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keyLi

每天思緒掙扎在理想與現實,90 後。

連儂牆是我們的仔仔女女

因為「反送中」的反對修訂引渡條例,金鐘再次出現連儂牆,是自雨傘運動後的首次。但七月一日警方以武力手段驅趕於金鐘一帶意見者後,連儂牆也隨當權者的權力行使而被清拆掉。本著雨傘運動後的「遍地開花」精神,區區也出現連儂牆,而位於大埔的「連儂隧道」更一夜成名。因為面對有人粗暴對待原本連儂牆,使街坊以「拆一貼十」方式作回應。以至警方以刑事案為理由,派出近百警員帶齊防暴裝備,為求撕走數張涉及警員的海報。(筆者執筆之日,更得知地政總署以霸佔政府土地為理由,會在十二號進行有關清拆。)

筆者為黃大仙區街坊,眼見樂富和黃大仙連儂牆誕生。嘗試寫下數點觀察和理解,讓更多見解可以在公共領域中互相傳播。

1. 空間再定義:以樂富連儂牆為例,該位置是樂富港鐵站A出口空地上的牌匾,寫上「歡迎光臨黃大仙區」。該牌匾原本欠缺功能,住在附近街坊很清楚知道自己所在地(筆者曾在同一地方擺設過選民登記站,無一位街坊需要查詢自己所在地區域)。對遊客而言,牌匾比起位於旁邊的樂富地圖顯得更無作為。因此,有街坊在這牌匾上設置連儂牆,為該空間重新附上定義。不僅只有區議會為該處附上官方式、上而下地區定義,而是由街坊由下而上充斥空間上理解,以每人獨突想像及藝術表達,把該處附上不同理解。

2. 可流動性:樂富連儂牆位於一個固定不變地方,雖然曾嘗試擴展到對面巴士總站外,政府公告旁的位置,但結果捱不過一個晚上。黃大仙連儂牆有別於固定地方形式,「連儂牆」是由多名年輕人利用「包書膠」拼合而成。當面對商場職員阻撓或天氣不佳,他們能夠迅速更改地方進行書寫及創作。這種流動性需要一定人手,而這種設置可讓街坊和自發安排連儂牆的朋友互動。增加空間理解與信息雙向性,街坊更可以加人成為自發團隊之一,使身份不僅只停留個人層面,而是社會性的身份。

3. 撕與貼的權力關係:貼連儂牆是藝術和言論自由的表達。而撕走連儂牆的作品,是種以武力行為扼殺自由,陳舊法律、官方意識形態、生活習性等,都是行使武力撕掉作品者的「理由」。他們的行為,更突顯具極權特質政府管治下的人民、空間、生活方式,只容單元聲音,不能容納和容忍異見聲音。因此,街坊「以一貼十」方式,是一種控訴,也是集異議者力量,彰顯社會不義行為。樂富巴士位外連儂牆破壞後,街坊擴大由牌匾打做成的連儂牆。他們用包書膠向地下伸延,亦增加多層包書膠,讓街坊能夠填寫更多字條和保留更加多創作。

4. 即時和直接參與:街坊無需按特定議程及時間,只要心想有甚麼便可隨意在連儂牆發揮,減少任何對言論的限制。過程需要由街坊直接參與,不能派任何代表。即使同一字句,由不同人所寫的字條也會不同,不同字跡、深淺、排位、用紙等,是按個人獨突喜好而訂。打破過住參與政治,需要代議士進入議會方式,使街坊能夠以自主方式參與其中,就所關心政治、民生、社會表達己見。

區區連儂牆基於這時勢而生,依靠的是生活在這個時代的我們努力建築。我們共同見證由零成為現在的連儂牆。哪怕他總有一日被當權者清拆和破壞,他的誕生是不可幻滅。

樂富連儂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