全没有自己的观点和数据,就完全照抄别人书里面的观点,难道是为了告诉他,我抄你的内容抄得不错?

各个族裔支持民主共和两党的比例

根据采样统计,52%的华裔最终投票给希拉里,11%投票给特朗普。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2020年的统计数字,亚裔支持民主党的比例高达72%。而受过高等教育的比没受过高等教育人,支持民主党的比例多10个百分点

受过高等教育的支持民主共和两党的比例

据方舟子推特ABC进行的民调,大部分美国白人(70%),黑人(94%),拉丁裔(75%),民主党(92%),甚至共和党(55%)都认为Floyd事件反映了警察和黑人社区之间存在系统裂痕。

Majorities of whites (70%), blacks (94%), Hispanics (75%), Democrats (92%), Republicans (55%) and independents (71%) agree that what happened to Floyd exemplifies a systemic rift between law enforcement and black communities in the country.

NPR报道,最近Monmouth University所做的民调,76%的受访者认为种族歧视是当前美国的一个严重的问题,比2015年上升了25%。78%的人认为游行示威是应该的。

76% of respondents said racial discrimination is a big problem in the United States. That is a 25-point jump from 2015.

而另据皮尤研究中心的统计数字,全美支持Black Lives Matter运动的成年人达到67%。而亚裔支持BLM的比例高达75%,与拉丁裔支持BLM的百分比77%相差不大。

在中文自媒体上看到的实际情形却跟统计数字反差如此之大,第一代华人移民,尤其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华人技术移民,普遍反政治正确,反对BLM,反对平权。

注意到著名的造谣公号美国华人之声的主笔解滨,当年也是大批党的宣传路线。在其博客上有一篇《艾未未完了》,把毛时代开始党的宣传跟希特勒纳粹德国时期的宣传手法相提并论,毛左网站乌有之乡因此还对他进行了批判。当年可以说党在和谐宣传方面搞行为艺术学希特勒,现在却成为了极右,给纳粹分子洗地,极力淡化文革暴行。写了一篇文章,叫《美国文革运动考察报告》,将美国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跟中国的文革时期做了对比,得出的结论是美国在搞文革。

是什么原因使得这样一个特定群体,海外第一代华人高知技术移民群体,跟社会的主流认知相去甚远,甚至是站到了对立面呢?最近读了林垚写的《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很受启发。虽然他文章的着眼点主要是中国的自由知识分子为什么普遍“川化”,但是也同样适用于海外的第一代华人移民。那么右倾的海外华人移民都是那些人呢?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这几种:

一、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拥趸

改革开放后出国的第一代华人移民,出国前在中国受的教育,都是掺杂着种族主义,国家主义,民族主义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混合体,可以说是三观从来就不正。文革之后恢复高考,稍微有一点打破了城乡阶级差别的年代,很多没有身份地位,背景普通的人,像笔者和他的很多同龄人一样,通过高考这种相对公平的选拔方式,得以普通人的出身考取大学,然后出国留学,工作,并定居下来。这已经比很多其他身处社会底层,或者得不到教育机会的人幸运太多了。

但是我们这些人到了海外,以为所有的这些都是靠自己的个人努力得来的,而不是由于有政策惠顾的,所以这些人纷纷支持共和党和川普。参见【为什么硅谷偏向于民主党,而在硅谷的华人却偏向共和党?】【2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含蓄内敛的社会性格,再加上中国的社会环境,所以大多数中国人都选择独善其身,也都很少有机会参与社会活动和风险社区。同时,推崇节俭,鄙夷不劳而获的特质。也容易让“我们”产生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倾向——强调个人奋斗,鄙视靠社会救济为生的人。国人提倡勤俭和对不劳而获的反感,可以说是国人崇尚个人奋斗的美德。但是这种朴素的认知一旦演进为社会达尔文主义就是误入歧途。因为还有很多先天或者后天不足的人群,需要靠一些社会力量的帮助,才能过上稍微正常一点的生活。其实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一样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种为其他人提供人文关怀的例子。礼记中描绘的愿景,“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跟现代社会的福利概念,可以说是契合的。所以,不能说弱者能够从政府获得福利就是养懒人,这相比于《礼记》中的认识,都显得太狭隘和自私。

社会达尔文主义者认为,人穷或者上不了学,没有好的工作,都是因为自己不努力,而忽略了各种环境和社会因素。现在眼看随着中美贸易战爆发,中美有新冷战的趋势。美国施加了越来越多的对外国留学生,尤其是从中国来的理工科的留学生的限制,工作签证也越来越难拿,这不是眼瞅着川普就要取消工作签证H1B,J1签证了。在美国留下来工作就会难上加难。这样我们还会不会觉得有今天一份不错的工作,完全是靠自己努力奋斗的结果,而没有外力因素促成吗?

作者本人就是当年众多技术移民中的一员,没有身份背景,靠考取大学来到美国,找到一份差不多的工作。身在加州也曾极力挺川。曾经激烈的反对过要进行入学配额的SCA5,也反对过要求纳税人多交税来使得更多人有医保的俗称Obama医保的Affordable Care Act。直到川普当选后,看到辩论要废除Obamacare的时候,看到反对废除的人说3000万人没有保险会死,但是对方的意思就是耸耸肩,so what(那又怎么样),足以看到这些人的冷血。

其实真正让笔者思想转变不挺川的事件,是大选投票前两天的一则新闻,说是一个反对川普当选的得脑瘫的小孩,在川普竞选大会上被取笑,并boo,并被赶了出去。之后Obama接见了这个小孩。这种反人伦的事情彻底击溃了一个曾经是川普支持者的心理防线。

另外一点就是所谓的公车效应。自己要上公交车的时候,就拼命喊,车上还有地方,挤一挤,让我上去。等到自己上了车,就会说,别挤了别挤了,车上人已经太多了,太挤了,等下一趟把。再看看微博上,各种仇视广州黑人,仇视穆斯林,各种地域歧视,瞧不起穷苦人的帖子比比皆是。这种人到了国外,又岂有不歧视当地黑人穆斯林的道理?

我们大家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听话,要服从,要守秩序。崇尚强权,相信强有力的政府可以保障自己的权利。对于破坏秩序,挑战权威的人,则天生反感。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人,觉得社会优胜劣汰属于正常,社会不需要养懒人,对于天生弱势的人,没有同情心,没有同理心。本质上就右倾,倾向于共和党的意识形态。觉得黑人就是智商低,懒,吃福利,爱犯罪。但是如果黑人不是因为出生时就处在恶劣的环境里。据一个粗略估计,每三个黑人男子就有一个一生中因为种种因素被关进监狱,他们是不是就真的智商低,爱犯罪呢。统计数字表明智商跟种族并没有明显关联。

海外华人的地位比较尴尬,一方面自己就是少数族裔,属于被白人歧视和排挤的对象,例如川普不久前才刚刚宣布要剥夺3000名来自中国留学生的签证。但是另一方面,这些能在网上发表言论的海外华人,觉得自己刻苦努力,上不错的学校毕业,能够获得一份收入还不错的工作。但是这一部分获得不错工作机会的华人,其实只占华人移民的很少一部分。统计数据表明,最富有的10%华人比最不富有的10%华人财富相差了10倍以上。华人高学历移民,本身就是带着privilege来的。所以他们的看法本身已经存在了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并不具有普遍性。华人觉得靠自己的努力,可以获得于类似于白人的社会地位。并且以白人赋予的“模范少数族裔”自居。且不说这种所谓的“模范少数族裔”,本身就是白人强加的一种用于分化各少数族裔的一种刻板印象(stereotype)。所以从价值取向上,与白人接近,也歧视像非裔,墨西哥裔等其他的少数族裔,这是非常不可取的。因为万一有什么s事件,华人利益受损的时候,别的少数族裔也不会来帮你发声。

第一代华人家长们还惊呼美国的大学都被“白左”占领了。大学里的教授,普遍都有学术独立性,而不会去参与党派政治。美国的大学里,教授的内容自然也都是以自由平等博爱为基础的普世价值。鼓励人们追求平等公义,关怀弱势。总不可能教学生“人穷是因为自己不努力”,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吧。在机会均等的条件达不到的前提下,自然就会用一些补偿的办法来达到结果的尽可能平等。所以这些学生家长们一方面抗议学校都是“白左”,这些“白左”学校要降低亚裔学生的录取率,但是他们还是削尖了脑袋想要进藤校。结果进了藤校教育出来的子女一个一个都是抱持着自由主义思想的“白左”,要求学校在招生过程中能够做到平权,岂不是莫大的讽刺。

二、相信灯塔主义

海外华人在政治上“川化”且反文明的原因在于灯塔主义(Beaconism),就是以美国的制度作为灯塔。这批人是在改革开放之初以来受的教育,基本上受到的教育还是比较西化,西方中心主义的。接受的是以绝对自由市场经济为主的自由主义经济流派,主要是新自由主义和自由至上主义,信奉自由市场经济是好的,政府越少干预越好,应该是小政府少干预少福利。这跟他们的父辈一代主要受毛式共产主义的教育截然相反。所以这些人相信毛式的社会主义大锅饭的左,跟西方主要是美国的自由派强调的社会公平,照顾弱势群体关注女权、关注LGBTQ群体的权利的左是一回事。从而对民主党所宣传的“左派”观点,产生天然的反感,而去天然靠拢比较右的共和党。

灯塔主义者,因为受教育的原因,觉得美国是自由世界的灯塔,觉得美国什么都好,美国人选出来的总统肯定也是一贯正确,这也是很多民运人士的认识。灯塔国怎么可能有体制性的缺点呢?所以美国这些人上街抗议系统性不公就是瞎胡闹,挖灯塔国的墙角,就是搞文革,要推翻民选的政府。这些人受的局限性的教育,看不到历史上,对黑人系统性的歧视。比如各种政策,不让黑人在白人聚集的地方买房;大规模的修建监狱,把黑人抓进监狱去,导致黑人社区社会治安持续恶化,小孩受不到良好教育的恶性循环。还有研究表明,警察白天截停的黑人车辆明显比白人多,到了晚上,则差不多,原因是因为晚上分辨不清肤色。

他们看不到系统性歧视和压迫的存在,说这只是一起孤立的警察过分使用武力事件。但是群众反对的却是公权力的滥用,导致少数族裔被虐杀的事件。教育上的差距,导致了对事件判断和认识上的巨大落差。

三、以微信等中文自媒体作为主要信息源

海外第一代华人的主要信息来源是微信群和公众号。海外第一代华人移民普遍不相信主流媒体,或者说是看不懂,曾几何时,微信成为了华人群体的主要消息来源。而微信的特点就是封闭,不像微博或者推特,一个人的发言所有人都可以看见。微信则是把人群划分到了一个一个彼此分离不可见的小圈子里。一个人在朋友圈的分享,只有他的好友可见。一个人在群里的发言,可以看见的不超过500人。而且500人也不会每个人都去看。微信的这种分散管理机制,一个个独立的小圈子成为了一个个的信息孤岛(information island)。这种彼此之间分离不可见的信息孤岛,为良性信息的有效传播提供了阻碍和控制机制,同时也为谣言的广泛传播提供了便利。

因为微信上的内容,搜索引擎搜索不到,在微信里直接打开搜索引擎搜索不方便,所以为信息的查证增加了难度。而传播谣言和情绪化煽动性文字的人,则随手转发,一两秒钟就传递了出去。微信上各种以吸引流量为唯一目的的大量自媒体也不会去核实发布信息的真伪,只要能带来流量,则怎么骇人听闻怎么吸引眼球怎么来。平实说理的文章,传播效果显然不如煽动性文字好。况且不排除像环球时报,观察者网,共青团中央这种专门带舆论节奏官方媒体的推波助澜。所以微信上是各种谣言,misinformation的重灾区。微信上流传的各种简体中文信息的准确性和真实性,保守估计,不高于5%。

近期微信群里广泛流传的右翼信息,除了前面说的假冒Berkeley教授的匿名公开信以外,还有被华人右翼广泛引用的Candance Owens的言论。众所周知,白人右翼分子一些反对黑人平权的看法,自己不方便讲,讲了会被人贴上种族主义的标签,但是找一个黑人来代言,就不会被扣种族主义的帽子了。受众会说,有真知灼见而且敢言的黑人也这么说,就没问题了。

说到这个Candance Owens可就有意思了。此Candance Owens本来是个自由派,且反对共和党和川普。2015年与人共同创办了180度网站(Degree180,已关停)并担任CEO,这个网站并非政治观点网站,但经常发布反川普的内容。2016年,Owens因其的创业项目“社交解剖”网站卷入到一场当时很轰动的网络大战中(被称为gamergate),是因为这个跟踪网络霸凌者的网站引起了侵犯隐私权的争议。而这个时候著名的川普支持者,以阴谋论和极右观点著称的网红Mike Cernovich向她伸出了援手。从此之后,她摇身一变,成了坚定的保守主义者。欧文斯说:

“我一夜之间变成了保守派。自由主义者才是真正的种族主义者,真正的巨魔。”

Owens以黑人保守主义者代言人身份一路高歌猛进,活跃于美国极右翼知名阴谋论网站——由Alex Jones创办的Infowars网站和右派新闻堡垒Foxnews,她批黑人,批民主党伪善,批女权,批米兔运动,声名显赫,不到一年时间,就成了美国名气最大的黑人右翼网红。值得一提的是,在节目上激情四射,经常痛苦流涕的阴谋论专家Alex Jones,因为散播仇恨言论,先后被美国各大公众社交平台youtube,推特和脸书封杀。

而Owens本人,有一次访谈中说,自己不反对民族主义,只反对全球化。希特勒是个民族社会主义者,如果他只是想让德国更为伟大,并且能做得很好,那就很不错。但是他要把这种经验向别处推广,要搞全球主义,这就不行了。她的这段谈话,引来了巨大的争议。如果希特勒只是为了本国强大,就可以用谎言控制国内言论,杀害了成千上万的犹太人么?她讲这段话的目的,明显是想套用川普make xx great的句式,趁机向川普示好。可是类比明显不当,让人们把川普和希特勒联系在一起,拍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去年在新西兰两个清真寺杀了49人的那个疯子,宣言中除了说天朝与他价值观最接近之外,还说这位Owens给了他最大影响。

由于海外华人不看当地的电视台,不看主流媒体英文报道。只沉浸于微信中文环境的misinformation海洋中,造成了认识上的巨大偏差,犬儒主义盛行。各种颠倒是非,扭曲价值观的内容十分盛行。例如把维权抗争污蔑为打砸抢,搞文革。当别人指出这种认识偏差时,他们又会说你“白左”,“圣母婊”,这是在拿政治正确来钳制我的言论。这完全就是曲解政治正确。政治正确是出于保护弱势群体的目的,有些冒犯性的言论不允许讲,不然传播hate speech的人就会承担一定的民事后果,例如丢掉工作,这跟限制政府的第一修正案保障的言论自由,完全是两回事。解雇错误言论的人的主体是私营企业,不是政府。这跟纠正错误言论完全就是两回事。

今年由于大选临近,网上的信息战也在加剧,现在这种右倾化的趋势也越来越厉害,很多人就是容易被微信的misinformation带着走。如何泛指这种不良倾向呢。可以参考前文《如何识破阴谋论和辨别假新闻》最好就是能远离微信这个信息污染严重的简体中文信息圈,多看英文网站,多使用搜索引擎,养成fact check的好习惯。对于英文不好的朋友,很多新闻媒体有中文版,例如纽约时报中文网华尔街日版中文版BBC中文网,Reuters也有中文版,还有香港的端传媒。多学习多思考,学习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这样就可以不被别人轻易操纵情绪,牵着鼻子走。

四、对左倾危害体验深刻所以对政治运动中的左派疑虑重重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很大一批人,本身并非川普政策的支持者。也有很多是如第二条所说的,对过去的毛式极左路线例如文革的实践深恶痛绝,会发现运动中的一些表现形式,跟文革有些许相似之处,他们也反对群众运动有任何的暴力成分。同时发现现在以“政治正确”为主导的言论环境下,有些本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之内的言论会遭到某种程度的打压和排挤,再加上上面提到的微信中文媒体圈故意夸大扭曲渲染右翼言论的事实,他们会表现出一定程度对运动方向的忧虑,担心言论自由空间会被侵蚀。例如纽约时报评论主编詹姆斯·贝内特(James Bennet)因为发表了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的观点文章,支持开枪镇压骚乱和打砸抢者,引发了巨大争议,从而被迫辞职一事。

个人比较倾向于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报纸应该有自己的操守,并不是什么样的言论都适合登载。而且美国言论自由的界限已经很宽泛了,例如在德国不合法的纳粹言论在美国是完全合法的,kkk也依然是合法的。这样的一些人对自己的定位应该是左派,而不是右派,只是担忧民权运动的方向可能会被某些极左的趋势绑架。

在如今欧美舆论场,政界,商界,艺术界,都占主流地位的所谓“政治正确”,是出于保护弱势群体的目的,不可以公开对特定团体使用侮辱性或者有冒犯性的词语,属于表达方面的禁忌。最典型的,就比如N word之类带有种族歧视字眼的使用。后来扩展到不能在媒体上说一些弱势族群基于人种处于劣势。

政治正确本身对于保护弱势族群是完全必要的,不然不是允许种族歧视的言论大行其道。比如这次新冠疫情期间,有段时间因为总统出于政治需要称呼为“中国病毒”,导致一些亚裔受到歧视,遭到当地人指责是他们把病毒带到美国来了。这个时候就知道政治正确的必要性了。人们应该反对的是过分强调政治正确,从而导致正常的讨论无法进行,或者影响到了正常的艺术评价的趋势。这跟饭吃多了不可以,但是不能反对吃饭本身是同样的道理。

说起政治正确,2017年橄榄球赛季的时候,前旧金山淘金者队的四分卫球星Colin Kaepernick在奏国歌时单膝下跪支持BLM,被美国总统骂了粗口。之后没有任何橄榄球队跟他续签合同,导致他失业至今。因为Floyd之死引发的抗议活动爆发后,NFL的老板终于对Colin Kaepernick的遭遇表示了歉意。2017年Kaepernick丢了饭碗的时候,怎么没见有人为他鸣不平,说侵犯了言论自由呢?

虽然运动中有些表象类似于文革运动中出现的一些现象,但是这其实是任何群众运动都有可能会发生的现象,比如五四运动还有火烧赵家楼呢,那岂不是任何群众运动都可以像文革。某次群众运动像文革的说法,基本上源于对历史的无知再加上自己对历史的想象。这种群众自发组织的运动和响应伟大领袖号召奉旨造反的文革,从发动者,运动初衷,形式,方向以及达到的目的等各个方面,全都不同。把群众运动与文革相提并论,一方面把美国形容得一片混乱,另一方面却把文革说得相对理性文明,淡化了文革的罪恶,误导性非常明显,所以这种说法是十分有害的。详细论述可以参考拙文《美国反对压迫抗议运动像中国文革了吗》。

关于群众运动中是否可以允许暴力,也有很大的分歧。对于任何一个没有强力领袖的大规模群众运动,任何个人都很难掌控运动的大局和方向,也无法控制趁机混入队伍制造混乱和打砸抢的人的所作所为。就如马丁·路德金所说:骚乱是不被倾听者的语言(A riot is the language of the unheard)。

根据社会契约理论,政府的权力是公民让渡一部分个人权力而得来的。所以当公权力不能有效地保护公民个人权利不受侵害的时候,公民奋起反抗公权力的滥用并没有什么不妥,完全合理合法。我们可以反对运动中的暴力,但是也应该倾听运动中的诉求和呼声。对于一些针对公权力的暴力,要探究其根源,从根源上解决了问题,自然就不会有暴力出现了。这其实也符合《独立宣言》中关于政府是如何产生的论述。

That to secure these rights, Governments are instituted among Men, deriving their just powers from the consent of the governed, --That whenever any Form of Government becomes destructive of these ends, it is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alter or to abolish it, and to institute new Government.
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才在人民中间建立政府,而政府的正当权力是经被治理者同意而产生的。任何形式的政府一旦对这些目标造成破坏,人民就有权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一个新的政府。

五、华人教会保守派人士

基督教会强调的是服从,不鼓励挑战权威和独立思考,反对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当然教会是把批判性思维的权利保留给了有话语权的牧师,而现代牧师也不会独立思考,完全就把自己交给了主。很多华人新教教会是基督教里面比较保守的福音教派(Evangelicals),基于其出自于圣经的原教旨观点,例如反对同性婚姻,反对堕胎等立场,天然与共和党的价值观契合。

这些华人基督徒的理论误区除了上面说的灯塔主义觉得美国一切都好以外,还误认为美国是基督教立国的国家。宪法第一修正案明确规定立法机构不可以设立国教。杰斐逊本人相信多元神论,而不是一元神论。独立宣言里面使用的指代主的词是Creator,更接近于自然神。

同时华人教会也存在前面提到的信息源问题,由于年龄都偏大,信息来源主要是谣言泛滥的简体中文媒体圈,对于英文主流媒体的关注则相对较少,又缺少开放包容的态度,所以都异常保守。他们不知道其实美国许许多多的主流的基督教会都在参加LGBTQ pride游行了。另外某个被打成邪教的团体的媒体极力挺川,甚至被脸书发现不惜用假帐号制造假新闻。各种宗教背景人士普遍右倾,反对平权和LGBTQ群体维权也就不足为奇了。

比如美国主流媒体近日爆出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Bolton的回忆录部分章节,指责总统为了连任跟大国领导人有交易,同时非常蔑视纪念三十周年活动,很不以为然。但是有法轮功背景的几个华人自媒体,以及某民运脱口秀大V对此事件三缄其口,并极力给川普辩护,可见其出于原始正义的反共立场已经被挺川取代。

六、古典自由主义者转向为自由至上主义者

根据莫之许老师的理论,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大陆知识分子,因为经历了文革,多接受了启蒙主义的古典自由主义。古典自由主义以个人主义为基石,主张个人为社会和法律的基础。但是此波风潮经历了89年的政治事件之后,中国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在思想上经历了一次观念转型。具体表现为从启蒙自由主义转向为自由至上主义。

相对启蒙自由主义将自由民主作为民族现代化工具的基本假设,自由至上主义将自由民主价值建基在个人权利基础之上,其实是中国自由派思想质量的一个提升。但是受八九悲剧刺激和八九后政治压力双重作用,这一时期的自由至上主义又深度结合了哈耶克自发秩序思想,实际上将自由价值的实现寄托给了某种自发乃至神秘的进程,放弃了主动的集体政治行动,主要观点无非有了市场化,自由自然来。因此,自由至上主义的中国自由派,实际上更接近西方语境中保守派。

所以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自由派知识分子多倾向于国家主义(如铅笔社),跟主流意识形态有某种程度上的靠拢甚至合流。这一批人普遍寄希望于在经济上实行彻底的自由市场化能够带来政治的自由化。包括很多西方学界和政界人士也持这种类似看法,但是经过近三十年的实践,这条道路已经被事实证明了是行不通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灯塔主义与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的「川化」

我的反贼群因为George Floyd案引发的美国暴乱而撕裂了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