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失衡的城巿

Jadon
回覆
DrunkenMarxist@DrunkenMarxist

唉,大概无论北京还是华盛顿从来都没有人真正在意香港的民生吧,而只是争夺这个金融中心的功能和控制权....内陆的大城市这些年也是越来越往香港的方向发展,只是失意的大陆青年还能回到小城小镇,香港青年只能住胶囊鸽子笼了...

我对香港的未来还挺悲观的,无论是民主还是民生,虽然也希望香港能普选,但是目前的全民非理性氛围下感觉选出一个类似川普博索纳罗这类演员型政客的概率还挺大的,能救香港人民的大概只有socialism了吧;从经济角度上看,香港未来对中国的重要性大概率是要进一步降低的,香港人民总有一天能过上免于匮乏的生活,荣光一去就不会复返了

Jadon

不全是politic,全球经济恶化下的思想转右排外的分离主义也是原因之一吧,虽然我觉得香港排陆这种事情也是挺自然的,不过因为说普通话就吃臭脸这种事也是我也只有在香港遇到了(笑),不知道香港人是怎么看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的独立运动的?

出埃及記

Jadon
回覆
DrunkenMarxist@DrunkenMarxist

恐惧来源于未知啊,体验两年内地的生活或许能减少一点香港人对未来“一国一制”的不确定感?反正也不会更差了,而且政府和内地人对香港人可比香港人比内地人好多了(只要你不发表分裂言论)

Jadon

要不来内地住两年试试看直接生活在独裁暴政中会咋样呗,再说老共给了这么多政策来当上等华人不香吗

記錄:我曾經在台灣遭受到的惡意

Jadon
回覆
RedCheng@RedCheng

洋人排华就是排黄皮啊,大概是理解了同文同种的羁绊远超越政府间的恩怨吧,而且我一直觉得台湾人跟内陆(特别是福建)的差别远小于香港跟内陆的,网路上两岸的骂战和微博贴吧里的地域黑好像也没差吧

Jadon

到了洋人的地盘都一样,台湾同事被叫了几次"go back to China""Chinese virus"后跟我关系变得还更好了

为什么大家都很反对习近平

Jadon

隔离没事就聊聊吧....

你问一个民调相关的问题首先要搞清楚对象人群,首先国内并不是都支持习,而是不支持习的言论一般是不允许存在的...大搞改革得罪的人是不少的。

其次你在一个墙外的华语论坛,那主力用户=港台+海外侨胞+留学生+翻墙的,加在一起也只是华人中的少部分,前两者就不说了,不管是肉身翻墙还是网上翻墙的人对墙一般是不会有好感的,加上西方媒体对中共数十年如一日的黑,与其说反习,不如说反的是中共领导人,我看江湖的时候墙外论坛也挺讨厌他们的,加上习本人确实有不少黑点,要是墙外不反习我倒是要奇怪了...

接下来谈谈我的想法:习本人当然不是朝鲜那种天降圣人,槽点还是很多的,但是这个世界毕竟是比烂的,放眼世界其实靠谱的领导人是不多的,看看美国的金毛,再想想苏联第五代就是戈地图了,这么一想感觉好像习也没那么差了,而且有的时候觉得很多政策确实是靠谱的,所以暂时还是资瓷。粉红支持习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明白的,墙外很多人反习其实也就是另外一种粉红罢了,缺少对体制对国情的了解,黑也是按照西方媒体的那种口径黑,没有自己的想法,黑不到点子上,有的时候真的是感觉墙外墙里,墙里墙外了。

言论文化管制和连任两个是墙外对习的最大黑点,这完全就是西方媒体最感兴趣的东西,言论自由从来就不是中国最重要的东西,甚至也排不进前五,对一个初中毕业的人口只有1/3的国家,一个大学生只占5%的国家,一个大部分人还在温饱线挣扎的国家来说,言论自由确实是黑点但是真的不算最重要的东西,只是能上网掌握话语权的人根本看不到沉默的大多数,也不关心他们,还好顶层还是会体谅民间疾苦的...连任这个东西还是很值得一黑的,不过也不是不好理解,中国自习上台体制内的反腐和改革还是很多的,不能巩固自己的权威政治遗产随时有被废掉的可能性。虽然我是一个体制黑,但是任何对体制有一定了解的人都该知道,在胡的时候党内的风气是何等的败坏,基层是何等的失控,官员贪腐肆无忌惮,基层上政府与“乡贤”黑社会共治,地方完全不鸟中央,“政令不出中南海”,而习上台后风向是如何为之一转,当然把大大小小所有官僚换掉是不现实的,所以才有“18大以后仍不收手”,才有扫黑除恶,习最大的功绩是整顿了吏治,加强了政府对基层的控制,这相当于又给中共续命N年了,一个能保证政局稳定的领袖在改革的关键时期的价值是无价的,同时也维护了边疆的稳定性,没搞出一个车臣战争。至于说习的反腐是政治斗争的,建议有时间自己去查一下体制内部这些年设立的各种反腐败制度,看看最近反贪的新闻是什么时候,再想想改革家不搞政治斗争的想法是不是太幼稚了。

经济方面做得不算少了,精准扶贫,国企混改,不过效果有待检验吧,现在看起来还不好说,各区发展不均衡的问题没有解决,中国人贫富分化的问题没有解决,体制内大批僵尸企业的问题没有解决,地方举债开发的问题没有解决,不过可以说这些年确实有所缓解了,是在往正确的道路走,经济问题是底层问题,中国又处在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这些难题对任何政治家来说其实都是难题,现在不好评价,等任期结束的时候说。

军事与国际关系上其实我不太了解,不好评价,不过军队里的朋友都跟我说他挽救了军队,评价很高,我也不太清楚。国际关系上与其说四处出拳,不如说中国正在恢复到一个地区大国正常的影响力,磕磕碰碰也难免,在习之前中国的国际影响力可以说远不如其他五常甚至日韩的,而且这种影响力多通过输出资本和基建,而不是军事干涉建立,已经算是比较好的了。

最后再聊回言论管制,这个我也挺讨厌的,但是也不好以这种事否定全盘,这种措施有可能也是像王岐山向纪委推荐的《旧制度与大革命》里说的那样,在社会改革的时候要把紧方向盘吧...不过习本人并不是不在乎公众形象的领导人,也是搞了一系列塑造形象的工程,当然这种在西方比较正常的现象,被辣鸡中宣部中国特色的操作一下,也就成了媒体口中的个人崇拜了,这种东西就见仁见智吧,反正我觉得还是挺失败的,这也跟跟习没啥文化缺乏魅力有关,不要求他和江一样多才多艺,他就是像韩国瑜这样的草包一样能说会道,公众形象估计也能更好些

跟汉人大学室友聊了聊新疆—一个乌鲁木齐普通居民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